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之王南京银行这两年:债券业务增速放缓,定增受挫

2019-03-12 16:43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债券之王南京银行这两年:债券业务增速放缓,定增受挫

南京银行债券业务带来的收入增速持续放缓。从该行债券投资收入同比增速来看,2018年上半年、2017年、2016年同比增长分别为9.19%、14.72%、16.91%。

3月5日,深陷资管业务高管“不能履职”风波的南京银行公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

从初步核算数据来看,南京银行2018年的业绩表现尚可,营业收入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实现两位数增长。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也从2017年末的逼近监管红线水平有所回升。

曾经的债券之王南京银行已在进行业务转型,债券业务扩张速度放缓,同时收缩了同业业务。同时,随着2018年140亿定增被否,其补充资本受挫,南京银行不得不重新寻找再融资方案。

债券之王风光不再,债券业务增速放缓

2月19日,南京银行资管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失联的消息在业内流传。次日,南京银行在官网发布公告回应称“本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戴娟、资金运营中心副总经理董文昭及本行投资机构鑫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雁三人,因个人原因,不能正常履职”。

三名资管业务高管不能履职,在债券圈内引发较大风波,不仅因为三人是债市“老兵”,更因为南京银行在在银行业内有“债券之王”的称号,此事是否是新一轮更强债市反腐的信号?

1997年银行间债券市场成立,南京银行成为首批银行间市场的债券交易者,1997年到2002年先后成为银行间债券市场首批公开市场一级交易商、首批全国统一同业拆借市场成员、首批双边报价商和结算代理人。

根据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官网公布的银行间债券市场做市机构名单,南京银行为目前30家做市商之一,并且是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A类主承销商,按照时间顺序是继国有大行、政策性银行、股份制银行之后,城商行中第三家取得承销资格的银行。

从近两年南京银行的财报来看,债券业务在南京银行的业务结构中占据重要位置,债券的投资和承销为该行的收入贡献了很大比例,但与此同时,债券业务的扩张速度在放缓。

2018年上半年,南京银行实现利息收入259.76亿元,其中债券投资利息收入50.69亿元,占比19.51%。事实上,南京银行近三年来债券投资利息收入在总利息收入中均维持两成左右的占比,2017年债券投资利息收入95.48亿元,占比20.26%;2016年债券投资利息收入83.23亿元,占比19.41%。

在债券承销业务方面,2018年上半年债券承销业务收入6.48亿元,在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占比29.69%。2017年债券承销业务收入9.02亿元,在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中占比22.79%;2016年债券承销业务收入6.33亿元,占比15.15%。

然而,南京银行债券业务带来的收入增速持续放缓。从该行债券投资收入同比增速来看,2018年上半年、2017年、2016年同比增长分别为9.19%、14.72%、16.91%。

在债券承销业务收入增速上,2018年上半年、2017年、2016年的同比增速分别为23.54%、42.46%、75.92%。

此外,从债券投资规模来看,尽管目前南京银行的债券投资仍为生息资产中占比最大的一项,占比超过一半,但债券投资规模增速也连年下降,不复以往迅猛态势。

自2012年开始,南京银行债券投资余额的增速超过总资产增速,2015年债券投资余额的增速达到最高点,同比增长高达69.70%,此后开始回落,2016年同比增长47.53%,但仍高于总资产增速。但2017年债券投资余额增速大幅减少至2.67%,开始低于总资产增速。2018年继续回落,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南京银行债券投资平均余额5715.40亿元,较2017年上半年增长仅1.46%。

南京银行表示,2014年至2016年,债券市场发行规模增长,交易量持续增加,债券收益率曲线整体上移,因此该行对于交易类债券投资增速较快。2016 年下半年以来,受债券市场下行的影响,该行相应缩减了交易类债券投资规模。

同业收缩,资产扩张放缓

除了“债券之王”,南京银行还有城商行“同业之王”的称号,此前的业绩增长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同业业务的快速增长。

根据东北证券研报,从2007年末到2016年末,南京银行总资产的年复合增长率为34.06%,存、贷款的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 32.82%和 28.91%,持有债券的年复合增长率为 31.58%,同业业务的年复合增长率为 32.89%,均略高于贷款。对南京银行总资产增速拉动最猛的是非标业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 63.90%。同业业务的收入占比在2011年达到最高,为22.95%。

针对银行同业业务的监管早已有之,2017年监管部门又掀起强监管“风暴”,开展“三三四十”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行动,同业业务为其中的一个重点。在原中国银监会2017年4月发布的《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中,同业业务要求控制业务增量,并消化存量风险。

在严监管环境下,南京银行开始进行调整。2017年年报显示,其同业业务及时调整资产负债策略,包括合理摆布同业负债,通过衍生工具、本外币联动等方式降低综合负债成本,资产端规模有所收缩。截至2017年末,南京银行存放同业款项562.29亿元,同比减少40.50%,主要原因为存放境内同业款项减少;拆出资金47.67亿元,同比减少44.92%,主要原因类似,为拆放境内银行款项减少。2018年该行同业继续收缩,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存放同业款项为430.56亿元,较2017年末减少23.43%;拆出资金为7.27亿元;较2017年末大减84.75%。

而在此前,这两个项目均呈现正增长且增速极高。2016年末,南京银行存放同业款项 944.96亿元,同比增加241.83%;拆出资金86.55亿元,同比增加119.26%。

从同业负债(以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拆入资金、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之和计算)来看,截至2018年上半年末该行同业负债718.83亿元,较2017年末减少18.37%。

在同业收缩的同时,南京银行资产规模扩张也在放缓,从2017年开始,增速降至10%以下。截至2017年末,南京银行资产总额11,411.63亿元,较年初增长了7.26%。根据2018年业绩快报,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产总额12,362.96亿元,较年初增长8.34%。此前该行资产规模一直呈现高速扩张态势,2016年、2015年、2014年的资产总额增速分别为32.16%、40.46%、32.04%,连续保持在30%以上。

140亿定增被否,一级资本充足率承压

资产规模扩张放缓的同时,南京银行的资本补充压力开始增大。截至2017年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7.99%、9.37%、12.93%,较2016年末分别下降了0.78、0.40、0.22个百分点。其中,核心一级资本率已经逼近监管红线,监管要求到2018年底,非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要达到7.5%,南京银行仅仅高出最低要求不到0.5个百分点。

2018年年中,南京银行曾经申请发行140亿定增,最终被证监会否决。根据2017年8月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其拟向五名特定投资者——紫金投资、南京高科、太平人寿、凤凰集团和交通控股非公开发行不超16.96亿股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40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证监会于2017年11月受理了该申请,并于当年12月给出了反馈意见。

证监会提出的问题包括该行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南京银行方面回复称,因经济下行等因素导致实体经济信贷需求增长缓慢,出于安全性和流动性等角度,将负债端资金更多的配置于债券资产,从而推动债券投资规模的持续增长。

2018年7月30日,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对该行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进行了审核,最终决定不予核准。

根据2018年半年报,自2007年上市以后,南京银行曾经用发行二级资本债券、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和优先股等方式募集资金。2014年、2016年该行两次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二级资本债券,共计150亿元,用于补充二级资本;2015 年,该行非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募集资金净额79.22 亿元,用于补充核心资本;2015年、2016年,两次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共募集资金净额98.49亿元,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五次募资活动共募集资金327.71亿元。若140亿元的定增获准发行,可以一举募集此前五年间募资总额的约40%。证监会审核结果无异于是对南京银行资本承压的境况雪上加霜。

不过,2018年6月,南京银行获准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不超过280亿元人民币金融债券。其中2018年7月和11月该行已经分两次发行了共计180亿元的金融债券。2019 年 2 月 22 日,该行又发行完毕2019年第一期金融债券,发行总规模100亿元。南京银行表示,本期债券募集的资金将用于优化中长期资产负债匹配结构,增加稳定中长期负债来源并支持新增中长期资产业务的开展。

2018年该行的资本充足率开始小幅上升。根据2018年业绩快报,截止到2018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13.04%,较年初上升0.11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55%,较年初上升0.56个百分点。目前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超出监管红线1个百分点,资本补充压力有所缓解。

中信建投银行业分析师杨荣表示,南京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上升,一方面是由于加快了业绩释放,全年实现了110亿的归母净利均可以计入核心一级资本金,另一方面是由于该行通过风险加权资产结构的调整放慢了其总体规模的扩张速度。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风险加权资产较去年同比增长10.9%,较2017 年全年下降1.89个百分点,但贷款总额仍有12.13%的增长,原因在于该行加快了轻型银行转型工作,零售贷款占比大幅回升,从而节约了更多的资本金。

不过,杨荣指出,从长远发展来看,只靠内源融资无法维持规模扩张,预计南京银行2019年仍需发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金的再融资方案。

营收和净利润呈两位数增长,业绩表现却不敌同业

2018年,南京银行实现营收274.02亿元,同比增长10.3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10.70亿元,同比增长14.50%。尽管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两位数增长,但在同类型银行中排名并不靠前。

在城商行中,南京银行与宁波银行体量相当,但二者比较,南京银行的财务表现不如宁波银行。截至2018年末,宁波银行总资产11,165.23亿元,比南京银行的资产规模小约1200亿,但营收和净利润规模都比南京银行大。宁波银行2018年营业收入289.30亿元,同比增长14.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1.86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9.84%。

此外,宁波银行的股票总市值远超过南京银行。宁波银行2018年业绩快报披露基本每股收益为2.15元。根据万得3月7日数据,宁波银行TTM市盈率为9.38 ,总市值1049亿元。南京银行2018年业绩快报披露的基本每股收益为1.26元,万得3月7日数据显示TTM市盈率约为6.28,总市值695.5亿,比宁波银行少了将近400亿。

在资产质量方面,南京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小幅抬头。截至2018年末,南京银行不良贷款率0.89%,较年初上升0.03个百分点。宁波银行的不良率则出现下降,2018年末不良贷款率0.78%,比年初下降0.04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