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硕信息高价股谎言被刺破 机构配合表演恐难辞其咎

2016-06-16 09:08 一财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安硕信息高价股谎言被刺破 机构配合表演恐难辞其咎

只有退潮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

2015年5月8日,牛市正盛,安硕信息封住涨停板,坐上“股王”宝座,也成为A股首只400元以上的高价股。但一年之后,牛市远去熊市在途,证监会一纸处罚告知书将股王的面具刺破,露出“妖王”的本来面目,而高价股的练就路径也得以暴露。

按照安硕信息最新公告的披露,在2014年4月30日至2015年5月6日期间,公司股价之所以能够从30元一路飞涨至474元,主要的“功劳”来自于公司董事长高鸣、董秘曹丰等人,联合卖方分析师在市场上对公司互联网相关业务的大肆吹嘘。而这一行径已被认定为误导性陈述,安硕信息因此被证监会处罚60万元,高鸣、曹丰也分别被给予30万和20万的罚款。

对于这一处罚,市场普遍的反应是——“太轻了”。实际上,除了证监会的处罚,安硕信息或将面临未来大批投资者集体索赔,而这一出自导自演的闹剧或还将牵扯出更多的机构,首当其冲的应该是与高鸣、曹丰等联合操纵股价的卖方机构及相关人员,此外,有业内人士还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作为曾经“股王”推手的公募基金或也难辞其咎,而曾在2015年重仓安硕信息又迅速撤离的汇添富基金则备受市场质疑。

风光之后留下一地鸡毛,这不止可以用在如今的安硕信息,曾经与之齐肩的高价股们,都正在露出本来面目。

股价8个月涨超14倍 主要靠“吹”

2014年4月30日至2015年5月6日,8个月股价势如破竹涨幅超过14倍,安硕信息更多靠的一个字——“吹”。

“安硕信息董事长高鸣、董事会秘书曹丰与某证券机构分析师接触达成默契,决定通过信息披露、投资者调研、路演等多种形式持续、广泛、有针对性地宣传安硕信息开展互联网金融相关信息。”按照证监会的调查结果来看,高鸣等人进行的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股价秀,用“傍热点”、“讲故事”的手段瞒天过海,误导市场。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光从表面公告来看,从2014年5月到去年8月被监管调查前,安硕信息确实在互联网金融相关业务上似乎下了不少功夫。

先是在2014年宣布杭州盈丰展开资本合作,后打算与内知名计算机专家成立合资公司,再设立征信业务公司,涉足征信市场。进入2015年后,安硕信息又豪言成立股权投资基金,投资金融领域和IT服务业内项目,之后互连金融服务子公司。网络信息公司、互联网大数据公司都接踵而来。

但这些表面功夫显然并没给安硕信息带来实际收益,倒是成功完成了高鸣等人推动公司股价的目的。

数据显示,安硕信息连续两年净利润下滑,2014年、2015年分别实现净利润0.39亿元和0.21亿元,各降16.13%、45.61%。但形成巨大反差的是,这家公司的股价从上一轮牛市之初的30元,到顶峰时的474元,只用了不到八个月的时间。

“硕信息在多次与投资者进行业务交流的过程中,披露的信息存在与公司现实状况不符,不准确、不完整情形。该涉案信息为公司对前景的描绘和设想,缺乏相应的事实基础,未来可实现性极小,具有较大误导性。”对于安硕信息披露的“互联网金融”故事,证监会已经在相关处罚告知书中剥开了画皮,并给予了60万的定格处罚。

“八个月股价涨幅超过1000%,同期创业板涨幅也就110%多,安硕信息和分析师的行为,应该说更接近操纵股价。”华容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认为,虽然按照目前的定性,安硕信息已经被定格处罚,但相对其违法行径来看,60万的罚款相对“九牛一毛”。

“证监会只有这么大的权,但可以积极推动刑责和民事赔偿。”一资深投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许峰则透露,此前已经接到部分投资者索赔安硕信息的委托,等正式出发下发,该公司或面临投资者集体索赔。

机构配合表演 难辞其咎

在安硕信息这场自导自演的高股价秀中,机构也扮演了帮凶的角色。

“那些分析师和证券公司就不罚了?基金公司就此放过?”在安硕信息处罚出来之后,有不少投资者发出这样的疑问。本报注意到,在安硕信息披露的处罚告知书中,证监会并未对涉案分析师以及机构进行披露和处罚。

“这份处罚应该没有披露完整,毕竟安硕信息股价大涨和卖方研报观点的传播、买方哄抬脱不了关系。”上述投行人士认为,安硕信息的相关处罚后期或还将继续。

而按照证监会此前颁布的《发布证券研究报告暂行规定》,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发布证券研究报告,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本规定,遵循独立、客观、公平、审慎原则,有效防范利益冲突,公平对待发布对象,禁止传播虚假、不实、误导性信息,禁止从事或者参与内幕交易、操纵证券市场活动。

“按照证监会的调查结果,当时不少卖方分析师的研报都存在失实之处。”许峰如是认为。

不过,本报查阅公开信息发现,目前wind、东方财富等平台上留存的关于安硕信息的公开研报并不多。在可查的研报来看,2014年6月至2015年8月,银河证券和宏源证券两家证券公司发布关于安硕信息的研报最多。

从2014年7月15日开始,宏源证券分别针对安硕信息发布了《业绩稳健,长期受益行业增长》、《一横一纵稳增长,进军征信保未来》、《加强技术积累,延展业务线布局》、《公司季报简评:募投影响当期利润,未来发展可期》等研报,并对安硕信息互联网金融业进行了点评,而为首署名的则是该券商研究所副所长易欢欢。随后,接棒的则是银河证券的分析师沈海兵和吴砚婧,更为直接的发布《安硕信息:互联网金融渐入佳境 推荐评级》等四篇研报。

此外,东方证券、兴业证券、广证恒生、川财证券同期也有相关研报。其中,东方证券浦俊懿2015年3月发布的《打造信贷资产服务平台,践行互联网银行改造》研报中称,三层业务体系构建“信贷资产服务”平台,未来市值空间超200亿,给予安硕信息2015 年300 倍PE,目标价180.9 元。川财证券程杲2015年4月在研报中更称,安硕信息目标价330 元,对应市值230 亿元左右。

除了卖方机构,买方机构也被认为是安硕信息的高股价推手。从深交所互动易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来看,从2014年5月到去年8月被调查亲后,公司保持与机构之间密切接触,共有25份公开的投资者活动关系披露。就披露信息开看,与安硕信息联络的多是券商、公募基金。兴业证券、东方证券、国泰君安等是出现频率较高的卖方机构,而买方机构方面,曾进入安硕信息前十大流通股东的汇添富基金、广发基金则成为安硕信息调研活动的座上宾。

“实际上,去年就有公募基金因为因为这家公司被立案调查,但后来并没有出结果。”一机构人士对记者透露认为,对于买方机构的配合表演,也应该被监管注意。

从安硕信息的十大流通股东变动不难看出,这家公司股价变动最大的八个月,也是机构扎堆进入的时候,其中又以汇添富基金为首。

2014年6月30日,安硕信息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仅有两家证券投资基金。这一数目在当年第三季度涨到6家,到年末已增至9家。2015年上半年,以汇添富基金为首的公募基金霸占了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全部坐席,到2015年6月30日,机构持股高达34.13%。

过往公开数据更显示,在2015年上半年,汇添富基金通过旗下旗下汇添富移动互联、汇添富民营活力、汇添富均衡增长等合计逆向投资持股合计安硕信息流通股比重达24.73%,持仓市值达9.6亿元,占总股本的比例达到8.47%,而汇添富基金也曾因重仓安硕信息陷入坐庄质疑,不过在2015年第三季度,在安硕信息被调查前后,汇添富选择了将这些股份迅速出手。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