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和敬养老梁仰㭎:创新供给侧改革建设大型国有社区养老服务平台

2019-08-28 10: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积极应对老龄化是国家的一项长期战略任务,关乎初心使命、政治稳定。解决好社区居家养老,才能真正解决社会养老难题。面对中国特色的老龄现状,政府包打天下的老路在成本和效率上不可行,而纯市场化培育产业的新路在时间上不可行,必须解放思想、创新举措,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建设大型国有社区养老服务平台(以下简称养老平台),集中力量打好养老“第四大攻坚战”。

搜狗截图19年08月28日1049_1

诚和敬养老健康产业集团董事长 梁仰㭎

一、养老问题是我国在新时代面临的“第四大攻坚战”

从需求侧看,我国老龄化规模之大、速度之快人类历史绝无仅有,预计2050年老年人数达到惊人的4.87亿。“未富先老”以及长期照护保险等社会支付体系缺失,养老需求旺盛但老人整体支付能力低弱,加之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必然决定了作为弱势群体的老年人,从物质上和精神上都习惯于依赖政府。从供给侧看,我国养老企业以民营小散弱差企业为主,虽有一些大型保险公司、地产公司参与养老产业,但多以养老为名义为其主营业务铺路。老年用品类少质低、家庭医生和便民服务等周边服务体系尚未完善,劳动力严重短缺,养老产业供给不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从政府侧看,我国养老产业起步晚且发展迅猛,养老产业涉及的政府部门又多,不同部门对养老产业的分析和理解存在差异,导致很多政策出台即落后、碎片化或不落地,监管环节繁杂而行政成本高,优惠政策及资金扶持等难以切中要害,收效甚微,企业和老人未享受到预期的获得感、幸福感。诸多政策落地的时效性、产业纯市场化成熟的速度,在时间上来不及应对即将汹涌来袭的2020年-2035年这波更大的老龄化浪潮。毋庸讳言,在老龄化的迅猛趋势和养老产业的严重滞后双重压力下,养老问题已经成为新时代必须打赢的“第四大攻坚战”。

二、在特殊时期要用特殊政策解决特殊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国有企业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活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使国有企业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发挥带动作用”。围绕服务国家战略,推动国有经济向有关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优化国有经济布局,是政治上的要求,也是经济上的要求。养老产业投资大、利润率低、回收周期长,不适合追求短期利益或利润至上的嗜血资本。养老产业是重大民生工程,涉及广大家庭的经济信息安全,以及社会稳定的政治安全,更适宜国有企业。几乎无一例外,我国关系国计民生的经济领域,在发展前期都是以国有大型企业为市场主导,集中力量办大事。以电信行业为例,国家成立几家大型国有电信基础运营商,政府仅需对国有运营商提出发展指导、行业监管和政策扶持。国有运营商通过市场化手段去制定具体执行措施并接受监督,直接面对日新月异、千头万绪的电信市场,在先期带动行业发展的基础上,随着市场的发展,带动并催生了包括华为、腾讯在内成千上万的民营企业,造就了今天电信行业的健康蓬勃发展。今天的养老产业和电信产业初期阶段有诸多共性,完全可以借鉴电信产业发展的成功经验,建设养老平台并以之为主力打好“第四大攻坚战”。

三、 建设养老平台是养老产业供给侧改革的核心

养老产业的核心是服务,因此当前对养老产业的供给侧改革重点不是供给品而是供给者。政府面对平台,平台面对市场;政府监管平台,平台接受监督。养老平台集中力量,统筹资源,攻坚克难:

  (一)以最低的社会成本在最短时间内开拓养老产业新局面

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迅速,虽然老年群体消费能力不强,但围绕家庭生活的支出持续上涨。养老平台在提供养老服务的基础上,围绕家庭生活提供各种产品和服务。例如,从业人员在上门巡视探访时,可同时完成送餐、维修、心理慰藉、老人生活品代购等服务,以信息化手段集合服务拼缝时间,增加养老平台和从业人员的收入。这种以市场化行为“帮老人收孝敬钱、替子女尽孝”的经营方式,仅改变部分产品或服务的利润流向,不增加家庭负担,市政府的财政补贴也更加精准,同时养老平台还能将部分利润反哺给老人,进而减少政府的补贴支出。特别的,农村养老问题更不能纯粹依靠市场或完全依靠政府,养老平台可以通过资源调配、利润转移等方式实现精准扶老。

养老平台根据市场实际,将政府各项政策、扶持资金汇聚合龙,形成切实可行的措施迅速落地。同时,以市场化手段对成千上万的产业供应商进行选择、管理、扶持,迅速丰富和提升养老供给,有效切除“假民非”骗补、套补、收过手费等产业毒瘤,并培育出养老产业的华为、腾讯,实现“国民共进”。以财政金融支持为例,尽管政府出台各种政策,但资金永远偏爱国有企业、大企业和重资产,于庞大的社区养老服务杯水车薪。养老类地产和养老金融产品均增加系统风险隐患。财政金融支持本意是通过杠杆效应撬动养老产业发展,假设给予1%的优惠政策,对于万级小企业而言仅仅是老板的一顿饭钱,对于亿级的大企业就可以增加某项产业投入。养老平台集合众多小企业抱团强壮,吸引金融资本,改变政府“撒芝麻盐”式的扶持,有效提高政策含金量和资金使用效率,集中力量办大事办实事。

(二)丰富及优化劳动力供给,激活服务“最后一公里”

养老平台可以通过特许经营、政府采购、委托运营等方式,整合各方力量建设时间银行、响应队伍等,扩大和提升养老劳动力供给,激活服务“最后一公里”。首先,养老平台可以集合资源使得平台上的众多企业盈利,企业才会对人才有数量和质量的需求,否则政府的各种人才供给端的努力难有成效。其次,适龄劳动力越来越宝贵,养老平台创新机制,调动经济价值相对不高的劳动力去弥补养老人才缺口,从而释放适龄劳动力到高价值经济领域。其一,建设时间银行。时间银行成本低、可延迟兑现,能吸引多方力量,尤其是将活力老人重新纳入到养老劳动力市场。但时间银行与普通商业银行一样,必须具有网点化、持久化、信用化等特点,才能使得“时间货币”能够有效的存取。其二,构建一支涵盖社区邻里、老人亲属、志愿者、周边企业人员的响应队伍,将智慧养老形成闭环。缺少响应队伍的智慧养老是伪智慧养老。其三,对于老龄化社会,做好老年服务就是做好社会治理。养老平台可以统筹资源和人手,盘活闲置的各类基层设施,包括党建活动中心、温馨家园、心灵家园、巧女手工坊、文化中心、老年大学、社区救助等,激发基层活力,提升社区能力。

(三)养老平台以智慧化手段引领养老产业发展新高度

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将对未来人类的工作生活产生颠覆性影响。以长期照护保险为例,与车险类似,长照险落地也需要搭建评估-服务-监督-支付四套体系,加之老人身体状况是持续下降的,四套体系的工作将是持续的、重复的,如果四套体系分开运行,将面临人力严重不足,导致长照险注定只能“试点”。唯有养老平台通过智慧化手段将四个环节合而为一,降低长照险的总成本、提高效率和质量,才能实现大面积推广。目前“互联网+养老服务”在技术层面上可行,但在产业层面上收效甚微。究其原因,从事养老服务的多是以低成本为核心竞争力民营小企业,不具备“互联网+”的实力和动力,信用也是其重要短板。BAT类的公司具备技术实力,但缺乏养老服务业的经验和大规模应用场景。唯有养老平台二者兼备,将AI技术和“互联网+”模式运用到养老产业中,大幅度降低人力成本和监管成本,推动AI养老走进千家万户。

值得憧憬的是,养老平台上涉及数量庞大的自然人、法人、消费数据、地理数据,内嵌审批规则、服务流程、供应商管理、时间银行等,形成政府、企业和个人信用与评价数据,真实资产与时间货币等虚拟资产的集合,以国有企业为核心构建的养老平台,在实现数据汇总交互创造经济效益的同时,也能保障信息安全,方便政府统一监管。未来可以直接把区块链应用建在养老平台之上,引领养老产业发展新高度。

综上,为了积极面对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巨大挑战,我们要创新供给侧改革,加快推进大型国有社区养老服务平台的建设,以智慧化手段为引领,发挥体制优势集中力量打好“第四大攻坚战”。

本文作者系诚和敬养老健康产业集团董事长梁仰㭎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