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薛兆丰的经济学课》吸引了40万人学习?这4点很关键

2019-07-02 15:23 消费者报道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为什么《薛兆丰的经济学课》吸引了40万人学习?这4点很关键

6月30日,得到大学2019夏季开学典礼暨春季毕业典礼在上海举行,超过2500人参加了这场活动。12位演讲者依次登台作主题演讲,高密度输出知识。

著名经济学者、得到App《薛兆丰的经济学课》专栏主理人薛兆丰在此次开学典礼上做了主题为《求学鉴赏力:薛兆丰经济学课的取和舍》的演讲,他在演讲中阐述了四个诠释经济学传统的标准:简化才是高级的 ;联想才是高级的;天真才是高级的;意外才是高级的。

以下是薛兆丰演讲全文。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我首先热烈祝贺新一期的得到大学开学!新学期开始,我想跟大家谈一点学习的方法。

首先,让我先跟大家分享,我脑海中的四个历史性的场景。

  「场景一」

2000年,我第一次到美国加州大学,拜访我自己非常佩服的经济学家阿尔钦。他那年 86 岁。他先带着我参观了校园,参观了他曾经给学生上课的课室,参观了校园里的书店。然后,我们就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聊天。当时他还得意地告诉我,他穿了西装,不是因为要接待我,而是他晚上要赴宴会。没想到的是,到了晚上,阿尔钦太太责备他太怠慢远道而来的中国青年了,阿尔钦只好推掉了晚宴,开车来酒店陪我吃晚饭。

而就在我和阿尔钦坐在办公室聊天的时候,有一个人敲门进来,我扭头一看,原来是另外一位我非常佩服的经济学家德姆塞茨,后来我请两位经济学家分别跟我拍照。

我拿出刚才逛校园书店时买的德姆塞茨的书,请他给我签名。他信手就写下:“给兆丰:一个知道自己买的书比别人送的书更有价值的人。”这句题词太机智了,以致后来我还常琢磨,究竟是他才思敏捷,还是事前就想好的。不管怎样,那次是我第一次见到自己敬佩的美国经济学家,我有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

  「场景二」

第二个场景,是我在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读书的时候,我选修了我们经济系的诺奖得主布坎南教授的一门课。我们上课的课室,是在学校给布坎南教授专用的一栋幢独栋小屋里。那栋小屋叫“布坎南之屋(Buchanan House)”。

有一天早上上课,遇到暴雪,学校宣布停课两小时。结果几位早到的同学,就和布坎南教授一起早读了两个小时,等待其他同学到来。我们在读书,而布坎南教授读的是《华盛顿邮报》。厨房里飘来烘饼和咖啡的香味。我身边的一个同学悄悄跟我说:“这一刻真美!”我就拍了这张照片。

  「场景三」

第三个场景,是我在美国西北大学做完博士后,要回北大教书了,要把全部家当交给搬家公司运回中国的那天上午,我参加了经济学家科斯专门邀请中国经济学家参加的会议。那一年科斯100 岁。他由法学院院长推着轮椅进来,他准备好演讲稿,写在一张黄色的便签纸上。

第一句话,他说了五遍:这个会议之所以重要,不是因为我说什么,而是你们说什么。第一,因为中国人口多,你们中国经济学家能影响的范围就大;第二,中国经济学还没成型,还不像美国经济学那么过分地形式化、过分地数学化、过分地那么不接地气、那么黑板经济学,所以中国经济学还有希望。

  「场景四」

我之所以对这几个场景印象深刻,是因为这几位经济学家,都属于一个伟大的学术传统;而我自己有幸身临其境,是这个传统的学生;这使我产生一种使命感,我要传承这个学术传统。

所以,到了2017 年 1 月 21号 晚上,我和罗振宇老师开会,讨论我即将上线的经济学课的题目和副标题。罗老师问我,你的经济学课的定位是什么?我的课既不是为了浅显而浅显,也不是经济数据的陈列,不是数学模型的表演,而是一个伟大的经济学传统的传递,是一整套经济学思维体系的讲解。

罗老师说:那好,明白了,那副标题就应该叫“只给你地道的经济学思维”。这是当时会议室小黑板上的内容。谢谢罗老师。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是怎么理解和欣赏这个伟大的学术传统的。或者说,我是根据什么标准,在经济学的海洋里来取舍内容,怎么诠释这个伟大的经济学传统的。

  第一个标准是:简化才是高级的。

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人们不惜任何代价都要购买的呢?

经济学入门,就要讲需求曲线。我在课里强调的是,需求曲线永远倾斜向下,而没有垂直的曲线。这么说的含义是:只要代价足够大,人们就会去寻找替代方案。人如此,动物如此,连植物也如此。这一点我在课里面就作为重点来强调。

而与此同时,传统教科书里各种刁钻的需求曲线的画法,包括马歇尔需求曲线、希克斯需求曲线、斯拉斯基需求曲线,都被我简化了,因为根本不重要。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能够熟练地画出这些曲线的经济学家,靠这样的手艺来解决他们真实生活中的具体问题的。

又比如,在解释弹性概念的时候,我强调的是,需求曲线上面每一点的弹性都是不一样的。它的含义是,哪怕是奢侈品,只要足够便宜了,它就成了必需品,比如出租车。以前出租车是奢侈品,只在宾馆门口趴活儿,专门给外宾用的。但今天,足够便宜了,就成了公共交通工具的一部分。

倒过来,哪怕是再普通的必需品,它只要足够稀少,它就会成为奢侈品。比如沙漠里的水,喜马拉雅山上的空气。一条倾斜向下的需求曲线,去掉花拳绣腿,细枝末节,翻译成人话,那就是一句话:人是会应变的。我要的只是直达事物本质的解释。我认为这种简化是高级的。

  第二个标准是,联想才是高级的。

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避孕这件事情,应该是男人的事情,还是女人的事儿?

我的课里深入讨论了科斯定律。科斯问的一个“傻”问题是:我们是否应该阻止牛群吃邻居的小麦?一般人会说,这不是抬杠嘛,当然要阻止啦。但科斯却说:得看小麦贵,还是牛肉贵。如果是小麦贵,牛不准吃小麦;但如果牛肉足够贵,就应该允许牛吃小麦。

谁出价高就给谁吃,谁用得好就归谁。同样的道理,我也喜欢举钻石的例子。钻石最早是属于矿工的,是矿工把钻石挖出来的。但钻石会克服重重障碍,不远万里,跑到贵妇人的脖子上。从这个角度来理解世界上各种资源的配置,你会觉得忽然间眼前一亮。

我们进一步联想。我们常说追求“收益最大化”是人的本性;但一枚硬币的另外一面,人也是追求“损失最小化”的。怎么把收益做大?把资源分配给最会用的那个人。那怎么把损失减到最小?把责任分配给那个避免事故的成本最低的人。

历史上曾经有过火车喷出的火星,烧着路边堆放的亚麻的案子。究竟是让火车改道来避免意外呢,还是让农夫把亚麻挪开一点呢?这个案子给后人的启示是:谁避免意外的成本更低,责任就应该由谁承担。

所以,避孕这件事情,应该是男人负责还是女人负责,取决于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条件下,谁更容易做到,谁的成本更低,谁就应该负责。从牛吃小麦,到钻石的换手,到火星和亚麻之间的避让,再到男女避孕的责任,用的都是同一个原理。联想得越远,理论解释的半径就越大,理论就越高级。

  第三个标准:意外才是高级的。

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在企业里通常是老板欺负员工,还是员工欺负老板?

我们先来看,在餐厅里,顾客常常被称为上帝,是受尊重的强者;而餐厅的厨师和服务员,则要笑脸相迎,看上去是一个弱者。

但经济学的解释恰恰相反。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反过来的。事实上,顾客没有多少机会能够欺负餐厅,除了给假钞和吃霸王餐外;而餐厅却有无数的欺负顾客的办法,他们可以在食物中做各种手脚,所以我们才采用种种办法,约束强者,保护弱者。

又比如连锁快餐总店和加盟店之间的关系。连锁快餐总店看上去是个强者,而加盟店看上去是个弱者:它们要交加盟费,要交押金,要负责租店铺,负责进设备,负责雇佣员工,培训员工。而另一方面,总店对加盟店有各种监督和约束机制,有时甚至可以无条件终止合作关系。

但实际上,加盟店才是强者,而总店才是弱者。你想想看,一家加盟店把超过 7 分钟的薯条卖给顾客,用不干净的抹布擦桌子,是很难监督的,而只要有加盟店这样做,那品牌形象受损的就不是这家加盟店本身,而是所有的加盟店。所以,总店要对加盟店施加强有力的监督……这种见识让人眼前一亮。

同样的道理,在企业里,老板基本上只能拖欠工资来欺负员工,而员工却有无数种偷懒和不负责的办法来欺负老板。所以,通常是员工更容易欺负老板。事实上,企业管理的核心课题,就是防止员工欺负老板。我认为这种带来“意外”的见识的学问,是高级的。

  第四个标准:天真才是高级的。

让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一个国家对另外一个国家长期存在贸易逆差,是不是一件要紧的事情?

美国人不满意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说美国人买了大量中国商品,而中国人没有买足够的美国货。但是如果从天真的角度来看,我们会问:我们跟楼下的小卖部,不也就是这样的关系吗?这要紧吗?这不要紧。美国人从中国买纺织品,从意大利买皮具,从日本买汽车,它自己只出口电影、芯片和药物。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贸易是多边的,国际收支要从总体看,才可能平衡。只盯着两国之间的贸易,是毫无意义的。阿尔钦就在他的教科书里天真地发问: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区别在哪里?他提供的参考答案是:国内贸易用马车,国际贸易用轮船——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在坚持这上述四个标准的同时,我也对传统经济学教科书的内容,作了很多省略、放弃,甚至批评。例如:(1)传统教科书重视价格和数量,却忽视了质量的维度;(2)重视了均衡,忽视了企业家精神;(3)重视了成本曲线,却没有强调这种曲线永远只是马后炮。

我根据这些标准来制作我的经济学课。今天,这门语音课程的订阅用户超过 40 万,配套的讲义销售量也将要突破 100 万。很多人说这是一门浅显的入门课,我觉得只说对了一半。我更愿意说,这是一门关于经济学思维方式的系统课程。我常说,一个现代人,都应该学习两门必修课。一门是物理学,另一门就是经济学。

物理学研究的是无人世界里的客观规律;而经济学研究的则是有人世界——尤其是由大量陌生人组成的世界——里的基本运行规律。我的经济学课,是对经济学教学方法的一次严肃探索。很多用户跟我说,我学过经济学,甚至学过几次经济学,但从来不知道经济学是这么有意思的!他们的话肯定了我的探索:经济学应该这样学,应该这样教。

一辆车,它开得哪怕再快,但是如果方向错了,它就会越走越远;一个人,再聪明再勤奋,如果方法错了,就只会浪费时间。今天,得到大学开学。我们在大学里,求的是大学问。我们不缺信息,也不缺聪明,甚至不缺勤奋,我们缺的是选择能力,缺的是判断能力,缺的是求学鉴赏力。

今天很荣幸跟大家作分享,希望我举的例子、我的个人经历,对你有参考价值。希望大家善用自己稀缺的聪明才智和宝贵的学习机会。谢谢大家!

广告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及文中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不对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提供金融投资服务,所提供的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如您浏览本站或通过本站进入第三方网站进行金融投资行为,由此产生的财务损失,本站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