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医疗援助工作纪实:兄弟同心 守护健康

2019-10-22 10:08 中华儿女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搜狗截图19年10月22日1006_3

2011年11月28日,阴赪宏在和田地区人民医院诊治患者。

他是医生,曾在大漠深处为边疆妇女带去免费“两癌筛查”,对接北京眼科医生为白内障患者义诊,把北京的医疗资源和自己的行医经验尽可能多地引入和田,不遗余力提高和田地区医疗服务能力,他是北京市第七批援疆医疗队领队,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阴赪宏。

他也是医生,放弃即将启程的赴美访学奔赴雪域高原,义无反顾加入援藏队伍,率领当地医务工作者开展心脏介入疗法,并完善了拉萨市人民医院心脏内科各项制度建设,他是北京市第八批援藏干部、北京市第二批“组团式”援藏医疗人才、北京安贞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阴赪茜。

10年,光阴在兄弟俩的生命历程中次第划出两道弧线,从原点北京出发,分别指向新疆、西藏,在手足亲情之间传递着医者大爱与职责使命。在北京市医疗系统,兄弟双双投身医疗援助工作的,或许他们是第一对,他们自己却淡然一笑,从不主动提起。在他们看来,“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就是人生无悔的选择”。

阴赪宏 和田百姓的“友谊医生”

时间已过9年,却似乎从未走远。2010年12月25日,挥别北京张灯结彩迎新年的喜庆,时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阴赪宏登上飞往新疆和田的飞机。出门时天还没亮,到达和田时已是下午4点左右了。一路颠簸经停,让他深切体会到边疆的遥远。

这一次,阴赪宏是作为援疆干部去和田的。2010年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后,新一轮援疆工作起步,北京市对口支援和田地区三县一市(和田县、墨玉县、洛浦县、和田市)和新疆建设兵团农十四师团场。自1996年以来,北京市已经向新疆派去了6批共计134名援疆医生和管理干部。为了进一步加大援疆力度,2010年底,一支53人的医疗队伍飞赴和田,开启新一轮卫生援疆工作。阴赪宏正是这支大型医疗队的领队。

援疆期间,阴赪宏被任命为和田地区卫生局副局长、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智力支援部副部长、北京市第七批援疆医疗队领队,主抓医疗援疆工作。阴赪宏迅速进入角色,在他的主抓下,一系列医疗卫生项目逐步启动,针对和田妇女的“两癌筛查”就是其中之一。

“两癌”指的是宫颈癌和乳腺癌。阴赪宏介绍到,宫颈癌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新疆和田维吾尔族妇女宫颈癌的发病率居全国首位,这与当地的生活习惯、卫生条件差、人乳头瘤病毒(HPV)感染率比较高等可能有着密切关系。另外,和田地区的女性乳腺癌发病率也在逐年上升。由于没有定期体检的习惯,很多患者直到癌症晚期才发现,加大了治疗的难度。

经过一系列的调研和科学论证,2011年11月2日,妇女“两癌筛查”项目在和田地区三县一市全面启动,1000万元的专项资金专门用于这项行动。

在当地人的观念中,预防筛查是个模糊的概念,在阴赪宏的记忆中,项目实施早期的艰辛一言难尽。两癌筛查需要进乡,进村。而由于地处偏远闭塞,和田地区妇女的健康意识普遍不强,要让这里的妇女们走出家门,接受检查,哪怕检查是“免费”的,都十分困难。

“当地政府给予了很大的支持”,阴赪宏说。除了大力宣传“两癌筛查”的益处,乡村都积极协调组织村民来接受检查,“还会发袋洗衣粉,鼓励大家的积极性”。渐渐地,当地群众接受了这项检查活动。

当地医疗技术水平比较低,是项目开展遇到的另一大难题。“两癌筛查”工作由北京投入项目资金,依托当地医疗资源进行。不过在项目开展之初,和田地区,尤其是各县、乡医院、妇幼保健站的医生,很少有开展两癌筛查工作的经验,各项诊疗水平亟待提高。

“我们一个村一个村的推进,逐一进行,以避免漏查。和田地区的三县一市大概有适龄人口20万人左右,最终实现了适龄妇女筛查的全覆盖。”时隔多年,提起圆满完成工作的时刻,阴赪宏依然笑得欣慰而灿烂。

不只是治病救人,还要将先进的医疗观念带给和田。在“输血”的同时“造血”,北京市援疆和田指挥部先后分多次组织医疗专家来和田,手把手地向当地医生传授如何对乳腺癌进行手诊,如何开展乳腺超声检查,如何进行宫颈脱落细胞检查等。阴赪宏还专门编写了一本适合当地医生的《乳腺癌、子宫颈癌筛查实用技术手册》,发给医生们学习。“转变观念比单纯看病要难得多,但再难也要做。医疗援疆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是北京市的重要任务之一,我们必须不辱使命。”

2012年7月下旬的一个下午,医疗队受邀到策勒县人民医院举行大型义诊活动。整个义诊活动持续了3个多小时,前来看病的群众把整个楼道都挤满了。那次义诊,共有200多名维吾尔族患者接受了诊治。

在北京援疆和田指挥部、北京市卫生局、北京市医管局的支持下,13批来自首都的医疗专家“情系和田、直达心田”活动顺利开展,针对当地的多发病、常见病进行义诊、会诊和技术培训。“送健康”大型义诊活动,共义诊患者3000余人次,开展教学查房、疑难病例会诊300余例,完成各类手术500余例,通过业务讲座培训医务人员1000余人次。

医疗队在和田工作的时间毕竟是有限的,如何在当地建设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这是援疆工作的另外一项重要任务。由于当地条件的限制,医务人员短缺,很多医生其实没有医师资格证,甚至还是半兼职的——家里忙不过来的时候,就要请假回家去干农活。为了把当地医生的素质提升起来,阴赪宏主抓了一系列“传帮带”的学术培训。北京专家编写了《援疆实用医疗手册》,包括内科、外科、妇产科、儿科、五官科等方面的内容,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发行。援疆医疗队在和田电视台做维汉双语医学科普节目12期,专家用通俗的语言讲解健康卫生知识。

援疆工作的艰苦是众所周知的,恶劣的自然条件,陌生的环境,加上远离亲人的思念,都在考验着援疆干部的意志。但是在阴赪宏看来,援疆工作需要的远不仅仅是能吃苦,更要根据首善标准,本着“科学援疆、全面援疆、真情援疆”的理念,将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技术与当地嫁接,根据实际情况提供最有效的援助。

对于阴赪宏,和田当地人满怀深情地送给他一个称呼:“友谊医生”。而在阴赪宏和他的援友们看来,他们都是和田人的“北京亲戚”。

阴赪茜查房,检查患者恢复情况。

阴赪茜 此生幸为援藏人

接过哥哥的接力棒,2017年6月,即将赴美作访问学者的阴赪茜接到通知,被选派为援藏医生上高原,组织上希望他能作为北京市第八批援藏干部、北京市第二批“组团式”援藏医疗人才赴拉萨市人民医院工作,担任心内科主任。阴赪茜二话没说,收起赴美的所有手续,转身踏上援藏之路。“有了哥哥之前的援疆经历,这件事在我家里已经很自然了,母亲、爱人、哥哥都很支持,只是嘱咐注意身体,好好工作。”

与哥哥初到和田时的西域大漠相比,阴赪茜的援藏生活却从难耐的高原反应开始。虽然去之前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到拉萨后,高原反应的严重性还是超乎阴赪茜的想象。“出现了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等症状,还有各种重感冒症状,走路都变得十分缓慢”,艰难的时光,阴赪茜笑着回忆,“刚到时吸氧,把同屋的氧气都‘借用’了”。

拉萨市人民医院的导管室还在筹划建设中,心脏病常用的介入治疗在那里还是技术空白。“不过我听说拉萨当地的西藏武警总队医院有导管室设备,却由于没有相应的技术支持而闲置了一年多,就向于亚滨院长进行了汇报,得到了她和武警医院领导的充分肯定和大力支持。”

援藏第一个月,阴赪茜带着拉萨市人民医院心内科和武警医院心内科的同事们,迎来了第一台心脏介入手术。不过,这台在内地已经普遍开展的介入手术,这次却有些一波三折,设备不全、器材不对,阴赪茜边准备手术,边“传帮带”,教当地医生,既“输血”,也“造血”。

此后一年间,每次开展手术,阴赪茜都手把手带教,指导两家医院的徒弟进行介入治疗。在一年援藏时间里,阴赪茜完成了50余台心脏介入手术,也收获了当地心内医生的成长,还有患者康复后最真诚的谢意和祝福。“当看到藏族同胞手捧哈达朝你走来时,那一刻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医生的职业获得感涌上心头。”

援藏一年,阴赪茜还参与了一次惊心动魄的大救援。2017年11月中旬一个周末的下午,阴赪茜和医疗队的同事去拉萨郊区为藏族同胞义诊,突然接到援藏的拉萨市卫生局局长李方亮的电话,电话中他非常焦急地说:“你赶紧回来一下,这里有一名援藏教师因为胸腹痛,痛苦难耐,需要你帮助确诊下是否心脏病发作!”

简单了解病情后,阴赪茜根据患者、援藏教师尹志平的心电图及化验检查结果,基本上排除了急性心肌梗死、肺栓塞等疾病。考虑到患者胸痛剧烈、持续时间长,同时合并高血压、糖尿病等情况,他判断患者有可能是主动脉夹层。而检查结果验证了他的判断——I型主动脉夹层,这是一种严重的心血管急、危、重症,起病急,进展快,非常凶险,如得不到及时治疗,48小时内死亡率高达50%。

经各方会诊协调,最终安排尹志平同志抢救治疗方案。协调会决定,从南京调专机,由阴赪茜和援藏护士长张莉莉一起运送患者至北京安贞医院做急诊手术。2017年11月12日,10余座的小型救援飞机,在漫天沙尘的贡嘎机场摇晃着冲向天空,剧烈的颠簸让病人在上升途中发生呕吐,也让护送组人员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一路上,阴赪茜和张莉莉一面安慰患者的情绪,一面用药物控制患者的血压、心率等,使各项检测指标保持在正常范围之内。经过5个多小时的长途飞行,飞机安全抵达首都机场。

早已等候在机场的救护车在首都交警的一路护送下顺利送达安贞医院。从在拉萨确诊病因到送病人抵达北京安贞医院,这样的数千公里大转运仅用了不到24小时。又是一个不眠夜,从11月13日零点到清晨7点30分左右,国内著名心外科专家朱俊明教授主刀成功完成手术,阴赪茜感慨地说道:“当天的转运要是再晚一两个小时,或者转运途中稍微动作大一点,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样一场生死跨越,也进一步促进了援合办、北京市医管局主办的“北京高原适应研究康复中心项目”的立项和推进。援藏期间,阴赪茜就作为专家积极参与,而今结束援藏,这份使命还在延续。

一次边疆行,一生边疆情

“援疆结束后,我和新疆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每年至少去一次和田。”有过三年援疆经历的阴赪宏笑着说,仿佛在说自己的故乡。

“一年的时间过得太快了!太多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回到内地,阴赪茜时时惦念着他远在高原的徒弟和病人们。

在阴赪宏的积极推动下,北京妇产医院超声诊断远程会诊中心正式成立了,这是经北京市卫计委批准成立的首批远程会诊中心之一,阴赪宏希望让远程会诊中心辐射到新疆和田,当地的患者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受北京的优质医疗服务。

阴赪茜挂念更多的,是拉萨人民医院心内科的导管室建设,“希望接下来那里能够开展更多治疗,让更多的心血管病患者不出西藏,更好解决患者问题”。

当年,阴赪茜是看着哥哥的从医之路而报考医学院的,“觉得学医虽然辛苦,却很有价值”。而今,阴赪茜又跟阴赪宏一样,让支援边疆成为自己生命中一段有价值的珍藏。“不过,我们都是报喜不报忧,平时联系也是说说工作和进步,哥哥最常嘱咐我的是注意身体,其实我对他的惦念也是健康”。

一次边疆行,一生边疆情。不论是浩瀚的西域大漠,还是苍莽的雪域高原;不论是援疆,还是援藏,一次无私的援助,都让阴赪宏、阴赪茜对那片遥远之地产生了绵密的牵念之情,成为手足之情、医者仁心、边疆大爱的生动写照。

责任编辑:孔祥妮(QO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