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平台居幕后 “违规”校园贷再现江湖

2019-06-19 08:46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网贷平台居幕后 “违规”校园贷再现江湖

今年研一的学生陈晓晓(化名),去年5月准备报考公务员培训班时,通过玖富万卡APP借了一笔网络贷款,后来为了还贷她又借了一些,如今她还有多笔贷款要还。今年研一的李峰(化名),目前手机中还有来自闪银奇异APP的贷款未还,3期未还的金额为1378.77元。

对于平台上出现大学生借款情况,玖富方面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玖富万卡APP在显著位置公告:禁止学生申请贷款。闪银奇异表示,有极小比例学生伪装成工薪人群进行借款。

校园贷的迅猛发展曾一度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为遏制校园贷乱象,2017年开始,监管部门相继出台多项措施“堵偏门”“开正门”。当年6月,原银监会发文鼓励商业银行积极研究、探索校园贷可持续经营模式,“正门打开”,从源头杜绝校园贷乱象产生。同时,要求从事校园贷业务的网贷机构一律暂停新发校园网贷业务标的,“堵上偏门”。

在以“疏堵结合、打开正门、扎紧围栏、加强治理”为思路的“校园贷风险专项整治”行动两周年之际,新京报记者通过采访与调查发现,“90后”学生,特别是身处毕业季、急需用钱的大学生们,仍是网络借贷的目标借款人。一些网贷机构在借款人注册时,通过位置定位以及读取学信网学籍信息,了解到借款人为“在校生”后,仍向其发放了借款。一些网贷平台隐藏在网络贷款APP幕后,绕过监管继续做着校园贷的生意。

在多方试图堵住“偏门”的同时,银行系逐渐进驻校园,大学生信用卡发卡潮重现。多数银行已在近两年推出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产品。

堵偏门

在玖富万卡借1万5,合同“变”1万9 闪银奇异验证学信网信息后仍放款

2018年5月5日,当时身处毕业季、准备报考公务员培训班的河北农业大学现代科技学院学生陈晓晓,通过玖富万卡APP借了一笔网络贷款。为激活额度,陈晓晓在其上填写了必填项“储蓄卡绑定”“运营商评估”“个人信息”相关内容。

陈晓晓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日在玖富万卡APP申请借款时,需要填写的信息包括身份证、住址、学历、收入情况、紧急联系人等信息。另外,该APP还会要求获取借款人的通讯录等权限,不授权就无法完成填写及借款。

据陈晓晓介绍,她在玖富万卡APP申请借款时,“对方”未向她提出查询学信网相关信息的授权。但是,在填写资料的过程中,玖富万卡APP要求获取她手机的所处位置。“我当时正在学校准备毕业的事儿。”

今年5月26日中午,新京报记者下载并登陆玖富万卡APP进行验证后发现,陈晓晓介绍的情况,在玖富万卡APP上仍然适用。

在陈晓晓出示的账单截屏上,记者看到每月7日是她该笔借款的还款日,每期需要支付的金额为885.71元。值得注意的是,陈晓晓的借款额度为1.5万元,借款合同中出现的金额却接近1.90万元(18964.50元),该合同期限为2018年5月5日至2020年5月7日。

“我当时要借的是1万5,但是后来合同生成后的数字是1万8还多”,陈晓晓向记者回忆道。多出来的金额,玖富万卡做何解释?陈晓晓告诉新京报记者,“我给(玖富万卡)客服打过电话他们就说服务费之类的。”

对此,玖富方面称,借款人在申请借款时,借款金额、费用、利息、费用支付方式及涉及的所有协议,均会完整展示给客户,由客户全部确认同意后方可确认申请借款。

据陈晓晓介绍,今年5月底,她的上述借款已逾期半个月,而其在玖富万卡上还有多笔借款。陈晓晓说,“你还完这笔,它还给你额度,(于是)你就光想借,(然后就变成)以贷养贷了”。

李峰是西南交通大学的一名学生,从大三开始使用网络借贷。据李峰介绍,他所借款的平台闪银奇异是在验证了李峰学信网信息的情况下,即了解李峰当时属于一名大学在校生后,对他进行了放贷。

学信网全称为“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记者测试后看到,在学信网上可以进行学籍、学信档案等在内的学生个人信息查询。在这个学生个人信息一体化的大型数据仓库里,还可以进行学生个人图像校对。

李峰向新京报记者提供了当前其在闪银奇异APP的“信用认证”。李峰提供的截图显示,闪银奇异设置有“通讯录”等10个信息认证方式以提高借款人的额度,其中包括“学信网”。今年5月,记者在李峰提供的当前账单详情看到,每月22日是李峰的还款日,他目前还有3期未还,剩余还款金额为1378.77元。

今年5月20日,记者登录闪银奇异APP发现,在其“服务与隐私协议”中,记者看到授权闪银奇异使用借款申请人学信网账户的字样。“如您已注册学信网的,本公司将可能通过您的学信网账户查看并读取您的学籍信息”。

针对上述情况,6月18日晚间,闪银奇异方面回复新京报记者称,有极小比例的学生伪装成工薪身份借款。今年闪银上线了“所有未满22周岁用户的借款需求均不被受理推荐”的强制规则。

校园贷的资金从哪里来?幕后“金主”现网贷平台

陈晓晓借款的玖富万卡APP以及李峰口中的闪银奇异APP,为什么在监管严禁之下,依然在开展校园贷业务?它们的出借资金来自何方?

在陈晓晓的“借款协议”中,记者看到更多有关上述借款的细节。2018年5月5日,陈晓晓向P2P网贷平台北京玖富普惠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玖富普惠”)借款近1.90万元(18964.50元),年化利率为11.8%,24期本金加利息的还款总额为2.13万元。“借款协议”要求陈晓晓以等额本息的方式进行还款,在借款用途一栏处显示为“其他”。

据玖富官网信息显示,玖富万卡是玖富集团推出的智能信用账户产品,类似于个人虚拟信用卡。从其他借款人提供的协议中,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玖富的放贷资金主要来源于P2P网贷平台玖富普惠以及机构(例如,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对此,玖富方面表示,玖富万卡与玖富集团旗下玖富普惠平台合作,向持牌金融机构与玖富普惠平台导流借款人。

值得注意的是,闪银奇异本身并非P2P网贷平台,而是为各资金入口提供信用评估、借款推荐以及贷后管理的资产端整合服务平台。闪银奇异背后资金来自多家网贷平台。

据李峰提供的截图显示,其登录闪银奇异APP在“糯米贷”有过借款。据李峰向“糯米贷”还款的记录显示,“对方账户”为杭州玛瑙湾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玛瑙湾”)、北京懒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懒财网贷”)。由李峰提供的另一笔登录闪银奇异APP产生借贷的还款记录显示,“对方账户”为深圳光华普惠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笑脸金融”)。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天眼查及华为手机应用市场,没有找到糯米贷工商登记实体及APP运营方。

公开信息显示,笑脸金融、玛瑙湾、懒财网贷三家公司均为P2P网贷平台。截至今年5月31日,据三家平台官网信披显示,目前借贷余额规模最大的平台是玛瑙湾28.91亿元;笑脸金融排名第二,为16.26亿元。而据笑脸金融官网披露,闪银奇异是其“战略合作伙伴”。

玖富第三方担保公司分一杯羹 去年净收入同比增长超300%

实际上,陈晓晓应支付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网贷信息技术服务费、信息咨询服务费、保障计划专款等费。

在陈晓晓2018年5月5日的网络借款中,玫富万卡共计生成10份合同、协议或授权书/确认书。10份合同中,除涉及玖富体系内的合同外,还涉及北京恒元信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广东集成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集成担保”)等多家不同的公司。

在“调解协议”中,记者看到“申请人”名称为恒元。恒元是玖富的第三方催收公司,但它与玖富似乎并不只是“合作伙伴”关系。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7年11月,恒元完成天使轮,投资方为北京唯猎资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唯猎资本”)。玖富普惠法定代表人任一帆与唯猎资本在2018年1月8日共同投资创立宁波唯猎创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同时,唯猎资本还是宁波唯猎创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企业法人。目前,唯猎资本是恒元的历史股东。

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披露,玖富普惠合作的第三方包含恒元。恒元的主要权利与义务被描述为“使用仲裁、诉讼等方式对玖富普惠平台逾期客户进行欠款催告通知”。

在2018年5月5日的合同中,陈晓晓需要向集成担保担保划转的“保障计划专款专用账户”同期合同金额为1200.45元。协议显示,“保障计划专款”是为保障资金提供方的利益,平台服务方及/或平台服务方合作的第三方担保机构,向借款人收取并存入以平台服务方及/或担保机构在第三方支付机构或银行单独开立的专用账户中的费用。

这笔1200.45元的费用在陈晓晓获得借款资金的当日、已经一次性由玖富委托的第三方合作机构或银行代为向集成担保划扣。

据其母公司中国金融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年报显示,集成担保融资担保服务净收入同比增长约为365.5%。

据中国金融发展(控股)有限公司2018年年报(下称“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团的收益约为人民币5610万元,同比下降约37.5%。融资担保却是其增幅最大的业务。据公司官网显示,集团融资担保业务的主要服务机构即为集成担保。

年报中,中国金融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披露其融资担保服务的收益主要来自“就我们所提供的融资担保服务而收取的服务费。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团来自融资担保服务的净收入约为人民币2700万元,同比增长约为365.5%。”

开正门

监管要求“开正门”“强治理” 银行系高成本低利率困境待解

2017年6月28日,由原中国银监会、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开正门”同时“强治理”,即鼓励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进一步针对大学生合理需求研发产品,提高对大学生的服务效率,补齐面向校园、面向大学生金融服务覆盖不足的短板。

随着多方试图堵住“偏门”,银行系金融机构逐渐进驻校园,成为服务大学生信贷服务的主力军,大学生信用卡发卡潮重现。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除针对大学生推出消费贷产品外,工农中建四大行已在2017年、2018年推出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多数股份制银行也在近两年推出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产品。其中,有银行在2017年9月推出8款大学生信用卡产品。

但是,新京报记者最近走访发现,多数在校大学生表示,并不了解银行系推出的信用卡,平时还是较多使用互联网平台的金融产品。

有接受新京报采访的在校大学生表示,平时消费根据消费场景的趋向,多选择花呗、白条、借呗等金融产品。“平时在淘宝或者京东买东西,淘宝和京东推荐使用,顺便就用了。”

另一方面,失控的校园贷乱象曾给高校蒙上了一层“阴影”,不少高校依然对“开正门”持有谨慎的态度,提高了银行系进入校园的门槛。

“虽然监管认为银行系是校园贷正规军,但学校似乎没有同样的认可度。学校并不觉得大学生信用卡是正规的金融产品,我们在日常落地过程中也存在大学校园难进的问题。”某股份行信用卡中心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我们现在有一款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产品,但是并没有去学校宣传。因为去学校宣传需要学校审批,过程比较复杂。”光大银行学院路附近一银行网点的工作人员表示。

在高校提高银行系准入门槛时,银行系也对大学生信用卡申请者持有谨慎态度。有银行要求大学生信用卡第一还款来源是父母,有银行设置信用卡申请时间,有银行要求学生申请信用卡产品前先购买保险,也有银行要求先存款后消费。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银行系谨慎、积极性不高,折射出银行系在校园贷市场的困境。“在校大学生在信用上天然具有缺陷,而从盈利角度看,银行系校园贷在高成本的同时还要低利率,这种普惠性质决定银行积极性不高。”一上市银行高管坦言。

记者走访发现,从授信额度上看,多家银行考虑到大学生无收入来源,本科生可以申请信用卡的最高额度是三千元,研究生最高额度是五千元。

此外,多数银行表示,大学生在校期间没有提额的机会。“额度不会在学生读书期间增加,除非学生毕业工作后,可申请换为普通信用卡,才有提额机会。”光大银行学院路附近网点工作人员表示。

从还款来源看,有两家国有大行网点要求大学生将监护人作为信用卡第一还款来源。

记者以大学生身份咨询工行定福庄网点被告知,该行网点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有可透支、不可透支两类。“专门针对大学生、可透支的信用卡只有一种,这款信用卡的第一还款来源是学生家长。”该网点工作人员介绍。

从股份行的情况看,各家针对大学生信用卡申请者设置了不同的“风控”红线。

光大银行学院路支行的一工作人员介绍,近期该网点刚推出一款针对在校大学生的信用卡产品。“考虑到学生没有收入来源,最开始是零额度,需要交纳一定保费才能使用——这是因为万一出现逾期,保险公司把学生借款垫付给光大银行,当然学生还要还保险公司的钱。保费费率是2.5%,一年一交,如果第二年没有交,额度恢复成零。保费按额度来交,额度越高保费越高。”

也有银行要求申请者先存钱后消费。“根据你存钱的额度、消费的次数和额度,银行逐渐给出可透支额度。如果每一期都能正常还款,可透支额度也会慢慢调高,可以不断提额。”招商银行东三环支行的工作人员介绍。

记者走访发现,多数银行并未将针对大学生的信用卡作为主推产品。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银行系的谨慎、积极性不高折射出银行系在校园贷市场上的困境。

“一是利率限制。银行作为正规军,不可能走高息的路子,导致银行的校园贷产品很难盈利,缺乏商业可持续性。二是经营限制。校园贷市场太分散,校园贷市场空间有限,难以引起战略层面重视。三是竞争因素。互联网巨头借助支付工具,已经实现对校园群体的高度渗透,牢牢占据了市场。四是声誉风险。校园贷业务空间有限,但舆论敏感性很强,极易引发声誉风险,进一步削弱了银行的积极性。”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上述因素改变之前,银行在校园贷方面不会有大的动作。

■ 监管在行动

如何满足新消费群体借款需求?

亟须建立行业标准,规范市场

融360数据显示,“90后”使用消费贷款用于日常生活消费的人群超过五成,占比50.17%。在贷款渠道方面,除了信用卡、花呗、白条等,超过一半的年轻人选择了网贷。对于网贷收费乱象以及校园贷等问题,北京、上海等地的行业自律协会近期纷纷提出明确要求。

为进一步遏制非法借贷的恶劣影响,规范消费借贷市场行为,发挥行业自律精神,5月27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下称“北京互金协会”)组织召开消费信贷标准研讨会。重点讨论借贷期限、金额、利率和服务费收取问题。

针对市场上存在的借贷乱象,上述会议认为,需要界定合理的借款期限和金额,服务费的收取需要区分利率与服务费,探讨服务费收取时间、方式及面向人群。会议还提出,消费信贷标准设立后,可考虑建立短贷行业联盟,设立联盟章程,划定行业底线,对于不遵守规则的平台,共同予以抵制。

北京互金协会秘书长王思聪表示,新消费群体的崛起,带来高速增长的借款需求、套路贷、类现金贷等乱象,给行业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亟须建立一套行业标准,规范市场,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长期以来,不法分子以无抵押、无担保、快速放贷等理由为噱头,设置“以贷养贷”、“多头借贷”等金融诈骗圈套,诱骗或强迫金融消费者,尤其是在校大学生陷入“校园贷”、“高利贷”等,致其背负巨大金额的金钱债务。

为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打击社会非法放贷行为,保护陷入“校园贷”“高利贷”等圈套的弱势社会群体,5月27日,北京互金协会决定新增“校园贷”、“高利贷”等投诉服务,广大市民若发现身边有深陷“校园贷”、“高利贷”等的受害者,或者恶意放贷的非法人员、机构等相关线索,可以拨打热线电话400-661-9609进行投诉。

此前,5月17日,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官方公号也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经营倡议书》。倡议书对业者提出“杜绝‘校园贷’‘现金贷’等,坚持合理收费与规范催收”等六点要求。

从上可以看出,在“校园贷风险专项整治”行动两周年之际,有的机构仍在违规向在校学生发放校园贷,银行系金融机构积极开展相关业务过程中也遇到一定的困难。同时,数据显示,新消费群体的借款需求是存在的,如何“安全”地满足他们,是需要多部门、多机构继续探讨的问题。

新京报记者 黄鑫宇 侯润芳 宓迪

责任编辑:傅昱佳(QF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