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混改后首份年报净利增速创23年新低

2019-04-22 10:37 投资者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云南白药混改后首份年报净利增速创23年新低

《投资者网》向劲静

在金庸先生笔下是有“北南乔峰、南北慕容”的说法,而在百年老店的药企中,则是南有云南白药、北有同仁堂。相比起来,混改后的云南白药更是令资本市场关注。

日前,云南白药公布了去年的年度成绩单,单看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两个核心数据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增长,看似还过得去。可仔细拆开一看,问题便彰显出来,比如:如为何负债总额和存货都创下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研发与销售费用39倍的差距是如何形成的?也就此类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联系云南白药相关人士,最终截至发稿公司层面并未做出任何解释。

净利增速为何创23年新低

云南白药创始于1902年,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百年老店。前身是云南名医曲焕章发明的伤科秘方“白宝丹”, 1993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主要产品有止血类药品、云南白药牙膏、中药等。

此前,云南白药发布2018 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营业收入243亿元,同比增长9.8%;净利润为33亿元,同比增长5%。虽然公司的业绩依然呈增长态势,但这也无法掩饰住其增速创下23年新低这一事实。

查看云南白药上市以来的财务报表发现,公司自1995年净利润的增速呈下滑态势(同比下降26%)以外,随后多年的净利润增速大部分都是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近年来则而从2016年开始,净利润增速一直保持个位数增长,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云南白药的净利润分别为29亿元、31亿元和33亿元,同比增长5.4%、7.7%和5.1%。而5.1%这一增速则是创下云南白药上市23年来的新低记录。

不仅如此,细看云南白药去年的年报,还有两个数据也创下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即:2018 年公司的负债总计104亿元,同比增长9%;同时,公司去年的存货为99.94亿元。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研发费用,这一情况,或许与其混改有一定关系。

作为一家百年药企,云南白药更需要创新。而一家公司是否注重创新,就得从其研发费用中窥探一二。而云南白药在研发上的投入一直不高,数据显示,公司2014年到2018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6亿元、1亿元、8992万元、8403万元和1亿元,占收入比例远远不到1%。尽管公司所在的中医药行业普遍的研发投入都不高,但同行的研发投入比例都远超过1%。

可是,与云南白药的研发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销售费用,公司2016年至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8亿元、37亿元和39亿元。其中,2018年的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39倍。由此可见,哪怕是百年药企,也难逃在“重营销、轻研发”的局面下,盈利增速也难免出现下滑。

全线业务增速放缓

如今的云南白药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四大板块,分别是药品、健康产品、中药资源和医药商业。其中,撑起云南白药业绩半边天的业务则是云南白药牙膏,也就是健康板块而不是医药板块。

药品板块,以云南白药系列为主。2018年创收45亿元,占总营收17%,增幅仅3%。健康板块,包括云南白药牙膏等,2018年创收44.7亿元,占总营收17%,同比增幅4.5%,这一业务在2016和2017年的增幅分别为12%和16%。年报显示,云南白药牙膏业务去年保持快速增长,市场占有率位居全国第二位、民族品牌第一位。市场份额约18.1%,营业收入为44亿元,净利润15亿元,占公司净利润的46%,几乎占了半壁江山。

而中药资源板块,包括中药材三七等,2018年创收13.7亿元,占总营收5%,同比增幅20%,而该业务在2016和2017年的增幅分别为45%和23%。医药商业板块,主要是医药商业业务,创收163.3亿元,占总营收61%,同比增幅为12.77%。

由此看出,云南白药各个板块的增速都在放缓,也反映出公司的发展疲态。尽管云南白药牙膏占利润贡献了半壁江山,可去年这一业务的增速相比前两年来说,下滑是最快的。

云南白药牙膏之后,再无爆款产品取代。就连云南白药旗下另一款曾被寄予厚望的产品养元清青洗发水推出已经八年时间了,然而这一产品的销售收入到底如何?这一数据却在近年来的年报中并未公布,根据此前公开的数据显示,2011年养元青洗发水全年收入仅约4000万元,2012年达到6000万元左右。

此外,云南白药还推出了卫生巾、面膜等产品,据私募基金承周资产披露的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清逸堂实现营业收入1.17亿元,亏损2543万元;2016年上半年继续亏损453万元。

眼下,除了经典产品云南白药和没有类似云南白药牙膏这种经典产品的出现,云南白药接下来又将如何?公司要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还需要培育更多的“爆款产品”,从这个角度看,云南白药研发费用过低的问题,已经到了需要解决的时候了。(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傅昱佳(QF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