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e观察]盘点2016“指尖上的春节” 数说猴年数字里的年味儿

2016-02-16 08:2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综合报道 双眼紧盯屏幕、双手不离手机,只要稍有震动,马上投入“战斗”……春节期间谁最忙?答案毋庸置疑:手指最忙!“指尖上的年味儿”无处不在,“指尖上的春节”亦让人感触颇深:用手机买票、用手机抢红包、带着手机去旅游等“指尖运动”成为了这个春节假期的必备项目。

春节7天长假期间,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吃喝玩乐无疑是主旋律,下面这一组组数字将带您重温这一年春节的各种温馨消费。

春节6天微信红包总收发321亿次

自从微信红包走红后,春节抢红包已经成为了团年饭、春晚后的另一样重头戏。如人所说,抢红包正从节日“伴奏曲”演变为年夜“主题歌”。

2016年春节从除夕到大年初五的六天时间,腾讯旗下微信红包总收发次数达321亿次(个)。经统计,总计有5.16亿人通过红包与亲朋好友分享节日欢乐。相较于羊年春节6天收发32.7亿次,增长近10倍,几乎覆盖全国四分之三的网民。

数据显示,在地域上,微信红包正将影响力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乃至更下级城市用户渗透。在发红包排名前二十的城市中,三四线城市数接近一半。在参与人群的年龄分布上,仅以发红包数量计,“90后”是发红包主力,但今年有更多年龄层次的用户参与,“60后”发送红包超1.66亿次,“60前”发送红包达0.96亿次。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喻国明表示,如今发红包俨然已经成为一种新年俗。而在今年春节,BAT在发红包方面可谓“三仙”过海,各显其能: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以及百度钱包红包,通过自身的优势和技术手段给老百姓带来互联网时代其乐融融的“年味儿”。

抢的红包去哪儿了? 八成变为新红包

比起2015年,2016年的“红包雨”来得要更猛一些,从6岁小孩到七旬老人,大家都拿起手机加入了这场红包大战中。

根据腾讯科技频道《企鹅智酷》的一组调查数据表明,2016年除夕那天,仅微信红包的收发总量就多达80.8亿个,同比增长了8倍。忙活了半天,不少市民在统计红包零钱的时候就发现,发出的红包往往多于抢到的红包,而有调查数据也表明,78%的货币互联网红包中,“钱”仍然以红包的形式再次分发出去。

而在红包大战中胜出的,大多只拥有微弱优势,多出个几十元到一百元,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粤苏浙三省最爱微信发红包

“无红包不春节”。除夕夜更是迎来“全民抢红包”高潮。腾讯公司公布的猴年除夕红包整体数据显示,猴年除夕当日微信红包的参与人数达到4.2亿人,收发总量达80.8亿个,是羊年除夕10.1亿个的8倍。最高峰发生在00:06:09,每秒钟收发40.9万个红包。

据支付宝方面透露的数据显示,今年的除夕当晚,有超过1亿观众通过支付宝咻一咻抢到春晚红包,共瓜分了8亿现金。分得红包金额最高的地方是广东省,他们共抢得7337万元,江苏(6932万)和山东(5900万)两省紧随其后。

而在微信方面的数据显示,最喜欢发红包的省份也是广东,江苏和浙江紧随其后,最喜欢发红包的前三个城市是北京、深圳和广州。湖南人则因为抢红包最快而登顶“手速王”。

除夕当天,四川一名“人气哥”抢了5279个红包,网友纷纷感叹:“没想到一晚上可以挣这么多钱!”同样是除夕当天,陕西一名“慷慨哥”发了79193个红包,不少网友惊呆了:“我的微信好友中就缺了一个你!”

年长者发红包更在意多少

调查数据显示,20到39岁的互联网红包用户是绝对的主力军。其中20到29岁的网民中,至少36.5%的用户每天会多次使用红包工具。而30到39岁频率更高,40.1%每天会多次使用红包工具。

与年轻人注重娱乐性不同,年长者更在意金额多少,50岁以上的用户中,10.9%的人认为单个红包应该超过10元。

胡先生的外婆,今年已经74岁高龄了,仍旧没有落伍,加入亲友群,拿起手机和孙辈们一起抢着红包。一开始,她只会抢和拆这两项技能,后来红包的零钱越来越多,她也忍不住要放个“大招”,一出手就发了100元,让大家纷纷“跪谢”。

男性比女性更“爱财”

在调查数据中,16.4%的男性认为6元以上的红包才够意思,而45.9%的女性觉得抢到1元以内的金额也是可以接受的。在红包发出的场合中,51.6%的人都是亲朋同事互相发,29.2%则是通过社交群里抢红包。

“发红包调节一下气氛还是挺不错的。”有市民表示,抢红包就图个乐,而且抢的过程中,大家还可以以红包之名说上几句话,反而让彼此关系更进了一步。

不过,也有市民持反对意见,“红包让大家对手机的依赖性更高了”,仿佛过节都在手机里过了,严重冲淡了过节的气氛。

责任编辑:刘洪昌(QF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