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高新欲打破“骨干”子公司治理僵局核心高管去留仍无定论

2019-02-26 08:53 每日经济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长春高新欲打破“骨干”子公司治理僵局核心高管去留仍无定论

每经记者 彭斐每经编辑 魏官红

去年因高管“被”离职的传闻,长春高新(000661,SZ)一度市值缩水百亿元。如今,长春高新决定打破这一僵局。

2月25日,长春高新公告称,公司正筹划发行股份、定向可转换债券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长春金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赛药业)30%股权,同时拟向不超过十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及/或定向可转换债券募集配套资金。一旦将上述股权纳入囊中,长春高新将实现对金赛药业100%控股。

值得注意的是,长春高新称,本次交易对方金磊,本次交易前12个月内为长春高新董事,本次交易将构成关联交易。此前,金磊于2018年10月份辞去长春高新董事职务,随后“金磊将从金赛药业离职”的传闻,一度引起长春高新股价波动,公司也进行澄清。而为上市公司创造了重大价值却无法在二级市场变现,金赛药业核心团队的激励问题,是一直摆在长春高新面前的僵局。

2月25日,对于上述股份转让完成后金磊是否将继续在金赛药业任职,长春高新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现在所有方案都在探讨当中,还无法作答。

欲购骨干子公司剩余30%股权

作为东北地区最早上市的老牌国企之一,以生物医药为主,房地产开发为辅的长春高新,可谓是财大气粗。但就是这样一个财主,对金赛药业有着不一般的依赖。

1月14日,长春高新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公司净利润为9.27亿元至10.6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0%~60%。对于增长原因,长春高新称,公司报告期内净利润同比上升,主要是因为控股骨干医药企业收入增长所致。

对此,长春高新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历来情况都是如此,是所有的医药企业都有所增长,骨干医药企业包括金赛药业、百克生物、华康药业。

从长春高新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相比于其他两家,对长春高新而言,贡献过半营收和利润的金赛药业,可谓是骨干中的骨干。

长春高新2018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净利润7.96亿元,金赛药业当期贡献的净利润为5.57亿元,占比达到69.97%。

而在2017年全年,长春高新实现营业收入41.02亿元,净利润9.28亿元,分别同比增长41.58%、36.53%。同期,金赛药业为长春高新贡献了51%的营业收入和74%的净利润。这样一家子公司,对长春高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金赛药业官网信息显示,金赛药业是中国基因工程药物质量管理示范中心,国家基因工程新药孵化基地,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获得者,拥有亚洲最大重组人生长激素生产基地。

“目前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产品在国内市占率60%左右,说它是隐形冠军一点都不过分。”一位制药企业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

对于这样一个香饽饽,长春高新当然想“占为己有”。工商资料显示,长春高新对金赛药业的持股比例为70%,自然人金磊与林殿海对金赛药业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4%、6%。

从2月25日披露的信息来看,长春高新欲完成对金赛药业的全资控股。在收购方式上,长春高新称,拟以发行股份、定向可转换债券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金赛药业30%股权,同时拟向不超过十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及/或定向可转换债券募集配套资金。

核心人物留任与否尚无定论

虽只是收购金赛药业30%的股权,但对长春高新而言,此次收购却颇为重要。因为长春高新在公告中称,根据目前掌握的数据,本次交易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而对于这样一家骨干企业,早在7年前,长春高新就想将金赛药业全部“吃下”。2012年4月19日,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公司股票开始停牌。

在该次重组计划中,长春高新拟发行股份购买金赛药业30%股权,即收购金磊持有金赛药业24%的股权与林殿海持有金赛药业6%的股权。

不过,因为价格因素影响,该次重组胎死腹中。2012年5月17日,长春高新公告披露称,经相关各方洽谈和磋商,鉴于目前交易双方就交易价格尚存在一定分歧,因此该事项的实施条件尚不成熟,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之后在2016年底,出于改善金赛药业公司治理、健全激励机制的考虑,长春高新又试图将其推上新三板,但该方案最终亦未能成行。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长春高新是控股方,但作为金赛药业创始人及灵魂人物,持有金赛药业24%股份的金磊,对长春高新的影响,可能更为复杂。

从股权关系上看,金赛药业的股权结构多年来没有任何变动,金磊的股权比例依旧只有24%。更尴尬的是,金磊仅持有上市公司长春高新不到4万股股票。

不过,金磊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却非同一般。去年10月,金磊因个人原因辞去了在长春高新担任董事的职务。随后,关于金磊将从金赛药业离职的传闻由此传开。

对此,长春高新虽进行辟谣,并称“金磊先生从未向金赛药业董事会做出其离职的意思表示”。但在金磊辞任上市公司董事后,长春高新股价在去年10月11日至12日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市值损失约109亿元。

一位券商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为上市公司创造了重大价值却无法在二级市场变现,金赛药业核心团队的激励问题,无疑已是公司治理结构上的一道硬伤。

如今,长春高新再次筹划购入金赛药业剩余30%股权。不过,对于核心人物金磊的去向,目前尚无定论。长春高新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现在所有方案都在探讨当中,还无法作答。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