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周边大卖 中国电影衍生品不缺市场缺了啥?

2016-06-14 08:23 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当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飙升到440亿时,毋庸置疑,电影衍生品在中国的市场蛋糕也是巨大的。据媒体报道,在上映前,电影《魔兽》的衍生品在中国的销售就已经超过了1个亿。内业人士预估,很有可能《魔兽》的相关衍生品能突破5亿。众所周知,票房收入只占好莱坞电影工业收入的30%,而电影衍生品的收入则占到差不多70%。《魔兽》衍生品的火爆也说明,电影的衍生品在中国并不缺市场,那么到底缺了啥?找到核心才能在电影产业链条进一步“掘金”。

衍生品销售平台显示

中国电影没有核心产品

6月12日,阿里影业娱乐宝宣布要做娱乐行业衍生品的计划,表示对影片《冰川时代》、《忍者神龟》、《星际迷航》、《奥特曼》进行衍生品开发及售卖。记者细数其合作对象,如20世纪福斯、派拉蒙、圆谷株式会社等影视公司,几乎都是好莱坞和日本的公司和IP。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上天猫到阿里影业官方旗舰店浏览一番发现,800多件宝贝中,魔兽、漫威、哆啦A梦等美、日形象产品几乎占据了店铺70%以上,而销售量前20名也基本被这些IP包揽。其中一款价值48元的哆啦A梦无线遥控车玩具本月销售高达408次;此外,记者浏览了百度糯米电影的衍生品销售,其中一款20元的魔兽手机指环被粉丝疯抢,已脱销;由此可见,国内衍生品的市场潜力不可小觑。那么,环顾四方没有核心产品就成为中国国产电影周边乏力的关键了。

看似简单的衍生品投放市场并非易事

没有核心产品,首先从中国的衍生品制造谈起。众所周知,中国是全世界的“玩具工厂”,全球近3/4玩具都是madeinchina。而据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了解,2015年票房冠军《捉妖记》中的可爱胡巴形象就错失衍生品商机。

在今年4月的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捉妖记》出品人江志强讲述了“胡巴”开发衍生品的背后故事,原来看似简单的玩具要生产,投向市场,也并非简单之事。

“拍《捉妖记》的时候,当做一件事并不知道是不是受欢迎的时候,做衍生品不是这么简单。当时求很多人都不理会你,根本不让我们进门,我们要花很多的时间,我们律师登记也要一大堆的时间。”江志强讲述了各中艰辛。当然,现在的他表示手上有一个东西,并且知道这个很受欢迎,自己对未来的《捉妖记》2、3集衍生品市场前景十分看好。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很多时候开发产品周期是很长的,至少是六个月,才能让设计团队开发出一个非常完好的产品。“我在跟国内一些片方和版权方接触的时候也发现,没有把开发的周期留足够的空间给设计公司,这就导致目前国内即便有好的IP也无法开发出好的产品。”泽柯中国区总经理解东军表示,没有时间沉淀也没有好产品。 

发展衍生品的提前是创作出电影大IP

衍生品是中国的电影工业化中非常重要的一块,但还处于宝宝的阶段,很多方面并不健全,但是它一定是未来的方向。早在2012年,华谊就开始试水电影衍生模式,并将其看作是有力的业绩增长点。随即,华谊兄弟通过“内容+渠道+衍生品”战略稳步推进产业布局,陆续介入电影院、音乐、游戏、主题公园、演艺活动等多个领域。

在今年4月的第六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华谊兄弟影业CEO叶宁对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表示,好莱坞、迪斯尼衍生品很重要是来自于它的品牌和形象,不是所有的电影都是适合做衍生的,只有一些非常强、具有非常丰满艺术人物形象的电影才适合于做;故事要很场景化的才能变成主题公园,变成秀,变成一个产品所蕴藏所代表文化形象背后所带来的东西,才会持久不衰的运作下去。

树立大品牌以解决电影衍生品盗版问题

还记得过街天桥、地摊上的喜洋洋灰太狼的玩偶么?还记得一些电商平台上大卖的超低价的卡通手办么?电影衍生品市场是一个巨大的金矿,但严重的盗版问题影响了很多衍生品开发者的信心和行业发展。

叶宁强调政策环境就是要做版权保护,有了IP以后盗版的问题就出现,因为中国工厂的速度特别快。既然谈IP,法律一定要全力以赴多方位的保护IP。

在海外已经从事了将近十年关于衍生品周边的开发和研发的泽柯中国区总经理解东军,结合自己多年经验,针对破解盗版问题向中国电影人支招。他了解到美国好莱坞六大片商有非常完善的版权授权的资料,但是在国内目前企业还没有这么完善的体系。他认为这会导致很多厂家生产出来很多产品,一旦投入到市场就非常混乱,消费者无法辨别哪些产品是正版、哪些是仿造的产品。未来要做好衍生产品必须得要树立大的品牌,品牌才能保证衍生产品有持久性的发展。

此外,真正的好产品在于前期的开发,如果开发出一个好的概念,很多工厂是无法拷贝概念的。“电影衍生品是电影文化与商品的完美结合,从设计师的角度来讲,一定要非常周全的考虑到每一部电影作品的文化,通过商品这个载体把电影文化传递出去。”解东军这样说道。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