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最大煤矿春节前全面停产 转型打造国家级滑雪训练产业基地

2017-12-13 09:07 首都建设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京西最大煤矿春节前全面停产

与往年相比,位于门头沟的京煤集团木城涧煤矿今年安静了不少,生产任务压减了,人也少了。

这里曾经是京西最大的煤矿,年产能最高时达到170万吨,职工最多达到了7400多人。按照北京市化解煤炭过剩产能的要求,木城涧煤矿正在逐步关停,目前正在进行四个井下工作面的设备回收和资产处置。预计在今年春节前,这座已有65年开采史的煤矿将全面停止生产。

曾是京西骨干煤矿

木城涧煤矿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49年。1952年正式建矿投产,生产的煤炭具有低灰、特低硫、特低磷、特低氮等特点,在国内曾注册了“京局洁牌”首家煤炭商标,主要用于冶金和化工。从建矿到现在,已为国家贡献了煤炭资源7000余万吨,曾为保障北京、天津能源供应做出过突出贡献。

产量高、煤质好,木城涧矿成为京西最大的煤矿。据木城涧煤矿矿长马成甫介绍,职工最多时达到了7400多人。

2006年,木城涧煤矿实现综合机械化生产,产能实现了翻番。生产的煤炭不仅供应国内,还远销韩国和日本。

据马成甫测算,按照目前年产150万吨的产量来计算,木城涧煤矿仍可开采近60年。

2010年,京煤集团按照首都产业布局,开始有意识地压缩北京煤炭产量规模。

关停脚步加快

2014年,北京提出新的城市功能定位,京煤集团主动加快调整产业结构,提前谋划京西煤矿退出工作。按照“产量逐年递减,矿井逐步停产”的方式,京西五大煤矿退出工作拉开序幕。

2016年年初,长沟峪、王平村煤矿首批关停,化解煤炭产能180万吨,成为了第一家通过国家验收的煤矿企业。

2016年11月,木城涧矿启动退出。从这一年开始,木城涧煤矿开始逐步压缩产能,为退出做准备。

到了今年,关停的脚步明显加快了。马成甫说,多项工作齐头并进,矿上边组织安全生产的同时边逐步对员工进行分流,边组织对非生产系统设备、资产进行回收。同时启动和准备关闭退出相关法律手续,安排对国有资产依法进行处置。

产能压缩了。煤炭产量从年初的7-8万吨逐月递减,到了12月,煤炭产量只有2万吨,产能降到了以往的1/3左右。

职工减少了。从年初到现在,矿上分已经安全平稳分流安置职工850多人。挖煤工人数下降最明显,仅综采一段工人人数就减少了近三成。

木城涧煤矿为职工提供了9种分流安置方式,包括退养、协商解除合同、重新安置等。“虽然煤矿退出了,但不能把矛盾和困难推给社会。”马成甫表示。

按照进度,今年春节前,木城涧煤矿将全面停止矿井生产,2018年完成关闭退出计划,预计化解煤炭产能150万吨。

转型发展冰雪经济

转型过程中,京煤集团提出了“宜居、宜业、宜游”的发展理念,以京西生态涵养区的功能定位为立足点,积极探索冰雪经济、生态旅游、特色小镇等产业。

按照规划,关停后的木城涧矿区土地资源将服务2022年冬奥会。木城涧煤矿工业广场及周边土地资源,将打造为集滑雪装备研发、滑雪文化、滑雪培训、滑雪休闲旅游等产业为一体的国家级滑雪训练产业基地。

基地将建亚洲第一、世界一流的滑雪隧洞。隧洞将为国家滑雪队备战2022年冬奥会提供场地。目前这种隧洞在世界上仅有三条,分别位于芬兰(1条)和德国(2条)。京煤集团和体育公司已成立工作组,目前正进行规划设计、立项等相关具体工作。

交通方便、基础设施相对完善,木城涧这一转型思路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及北京冬奥组委会的一致肯定。

按照京煤集团的设想,发展竞技体育只是第一步。借由竞技体育带动全民体育,后奥运时代这里将成为面向公众开放的滑雪胜地,以体育带动周边旅游发展,实现产业“黑转白”。

同时,木城涧矿区将进行采空生态修复,保留矿山痕迹,打造山区特色小镇。运煤专用线铁路将改造成为旅游专线,途径古村落、十里八桥等景观,串联起门头沟特有的沟峪文化。

从大同煤校毕业,马成甫就来到了木城涧煤矿,一干就是21年。在这里他奉献了青春和热情,也收获了家庭和事业。眼看着煤矿要关停了,马成甫有种说不清的离别愁绪,有纠结,有骄傲,更多地是留恋。“尽管舍不得,我还是会站好最后一班岗,迎接木矿涅槃重生。”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