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傻留学”遭学员维权背后:“不满意全额退款”拔高业绩埋隐患

2019-02-28 08:50 每日经济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太傻留学”遭学员维权背后:“不满意全额退款”拔高业绩埋隐患

每经记者 朱万平每经编辑 徐斐

几年前风光无限,一朝完成业绩对赌,竟身陷危机之中?

作为国内首家A股上市留学机构,太傻留学(北京澄怀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澄怀科技)近日被多家媒体曝出欠薪、未按照合同约定对学生如期退款等问题。

2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持有太傻留学100%股权的华闻传媒(000793,SZ)求证上述报道。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若后续触及信披标准将进行公告。其同时称,作为母公司,华闻传媒一直都有支持太傻留学的发展。

从论坛式网站“太傻网”起家的太傻留学,是如何从一家明星上市留学机构走到如今的地步?此次公司遭遇多方维权与公司业绩对赌又有何关系?

华闻传媒称有支持太傻留学

2013年7月,华闻传媒以6.98亿元的价格收购太傻留学100%股权,后者也成为国内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留学品牌。2017年业绩对赌期结束后,太傻留学出现业绩变脸,2018年业绩大幅下滑。2019年初更是被曝出欠薪、遭遇学生维权等事件。

有自媒体援引维权员工的话称,太傻留学以“华闻传媒总部不拨款”为由拖欠员工工资、社保。同时,对于与学生签订的“可退费”合同也未如期退费。似乎华闻传媒“不拨款”是太傻留学被维权的“导火索”。

对于上述说法,华闻传媒相关人士未进行正面回应,但表示“公司一直都有在支持太傻留学的发展”。

该华闻传媒人士的说法,并非没有依据。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底,太傻留学(澄怀科技)欠华闻传媒1.4亿元,占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的17.37%。截至2018年6月末,太傻留学(澄怀科技)欠华闻传媒1.445亿元,占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的13.20%,上述款项的性质均为内部往来款。

对于员工诉求,太傻留学总经理晏飞曾对外回应称,一直在和华闻传媒沟通。对于相关情况,华闻传媒人士并不愿多谈,只称“以公告为准”,当记者询问后续是否会发布相关公告时,其表示“若达到信披标准,会进行披露”。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注意到,2月25日,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亦有华闻传媒的投资者询问太傻留学拖欠工资、对公司的影响等情况。但截至发稿,华闻传媒尚未进行回应。

目前,太傻留学总部位于北京,在上海、广州、成都等建有分公司。2月25日,记者走访太傻留学成都分公司发现,该分公司还比较井然有序,员工也都在正常工作。对于媒体报道的太傻留学北京总部和广州分部出现学员维权的情况,成都分公司人士不愿多谈,称“不清楚”。

太傻留学成都分公司员工正常上班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以不满意全额退款为“卖点”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太傻留学对于学员的收费,因服务项目的不同而有所区别,但一般在3万元~6万元。服务项目上有“飞跃计划”、“精英计划”、“优才计划”等多种套餐项目,每个项目又按照专业类别进行了划分。

在一份太傻留学的宣传册中,公司一方面将“中国首家A股上市留学机构”、“名师团队”等作为“卖点”;另一方面,宣称“全额退款100%保障客户利益”,即承诺评估期不满意全额退款、录取结果不满意退款。

记者以计划出国留学为由,向太傻留学的一位老师咨询。“我们是对结果负责的,我们的服务老师会给学生做好详细的规划和安排,如果申请没过的话,可以全额退款,或者再申请一年。”该老师表示。

据多知网报道,太傻留学一管理层曾称,太傻留学从2014年便开始与学生签订一系列可退费合同。而一批学员的服务周期会持续到第二年,所以可退费合同所产生的效应逐渐向后释放发酵,导致在2017~2018年形成一个爆发期。

凭借着“不满意全额退款”等承诺,太傻留学在业绩对赌期内吸引了大量的学员,这也为其完成对赌期内的业绩承诺立下“汗马功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该政策执行时间与业绩对赌期有较高重合。

按照此前对赌条约,2013~2017年,太傻留学的扣非净利润需达到4750.33万元、6449.87万元、8750.33万元、8750.33万元、8750.33万元;同期,太傻留学实际净利润分别为3183.86万元、6464.57万元、8844.62万元、8859.62万元、8723.96万元。除2013年未完成业绩承诺外,2014~2017年,太傻留学累计净利润实现数为3.29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00.59%。

在业绩对赌期内,太傻留学的业绩基本呈现稳步增长的态势。2013~2017年,公司营收从1.33亿元增长至4.08亿元,净利润则从3183.86万元增长至8742.56万元。按照华闻传媒收购时的预测,太傻留学在2018年的营收应为2.88亿元,净利润应为8750.33万元。

但太傻留学2018年的实际业绩令人大跌眼镜。2018年,太傻留学的总营收(未经审计)仅为3893.08万元,不及2017年营收的十分之一,同比大幅下滑90.45%;净利润为负3883.37万元,同比大降144.42%。

“太傻留学与学生签订可退费合同,这类合同如何来确认收入?是分段确认收入还是一次性全部确认收入?当学员退费时,是进行收入冲减还是怎样处理,都需要进行考虑。”一位不愿具名的注册会计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具体采用哪种会计确认手段,需要视太傻留学与学员签订的合同内容而定。一般而言,最好是分服务阶段来确认收入、退费冲减收入更审慎些。

该会计师判断,从华闻传媒的财报上看,太傻留学的会计处理是一次性确认收入,对于退费则将截至期末未执行完毕的合同累计确认收入与退款率相乘,计入预计负债中。

为何刚过业绩对赌期,太傻留学2018年业绩便断崖式下滑,甚至由盈转亏呢?对此,华闻传媒相关人士称,“此前公司在回复深交所相关问题时,已就该问题予以解释”。

彼时华闻传媒在回复中称,由于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项目的取消、美国留学政策收紧、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另外2018年公司广告业务未能回款导致现金流紧缺,留学业务无法正常开展和推广,导致太傻留学2018年业绩大幅度下降。

未来或难有根本性改变

实际上,太傻留学的业绩变脸似乎早有预兆。太傻留学主要通过“太傻网”招揽学员,而Alexa全球网站排名走势显示,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太傻网在中国网站中的排名从数百名急剧下滑到目前的三千多名。而华闻传媒披露,2017年太傻网中国Alexa全球网站排名为467名。

随着口碑的下降,曾经高度活跃的太傻网影响力下滑、浏览量变少。太傻留学最主要的两大业务——留学业务和广告业务颓势渐显。

2018年,太傻留学的留学业务销售额(未经审计)同比下降了44.34%,毛利同比下降了93%。而因资金问题,太傻留学在2018年停止了广告业务,该业务的大幅萎缩,致使太傻留学现金流持续大幅下滑,导致现金流紧缺。

与此同时,2018年太傻留学管理层也发生较大变动,公司核心管理人员及骨干人员纷纷离职。太傻留学2018年初员工223余人,到2018年末员工仅剩余132人,而且公司预计其中约30%将在2019年春节后离职。

“像留学机构这类轻资产公司,核心团队其实是公司最大的资产。如果人都走了,这对公司的业绩将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称。

华闻传媒则表示澄怀科技2018年业绩下滑明显,且在可预期的未来都难以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为此,上市公司预计在2018年对太傻留学5.74亿元商誉账面余额全额计提减值。

针对太傻留学目前的情况,2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多次致电太傻留学,但电话无人接听。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