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海种业违规种植玉米 机构资金先撤退

2018-07-13 10:27 长江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登海种业违规种植玉米 机构资金先撤退

长江商报

研究的转基因玉米种子违规流出大范围种植,中国玉米第一股登海种业的内部管理成为众矢之的。

如果不是公司高管被警方拘留,登海种业违规种植转基因玉米或将继续延迟披露下去。

今年7月5日,登海种业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李洪胜被警方拘留,原因是,伊犁分公司的种子生产基地在今年5月下旬被认定违规种植。

经监管部门追问,公司才披露了详情。原来,公司研究繁育的50公斤转基因玉米被“误种”出1200公斤,后又被继续“误种”在2590亩土地上。

其实,早在今年3月底,公司管理层就知晓首次违规“误种”事件,且及时下令“封存”,其结果是“不封不存”。

值得关注的是,“误种”事件曝出前,相继有约2亿元机构资金先知先觉率先出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23日,1.3亿元资金出逃之时,恰逢公司管理层处置首次“误种”。

除了信披违规外,上市已经12年的登海种业经营陷入低谷。净利润继去年大跌六成后今年一季度再遇腰斩。

昨日下午,对于经营业绩下滑等问题,登海种业证券部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受国内玉米种子市场供需矛盾突出影响,公司经营受到较大挑战。

公告牵出非法种植转基因玉米隐情

一纸高管被警方拘留的公告牵出了登海种业延迟近2个月披露的隐情。

7月5日午间,登海种业发布公告称,因在新疆巩留县的伊犁分公司种子生产基地被当地农业主管部门认为有违规种植行为,公司副总经理李洪胜已于5月底被当地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

究竟种植了什么被主管部门认为违规?登海种业的公告披露颇为含糊。市场和监管部门并未放过。

7月6日,公司披露了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对涉及违规种植和公司高管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具体情况进行核查与说明。

7月10日晚,公司披露了对关注函的回复公告及法律意见书,其违规种植事件才逐渐浮出水面。

根据披露的内容,2014年6月,登海种业与北京大北农签订了转基因合作协议,由北京大北农承担玉米自交系DH351的转基因工作,公司负责上述转基因研究工作。2016年10月,北京大北农向登海种业移交了400粒转育成功的转基因DH351种子,公司在此基础上合规繁育出了约50公斤转基因DH351种子,并在公司种质库中保存。

直到此时,登海种业的转基因种子繁育并未违规。然而,接下来的时间,登海种业内控管理就被这50公斤转基因玉米种子击垮。

登海种业回复监管问询称,上述50公斤转基因种子被当成了常规自交系原种于公司农场扩繁出了约1200公斤亲本。今年3月底,这批种子被转移至伊犁分公司封存,待国家转基因政策放开后在此种子生产基地再使用。

遗憾的是,原本运至伊利分公司应该封存的转基因种子再度流出,种植在巩留县2590亩土地上。

公司公告表示,上述两次违规种植行为均违反了农业转基因生物管理的相关规定,并将此归结为“内部管理”问题。

令人不解的是,登海种业副总经理李洪胜等三人在今年5月22日至24日被警方传唤,5月30日家属被电话告知已被拘留。然而,直到7月5日才披露。

对于这一迟迟不披露的现象,公司解释称,公司、子公司及律师甚至三人家属至今未收到相关部门关于案件定性的任何法律文件,无法把握事件性质,所以才延迟披露。

昨晚,一家上市公司董秘向长江商报记者称,上述说法存在托辞之嫌,一般而言,公司高管被拘留、子公司违规这些重大事件均应及时披露。

股价暴跌前机构资金已撤退

登海种业不惜违规延迟披露是否另有隐情尚不清楚,但在公司正式披露前机构资金已经平安撤退已是不争事实。

今年以来,登海种业两次登上龙虎榜,分别在今年3月23日、7月6日。

今年3月23日,公司股票在开盘55分钟后涨停,随后全天封死涨停。然而,当日龙虎榜数据显示,买入前五名均为散户,合计买入7300万元。卖出的全部为机构专用席位,合计卖出1.13亿元。

巧合的是,机构集体在股价涨停时撤退,正是登海种业研究繁育的50公斤转基因玉米种子违规繁育出1200公斤被发现之时。彼时,公司紧急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封存。

7月6日, 公司已经含糊披露公司高管李洪胜被警方拘留消息次日,股票再登龙虎榜。这一天,买入前五名的仍然是散户,合计买入1400万元,卖出的前五名中,4名为机构占用席位,合计卖出4200万元。

综上所述,两次登龙虎榜,平安撤退的资金合计为1.55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经历了3月23日涨停后,登海种业股票开始大幅向下,至7月12日,跌至6.47元,盘中最低达6.30元。3月23日至今累计最大跌幅为48.32%,接近腰斩。

机构资金为何能在股价大幅下跌之前先知先觉集体平安撤退,究竟与公司延迟披露有没有关联?

上述上市公司董秘向长江商报记者称,登海种业上述首次违规事件可能被机构知晓,机构资金选择提前出逃。在其看来,首次违规事件发生后,公司就可以选择第一时间披露。至于延迟披露与机构资金出逃之间有无关联,不好界定,难以判断。

营收净利去年以来持续双降

作为中国种业前五十强的第三位,登海种业的盈利能力逐渐滑入谷底。

登海种业于2005年4月18日在中小板挂牌,上市之后,公司进入了快速发展期。

数据显示,上市当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14亿元、0.86亿元。自此至2016年,虽然期间有所波动,但整体上仍然处于增长趋势。2016年,其营业收入达到16.03亿元,较上市首年增长了2.87倍,期间,除了在2006年、2014年有所回调外,其余年度均在上涨。2017年实现的净利润为4.42亿元,较上市当年增长了4.14倍,除了2006年、2007年大幅下滑、2015年微降外,其余年度均为高速增长。

然而,2017年,公司经营业绩突然来了一个断崖式下滑。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04亿元,同比下降49.84%,基本属于腰斩。净利润1.67亿元,同比下跌62.30%。

今年一季度延续了下滑之势。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9亿元,同比下降31.34%,净利润1948.86万元,同比下降56.84%。

公司还预告了上半年经营业绩,称预计今年1月至6月的净利润变动区间2427.34万元至8495.70万元。

昨日下午,针对去年以来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持续双降的尴尬处境,登海种业证券部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近年来,国家取消玉米临储政策,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减玉米种植面积,国内玉米价格持续低迷,玉米种子行业产能过剩,套牌假冒侵权及非法经营冲击种子市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这些因素直接导致公司盈利能力下降。

2017年年报显示,登海种业将大力发展玉米杂交种产业,开拓小麦、水稻、蔬菜等农作物种子产业协同发展,进一步提升登海种业规模化发展水平。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上市以来,登海种业未曾进行过再融资。截至目前,公司无银行借款,资产负债率较低。

上述证券部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未来,公司仍然会专注种子主业,不会通过跨界并购式买业绩。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