康达尔33年前征地风波暂告段落 法院驳回原告起诉

2016-07-07 14:44 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与京基集团纠葛不断的关键时期,康达尔(000048,SZ)的另一起相关诉讼案有了转机。

7月6日,康达尔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驳回原告深圳市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的起诉,“该案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消除。”

为了解原告下一步动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深圳市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办公室曾主任,其表示:对于诉讼被驳回的情况还没有其他打算,后续情况没办法回答记者的询问。

征地协议牵出2次诉讼

据了解,康达尔原被归为农业行业,但如今已发展成为集房地产、农业、公用事业、金融投资为一体的综合企业。在房地产业务的助推下,2015年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100.69%。

就上述案件的起因,还得从33年前说起,康达尔于1983年7月8日和当时的沙井公社上星大队签订《凤凰种鸡场征地协议书》,约定由康达尔征用上星大队辖区内的615.19亩土地。1984年沙井公社上星大队撤销后,先后成立了上寮村民委员会和深圳市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

2015年11月,康达尔发布诉讼公告称,深圳市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原被告于1983年签订的《凤凰种鸡场征地协议书》未生效,请求判令被告康达尔公司将其占用的615.19亩土地返还原告。

康达尔在2015年12月2日的《诉讼事项补充公告》中,对涉案的土地进行了说明:涉案地块已经由国土部门征收,签订国有土地出让协议,并办理了三个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前述深圳市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办公室曾主任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涉诉的615多亩土地属于上寮村民集体所有,当年签订的协议没有经过上寮村民会议的表决通过,补偿费明显过低,损害了村民集体的利益,应当认定协议无效。

土地风波在今年发生转折。康达尔在今年3月16日公告称,收到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准许原告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撤回起诉。

然而,沙井上寮的村民并未放弃。2016年4月19日,康达尔又发布诉讼公告,公司收到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第三人参加诉讼通知书,原告为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被告为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康达尔作为第三人。

在这份起诉书中,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认为,深圳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在康达尔提供的相关确权申请材料的过程中,未尽审查义务,进而做出了不恰当的登记行为,致使土地登记在康达尔名下,因此,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要求撤销其行政行为。

2016年7月6日,康达尔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驳回原告深圳市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的起诉。

对于这一结果,前述深圳市沙井上寮股份合作公司办公室曾主任对记者表示:“暂时还没有其他打算,不能回答你的询问。”

沙井地块已建商住项目

房地产业务让康达尔实现业绩大爆发。康达尔年报显示,2015年公司实现扣非利润1.92亿元,同比增长100.69%;实现营业收入23.02亿元,同比增长7.35%。其中,房地产开发贡献营收7.8亿元,占到总营收的33.91%。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沙井上寮的村民之所以拼尽全力“抢回”沙井这块地,就在于这块地“钱景”广阔。受益前海概念和片区生态,其盈利空间不可小视。

除了沙井地块之外,康达尔还得到了位于宝安区西乡的一块商住地块。2012年1月康达尔发布的《公司重大合同履行情况公告》显示,康达尔与深圳市政府签订收地补偿协议书,深圳市政府征收公司在坪山的两宗地。作为偿还,康达尔不仅获得约8亿元补偿款,还获得宝安区西乡、沙井两宗商住地的自行开发权。

中信建投曾指出,康达尔在西乡地块的“山海上城”项目,由于拿地成本低,将会带来巨大盈利空间。

康达尔当时估计,西乡和沙井两个项目总建筑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总销售面积超过90万平方米。业内估测,两个项目将为康达尔带来超过200亿元的潜在利润。

记者注意到,在沙井这块600多亩的土地上,如今有三宗地块,有的已建成商住项目,有的建成鸡舍、厂房以及员工宿舍。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