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华泽年报难产遇上“空城计” 工作人员称董秘办证券部已没人

2018-06-29 08:44 证券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ST华泽年报难产遇上“空城计” 工作人员称董秘办证券部已没人

继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之后,因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ST华泽公司股票已于2018年5月2日被实施停牌,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截至6月28日,公司依然没有披露2017年年报。

在因为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管理人员相继辞职、关联方占用公司资金等多方因素织就的艰难背景下,2017年年报迟迟未能披露,是*ST华泽近期存在的“老大难”问题。*ST华泽在2015年、2016年分别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55亿元和亏损4.04亿元。2017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亏损1.15亿元,而根据今年3月份披露的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亏损14亿元至19亿元,公司股票将因连续三年亏损被暂停上市。然而,因为审计机构迟迟不能进场,上市公司并没有按时完成定期报告。

“公司争取在2018年6月28日前披露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但不排除最终无法实施既定安排,且直至因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定期报告被暂停上市后两个月内仍然无法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而被终止上市的可能。”*ST华泽曾表示。

据悉,其年报审计机构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已于5月2日进场开展审计工作,目前“已经完成大部分函证工作,现场审计工作已经于5月31日结束”。6月20日,亚太审计已出具*ST华泽2017年报的初稿。不过,截至6月28日下午3点记者截稿时,其定期报告尚未公开发布。投资者担心,公司“争取在6月28日之前披露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的计划恐将落空。

这家高风险上市公司目前面临的困难不仅只是年报“难产”的问题。*ST华泽此前已多次在公开信息中指出,因大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问题,公司没有正常的现金流维持正常运转,已经发生严重的现金支付困难,造成拖欠员工工资和财务支付困难,欠缴巨额国家税金等问题。公司长期大面积欠薪、欠缴基本社会保险金导致员工流失严重,职能部门配备员工严重不足,公司运转困难。

6月28日早间,《证券日报》记者致电*ST华泽公开联系电话,然而,接听电话的总机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将电话转至董秘办或证券部,因为“那些部门转过去了也没有用,都已经没有人了,都走了。”资料显示,自今年3月份,董秘、证券代表相继致辞以后,*ST华泽的董秘一职由董事长刘腾代行职责,而证券事务代表人员则空缺至今。

责任编辑:都基强(QF0022)  作者:舒娅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