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录百纳甩卖孙公司 综艺寒冬中多家上市公司"凉凉"

2019-01-02 11:11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华录百纳甩卖孙公司 综艺寒冬中多家上市公司"凉凉"

华录百纳甩卖孙公司,综艺寒冬中多家上市公司“凉凉”

2018年12月26日,临近元旦,北京城被即将到来的跨年氛围笼罩时,朝阳区安家楼50号院的华录百纳会议室内,召开了2018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

这场大会上,决定了北京蓝色火焰娱乐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蓝火)、喀什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喀什蓝火)即将迎来“换主”的命运。

喀什蓝火与北京蓝火、上海蓝火均是广东华录百纳蓝火文化(以下简称蓝火文化)的全资子公司,所属的“蓝色火焰”品牌做出了《最美和声》、《跨界歌王》等众多综艺节目,是华录百纳综艺板块的重要承载体。

2014年8月,华录百纳以25亿元的价格收购蓝火文化,大力拓展综艺类板块项目。然而时隔四年,当初的投资大打折扣。2018年12月14日,华录百纳宣布,将以10万元的价格转让北京蓝火的100%股权、以400万元的价格转让旗下喀什蓝火的股权。

华录百纳低价转让两家孙公司股权的背后,是其自2017年度旗下综艺节目 “招商不及预期”的窘境。今年1月-9月,华录百纳的综艺板块再度收缩。而此次华录百纳选择低价转让北京蓝火与喀什蓝火,预计会为华录百纳带来12亿元至18亿元的投资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遭遇“综艺寒冬”的上市公司,并非只是华录百纳一家。

 重任:曾肩负希望的“蓝火”

如果不看2018年的亏损,华录百纳旗下“蓝火”的发展可以说十分亮眼。

2013年,《爸爸去哪儿》等真人秀让人眼前一亮,这一年《星光大道》的广告冠名费高达3.4亿,《非诚勿扰》的广告冠名费高达3亿元。

2014年,华录百纳通过内生和外延并举的模式大规模进入综艺栏目制作行业,4月,华录百纳宣布25亿元收购蓝火文化。当时的蓝色火焰,已经先后运作了《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非诚勿扰》等多个栏目的内容营销项目。

2018年12月,在蓝火文化最新的官网上,依然将这次合并称之为“强强联手,迈向领先的文化传媒集团。”

收购蓝火文化的2014年,华录百纳的综艺类收入达到了1.77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比重的23.38%。2015年,华录百纳的综艺类收入为7.1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的38.13%。这一年,综艺已经成为华录百纳第二大收入来源,比影视类收入高了3亿多。

这样的背景下,蓝火文化开始承载着华录百纳更长远的综艺计划。

2015年7月,华录百纳宣布,广东蓝色火焰计划对外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蓝火。当时新设北京蓝火,聘请韩国MBC电视台前娱乐部部长、金牌综艺制作人金荣希为核心的综艺制作人团队,致力于打造国际领先的电视栏目创意与制作公司。

当年,华录百纳的综艺板块发展得如火如荼,在一次对投资机构、证券公司等的交流会中,华录百纳表示,“华录百纳综艺板块经过2年发展,随着韩国团队的加盟,补足研发、制作实力,已经实现招商运营和研发制作双轮驱动的发展态势。公司很有信心在2016年成为NO.1。”

而这支队伍,也被华录百纳称为“韩国综艺梦之队”。在金荣希团队加盟华录百纳后,2016年上半年第一季度制作上映了综艺《旋风孝子》,当时节目嘉宾有黄晓明、陈乔恩、杜淳等,“招商超出预期。”

 下行:综艺节目频频受挫

“韩国综艺梦之队”的加入,仿佛成为华录百纳在当时综艺布局上的最高点。

2016年7月,在一次投资者交流会上,华录百纳公开表示,2016年四季度即将新创作的节目《来吧,说做就做》是金荣希团队来华之后主导的第二个节目。但在第四季度,本该播出的《来吧,说做就做》却突然没有了下文。

据媒体报道,《来吧,说做就做》由于当时韩国制作团队的退出,节目不得不更名重新录制,节目招商也因此受到较大影响。

一年之后,《来吧,说做就做》才变身为《来吧,兄弟》,终于在江苏卫视播出。虽然最终上线,但这档节目为华录百纳带来的收益却并不好,“《来吧,兄弟》因预计招商收入不达预期,报告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对综艺板块利润有负面影响。”

根据2017年半年度报告,当时《来吧,兄弟》的账面余额为1.73亿元,占华录百纳当时全部存货余额的44.5%。

2017年下半年,华录百纳余下的综艺节目也不断搁浅。原本计划在下半年播出的《旋风孝子》(第二季)、《小镇故事》等原创项目,早就应该启动制作,不过根据2018年8月华录百纳披露的半年度报告,旗下综艺节目《旋风孝子》(第二季)仍在筹备阶段,预计播出时间为2018年下半年。

如今,2018年即将过去,《旋风孝子》(第二季)也尚未有更新进展。

放弃:盈利“跳水”转移投资重点

在蓝火文化官网上,公司介绍曾经拉到的合作伙伴包括999、美的、天喔、创维、金龙鱼、华帝、韩后、天猫、金立、中国平安等客户。不过,在其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华录百纳提及,近年公司部分主要业务受行业监管政策、竞争加剧及招商下滑影响,盈利能力低于预期。

2018年1月-9月,华录百纳的营业收入4.25亿元,较上年同期14.68亿元减少71.03%,“主要系报告期招商不及预期,内容营销规模减少,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所致。”

事实上,华录百纳甩掉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此前就已经有了迹象。

12月10日华录百纳发布公告表示,计划变更部分募集资金用途,将此前计划用在综艺节目制作上的钱,花在其他项目上。

这笔钱是2016年华录百纳增发募资所得,当时华录百纳一举募集到21.9亿元的资金,其中的8亿元原本都打算用来制作综艺节目。不过,截至2018年11月底,只有4.56亿元已经使用,还有3.62亿元的资金余额。

12月10日,华录百纳宣布,计划将综艺节目制作项目中2.27亿元募集资金用途变更为媒介资源集中采购项目。值得注意的是,原定综艺节目制作的主体,也将由原本的蓝火文化、喀什蓝火等,变更为北京百纳京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具体的实施项目上,原先打算做的《旋风孝子》(第二季)、《梦想家》、《美丽人生》等综艺,变更为与主流卫视合作的自主研发的大型晚会类节目。

 “包袱”:亏12亿-18亿卖公司

选择转让喀什蓝火、北京蓝火两家公司股权,华录百纳在公告中表示,“预计喀什蓝火、北京蓝火的股权出售会对公司2018 年年报形成较大投资亏损,投资亏损金额预计在12亿到18亿之间。”

华录百纳选择出售的这两家公司相同点都在于,所有者权益所剩无几,2018年均存在明显的业绩下滑。

12月26日,在股东大会通过转让喀什蓝火、北京蓝火两家公司的议案后,华录百纳披露了这两家公司截至2018年10月底的审计报告,喀什蓝火的资产合计为4.92亿元,其中负债合计4.89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357.28万元。北京蓝火的资产总计为275万元,负债270万元,所有者权益为4.9万元。

业绩上,喀什蓝火2017年度的营业收入为7.5亿元,净利润为1.5亿元;2018年1月-10月的营业收入为4264万元,净利润为-4.76亿元。北京蓝火2017年营业收入为834.9万元,净利润为21万元;2018年1月-10月营业收入为250万元,净利润为116.53万元。

今年以来,蓝火文化及喀什蓝火还牵涉进大量的广告诉讼中。包括喀什蓝火、广东蓝火诉超人集团广告合同纠纷案。喀什蓝火诉海颂传媒合同纠纷案、广东蓝火诉广州市万科房地产合同纠纷案等。

此外,也有部分公司将广东蓝火、喀什蓝火列为被告,截至2018年12月7日,蓝火文化、喀什蓝火均有银行账户遭冻结。

 困境:综艺业界普遍遭遇寒冬?

陷入综艺招商困境的,并非华录百纳一家。

2018年10月14日,上市公司当代东方表示,三季度由于子公司剧场运营、综艺栏目等业务招商低于预期,导致收入不达预期,使得2018年第三季度收入低于上半年收入,导致当期经营亏损。

此外,部分公司综艺节目的毛利率也在下滑。以上市公司北京文化为例,公司在2016年的综艺成本为2250万元,而对应产生的收入为1.12亿元。2017年度,北京文化的综艺项目成本为6668.5万元,对应收入却只有7037.5万元。

在综艺投资策略上改变的还有上市公司引力文化。2018年9月,引力文化宣布决议终止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

在最开始的募集资金计划中,引力文化打算将募集到的6.95亿元资金投入到电视综艺节目项目中,用于投资7部电视综艺节目;计划募集1亿元资金投入到网络综艺节目制作中,用于投资制作2部综艺节目。

上述计划投资的综艺中,《壮志凌云2》、《谁是歌手》、《时尚合伙人》3个综艺项目的计划投资总额均超过1亿元,目前均未有开拍或上线的信息。

随着综艺市场效益下滑,2013年《爸爸去哪儿》开播时带来的热潮,2014年《中国好声音》第三季、《我是歌手》第二季等冠名费所创新高都成为历史。“我入行的时候,所有前辈都说,2014年是综艺生态最好的一年”,2016年开始从事综艺节目制作的许妍(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

2017年,许妍参与制作的一档综艺类真人秀在优酷播出,当时赞助商冠名的有国内奶粉龙头企业,还有很多其他赞助商,均被许妍称作“金主爸爸”。

这档节目原本只是小成本制作,却收获到了意外的播放量。但节目播出时,当时冠名的奶粉龙头企业也遭遇生存危机,“第二季一直没有开始,找不到什么赞助商,只找到一家愿意冠名”。

一位从事综艺节目招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招商的难易程度和综艺节目的质量也有关,需要看制作公司的实力和产出节目的质量,“如果你本身是小众的节目,客户对你的宣传效果会有所怀疑。”

此外,综艺节目的招商越来越向有实力的平台聚拢。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自己所在的公司有几个比较固定的客户,受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很多企业本身也比较难过,如果让他们投入很大资金比较难。”

 求生:迎合监管“转型”发展

在综艺节目中,广告商突然不赞助了的现象时有发生。许妍正在参与制作的一档综艺节目,虽然是与某大型播出平台合作,但其中一位赞助商就临时表示不再赞助,后期团队不得不立即在节目中将这家企业的广告去掉。

综艺类节目日子是否好过,还取决于参与制作的视频播放平台,“播放平台其实也是‘金主爸爸’之一,我们的网络综艺都是在腾讯播出了就不能在爱奇艺播,都是要求独家版权,如果是‘台综’就会不太一样。”

为了能够让节目稳定播出,有好的节目效果,符合广电总局的审核标准、能依靠到大型播出平台,就成为了最好选择。

目前许妍参与制作的一档网络综艺节目中,让她紧张的就是广电总局的审核,“广电不通过就播不了,很多节目都死在那里。”

许妍还告诉新京报记者,为了能够通过审核,他们会专门制作符合广电总局要求的“绿色版”,“但是审核通过了也只能做优化,不能往里面加内容。”这样的“应对策略”背后,是这几年来日渐严格的综艺节目监管环境。

2015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其中提到有一些节目,“有意思”但没意义,收视率虽高但缺少价值引领。

上市公司引力传媒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提及,2016及2017年,广电总局接连下发十几个文件整顿网络视听环境,其中,“限模令”、“网台同标”、“限星令”等政策对综艺节目的发展起着导向性的作用。广告主和媒体代理商在选择互联网媒体和内容节目时,需要更加慎重地考虑政策风险。

今年9月,多个亲子类综艺节目原本官方宣布即将播出,但最终暂无下文,其中包括《爸爸去哪儿6》、《想想办法吧,爸爸》、《跟着爸爸去旅行》等。

许妍当时参与到一档亲子类综艺节目制作,其告诉记者,当时是广电总局发文,对明星子女参与综艺做出要求,这些节目不得不延迟播出。

随后的2018年11月9日,广电总局发布一则通知,明确要求“严格控制影视明星子女参与综艺娱乐和真人秀节目。”

对于许妍来讲,一档综艺节目能否顺利播出成为她的首要考虑。

新京报记者 李云琦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李立军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