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形势下创业与投资突破点在哪里

2018-12-15 09:05 证券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新经济形势下创业与投资突破点在哪里

在业内人士眼里,2018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无疑迎来了一个历史拐点。

当前,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在募、投、退三个环节都遭遇“困境”。在日前举行的“2018中国股权投资论坛@佛山暨金融·科技·产业融合创新洽谈会”上,清科研究中心副总经理张磊披露,截至2018年11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在募资、投资总额、退出数量上均出现下降趋势。

在这样的新常态下,创业与投资该何去何从?

明年投资节奏或将继续放缓

据张磊介绍,截至2018年11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资本管理量达到9.8万亿,新募的基金4071只,募资总额1.15万亿,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28.7%。今年前11月股权投资总额超过1万亿,同比下降了6.6%,投资案例9773起,同比上升7%。

在退出方面,前11个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IPO(首次公开募股)退出数量是839笔。由于A股IPO审核严格,今年中国企业境内IPO数量出现大幅度下滑,前11个月仅有100家,仅为去年最高峰438家的不到四分之一。

在业内人士看来,前几年中国大量资本泛滥,行业内充斥了风口、明星企业、独角兽企业。而在资本寒冬和经济下行周期当中,回过头看才发现那些行业、企业都充满了泡沫。

“在原来高位的时候,市场上有很多VC/PE机构,这是不正常的。当下的资本寒冬,恰好可以起到‘去伪存真’、‘去劣存优’的作用。对要存活下来的优质机构而言,也是考验他们的眼光和投后管理的巨大挑战。”上海金浦创始合伙人、总裁高立新说。

去年8月,马卫国从同创伟业离职,创办了亿宸资本,担任董事长和创始合伙人的职位。他直言,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市场状况确实不太景气。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不景气主要集中在传统行业当中。

“在创新领域,比如新材料、新能源、半导体等产业,国内很多企业近两年都在不断创新和突破。”马卫国说,作为投资机构,就是要在当下的环境中尽早去发现这些企业,用自己专业的眼光提前帮他们对接资源,谋求发展。

面对新形势,VC/PE机构们的投资策略也有了明显的变化。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李立新表示,当前模式创新类的投资在逐渐退场,而技术创新类的投资则登上了舞台。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股权投资的节奏已经大大放缓。我认为,2019年的投资节奏可能不如2018年上半年以前,所以创业公司在2019年可能会面临一些难题。”同创伟业管理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唐忠诚作出上述判断。

创新类项目价格倒挂属正常现象

据张磊介绍,尽管当前市场环境较为寒冷,但是一级市场估值下调的程度并不多。相反,在教育、医疗、AI(人工智能)等领域,估值仍处于高位。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今年前11月,在投资行业上,项目最多的是IT、互联网、医疗健康,其中医疗健康无论是投资数量还是投资金额都是今年增长最多的行业,甚至在一二级市场上,这些领域的项目已经出现了价格倒挂的现象。

“事实上,对于高科技企业而言,出现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的现象,是很正常的。”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光控华登管理合伙人王毅喆以AI行业为例,无论工业界还是投资界,都希望行业在三五年内能够实现落地,从而有大量资金涌入。但实际上这类技术应用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而二级市场的投资者相对理性,这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

创东方投资合伙人肖珂直言,国家的政策和市场环境,直接影响了创投机构的退出,进而指引了创投机构的投资环节。

在投资实践中,肖珂表示,投资人要考虑两点。第一,公司是否具备真正市场价值、行业价值,未来能不能涨起来。第二,产业是否符合国家战略。

他还表示,无论是做企业还是做投资,首先要考虑国家怎么想、怎么做。在经济新常态的新环境下,国家选择的策略和方式是供给侧改革。在他的理解中,供给侧改革是要求通过系列方式提升整个经济效率和产业效率。

诸多硬科技领域值得关注

那么,在新形势下,创业者和投资人又应该从哪些赛道进行突破?

唐忠诚表示,2019年,同创伟业将重点关注技术创新驱动的硬科技领域。但他同时强调,技术创新企业需要跟商业模式创新相结合,好的技术需要好的商业模式来配合进行市场化,两者并不矛盾。

在赛道方面,唐忠诚提出了五个值得重点关注的赛道。第一,大健康。尽管估值仍然很贵,但这是刚需行业,在创新药、医疗器械,尤其是新技术带来的变化,还有很多投资机会。第二,物联网。经过多年的酝酿,物联网即将迎来爆发的阶段。随着技术的进步,物联网能把数十亿的资本联系在一起,改善人们的生活和生产效率,尤其随着5G的发展,机会更多。第三,新材料。这是基础工业,没有新型材料就什么都做不了。第四,新能源,尤其是再生能源。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带动了新能源动力电池、燃料电池的发展,2019年会出现真正商用的燃料电池企业。第五,半导体。半导体这个行业目前高端的掌握在外资巨头的手中,中低端的有进口替代机会,在一些数字芯片、半导体器件、传感器等领域,中国有一些创新的机会可以来突破、来投资。

马卫国则表示,自己在2019年将重点关注两个行业。第一个是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上游材料行业。由于国家补贴的退潮,整个行业毛利率大幅下滑,对行业是一个洗牌期。对于自主研发的企业而言,它们能够降低自身成本、提高性能、打入头部电池企业,当中有很多机会。另一个行业是大健康方面的,有两个细分领域。一个是IVD(体外诊断试剂),现在主要的设备和试剂基本都是欧美的,这两年有很多海归回国创业,还有本土科研人员,都在逐渐突破这些技术,做升级换代。另一个是机器人本体当中的减速器,原来基本都是用日本的,现在国内也有一些企业有了很好的突破,慢慢在替代进口。

王毅喆则认为,半导体和AI是世界未来最大的驱动力。当前包括5G、物联网等方向的应用都处于碎片化状态,对于创业企业而言,要找到巨头覆盖不到的碎片,去谋求生存和发展。

李立新则表示,在过去的模式类创业项目中,更多要求强运营和执行力,所以涌现了大量草根创业现象。但在技术引领的时代,有两类人有很大的空间。第一种是有很好的教育背景的,第二种是对行业非常熟悉的技术型人才。

责任编辑:郑雪(QF0021)  作者:张国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