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之法?京东方一年市值蒸发1100亿 465亿投柔性屏

2018-12-27 09:27 新浪财经综合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破局之法?京东方一年市值蒸发1100亿 465亿投柔性屏

面板行业的严冬还在持续,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725.SZ)不得不寻求破局之法。

京东方再投6代柔性生产线

12月26日,京东方发布公告称,拟在福州市建第6代AMOLED生产线,总投资达465亿元。

协议主要内容显示,这条生产线将用于生产高端手机显示及新兴移动显示产品,福州市人民政府、福清市人民政府、福州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福清市城投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有意由其和指定投资平台为京东方提供政策及资金支持。

该AMOLED生产线,玻璃基板尺寸为1500mm×1850mm,设计产能最终达至玻璃基板投片量48千片/月,参与方将在福清市设立有限公司,负责投资建设及生产经营生产线。

公告显示,该项目投资总额为465亿元人民币。新设立公司注册资本为260亿元人民币,其中147亿元人民币由甲方指定的投资平台筹集,113亿元人民币由京东方筹集。项目总额和注册资本差额由外部融资完成。

甲方承诺,协助加快项目立项、环评、土地竞得等各项报批工作;未经京东方书面同意,甲方和/或甲方指定的投资平台不得将其所持项目公司股权转让给第三方;自项目公司投产之日起三年内不在福州地区内引入其他TFT-LCD、AMOLED显示器件的生产制造企业。

此外,甲方还承诺,该项目除享受国家及福建省高新技术企业、自贸区政策等优惠政策外,还将在土地配套条件、能源供应、人才引进等方面提供政策性支持。

  左转右转哪里可以超车?

在面板价格下行、行业供过于求的情况下,这并不是京东方第一次投资柔性屏,福州已是继成都、绵阳、重庆三条第6代LTPS/AMOLED生产线后的又一条投资。

目前,成都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已于2017年10月份实现量产出货,现综合良率已超过70%;绵阳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也正在建设之中,预计2019年投产。

自此京东方在OLED面板上累计投资高达1860亿元。

此前就有行业人士分析称,现在价格下行的多为LCD液晶面板,柔性OLED面板还未大规模普及,京东方此举可能是想借投资柔性OLED面板实现弯道超车。

手机OLED产业链版图基本固定,和辉光电配套小米手机,深天马配套联想、华硕、小米和摩托罗拉,LG、京东方配套华为、OPPO和vivo,三星、LG配套苹果手机,维信诺(7.750, 0.12, 1.57%)则配套全球移动运营商订制手机。

值得注意的是,用于曲面屏手机的柔性OLED产能过剩已经非常严重,三星有20%~30%产能未释放。

根据研究机构IHS预测,2020年Samsung Display的OLED面板市占率将从鼎盛时期的95%快速下滑到52%;京东方以15%跃居第二,LG Display11%居第三,中国大陆天马及华星光电则以5~6%左右之市占分居第4及第5名。

目前京东方旗下面板产能还是主要集中在LCD,生产线包括合肥鑫晟8.5代TFT-LCD及触摸屏项目、合肥京东方显示10.5代TFT-LCD 项目、合肥技术第10.5代TFT-LCD项目、重庆京东方第8.5代TFT-LCD项目、京东方武汉TFT-LCD产线项目等。

据媒体资料显示,因福州8.5代线产能满载,10.5代线持续放量,京东方第3季电视面板出货量达到1460万片,稳居全球第三季度出货第一名。

但是,LCD面板出货增大的同时,价格却在不断下滑。

2019年年中Samsung将关闭8.5代LCD厂,以便将资源全部集中在生产成本较低,但在技术上能够解决OLED老化问题的QD-OLED;Samsung将在2019年建立QD-OLED小量试产线,并在未来三年内投资89亿美元,倾全力发展QD-OLED。

LG则是把重心全放在大尺寸的OLED电视面板上,LG 未来两年内将在韩国坡州设10.5代OLED生产线及6代可挠式OLED生产线;若再加上广州的8.5代OLED生产线,2020年时LG的OLED总投资金额将高达135亿美元。

左转OLED面板,右转?另一方向,京东方选择重金投资健康产业。

 一年市值蒸发1100亿元

也许,京东方已不得不寻求破局。

京东方三季报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京东方营业收入259.9亿元,同比增加4.7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04亿元,同比大跌81.42%,扣除非经常性损失后为1.20亿元,同比锐减93.68%。

前三季度总收入694.6亿元,同比微增0.08%,净利润33.79亿元,同比下滑47.82%,扣除非经常性损失后仅为10.99亿元,同比大跌81.43%。

京东方表示,利润锐减的主要原因是面板价格大幅下跌。究其原因就是LCD面板价格的急速下挫。

值得一提的是,汇兑损失及费用化利息支出增加了财务费用,同比增长59%;政府补助增加,导致其他收益同比增长393%,而理财收入同比增长323%。

事实上,报告期内营业成本同比增长约11.58%远高于营业收入的增幅,后者约为4.79%。费用方面,管理费用大幅增长,同比增幅约为158.74%,而研发费用同比减少约为21.76%。

三季报显示,因为业务调整,多个财务指标发生变化。因为新项目量产及合并范围增加,导致存货同比增长36%,在建工程同比也增加33%,与此同时,产销量增加导致原材料采购增加,进而应付票据和账款同比增长32%。

市值方面更是惨淡,2018年初,京东方总市值2000亿元,目前只剩900亿元出头,一年时间蒸发1100亿元,股价跌幅超过54%,当初追高的股民被套的亦不是少数。

(部分内容来源于新京报、中关村(7.200, -0.04, -0.55%)在线、中经城事、中国经营报等)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