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通一达”上调派送费快递业经营压力大增

2018-10-01 08:53 国际金融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三通一达”上调派送费快递业经营压力大增

继中通、韵达、圆通之后,申通快递也对外宣布,从10月1日起,调整全国到上海的快递派送费,每单上调0.5元。需要说明的是,快递企业正面临着经营成本上涨带来的巨大压力。此前,“三通一达”相继发布半年度报告,其中经营成本同比上涨20%-40%不等。

9月26日,继中通、韵达、圆通之后,申通快递也对外宣布,从10月1日起,调整全国到上海的快递派送费,每单上调0.5元。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此事采访申通快递,对方回应称,“这是一个市场行为,由于快递行业旺季即将到来,我们希望通过上调派费来提升员工积极性,从而提高快递服务质量。”

记者同时对另外三家进行采访,圆通、韵达表示“以公告为准”。中通方面,截至记者发稿,并未给予回复。

需要说明的是,快递企业正面临着经营成本上涨带来的巨大压力。此前,“三通一达”相继发布半年度报告,其中经营成本同比上涨20%-40%不等。

9月27日,《国际金融报》记者实地走访上海圆通速递一加盟网点,从该网点的经营境况中,企业压力或许可见一斑。

成本上涨、人员流失

9月27日,上海圆通速递网点,李扬正在忙碌地打电话——他是这家网点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此时,十几名快递员也正在忙碌,分拣包裹、打包装车,然后骑车往外驶去。

“现在快递不好做,”李扬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感叹了一句,“各种成本都涨得厉害,快递员们也不稳定,流动性大。”

据他介绍,目前的成本压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房租、通行证费用和员工薪酬。“办理车辆通行证的费用近年来一直上涨,2010年前后只要几千元,后来涨到1万元,今年我去办理了4张通行证,每张需要1.8万元。”李扬对记者表示。

另一方面,房租成本也让他头疼,原本网点每个月租金5万-6万元,后来因为公司发生一些变动,房租成本目前已接近10万元,涨了40%-50%。

而据李扬介绍,最大的困境还是来自员工,一家快递网点要想经营稳定,首先得让员工稳定,但是由于多方面原因,快递员的流动性特别大。“今年春节过后的那几个月,我这边陆陆续续走了二十几名老员工,后来新招了一些,干了一两个月也离开了”。

对于人员的流失,李扬认为最大的原因还是快递员缺乏职业价值感和尊严感。“这份职业还是属于社会底层,有时候会被人低看一眼,做久了内心会麻木”。

为了能够留住员工,李扬所在的网点在6月份进行了一次价格变革:快递员每送一单,收入从原来的1元上涨到1.2元,每收一单,上交给公司的份额减少1元。这一增一减,可以提升员工的整体收入。

“现在我们这里,派单收入从1.2元-1.8元不等,快递员整体月收入,少则六七千元,多的可以上万。”李扬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但是,加薪留人大大增加了公司(网点)的压力。”

李扬透露,自今年6月以来,该网点已经连续3个月处于亏损状态,每个月亏损5万-10万元不等,目前已经亏了20多万元,他盼望旺季尽快到来。“目前网点有80多名快递员,派件量较大,如果一切运营都顺利的话,下半年的几个月应该能够追回目前的亏损”。

李扬告诉记者,上调派送费的消息,他从新闻中关注到,但目前还没有实际性接收通知。他不知道这个钱会如何发放、如何周转,但他表示,如果真能到达末端网点和快递员手中,对企业来说会是一件好事。

选择上海

在“三通一达”的对外公开表达中,市场因素是此次调整派送费的一大主因。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知名物流专家杨达卿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因素所指,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第一、近年来,快递市场人力、车辆、运营、物料成本的确在逐年攀高,但快递费用却一直原地踏步,许多基层快递网点已经越来越贫瘠,派费的增加是为了稳定基层军心,赶在双十一物流大战前上涨派费,也是在战前提振士气;第二、调整派费显示出通达系头部企业仍看重攻市策略,在服务偏同质化的过程中,依靠上涨派费提高快递员的服务质量来抢市场份额依旧是他们的一项重点工作。“至少不能因此丢失市场”。

实际上,“三通一达”的成本压力在此前不久相继公布的半年报中已显现端倪,《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申通、圆通、韵达、中通2018年半年度报告发现,申通快递上半年营业成本为53.71亿元,同比增长20.50%;圆通营业成本为104.85亿元,较之上年增长46.33%;韵达营业成本为41.77亿元,同比增长40.85%;中通快递上半年的营业成本为52.53亿元,同比增长率为40.8% 。几家企业的营业成本增幅达到20%-40%多不等。

需要强调的是,此次“三通一达”都选择上海作为调整派费第一城。杨达卿分析认为,上海是通达系的总部所在地,直营比例比较重,同时,上海也是仅次于广州的国内第二大快递城市,在上海上调派费,一则利于守好总部市场,二则有比较好的示范效应。

申通方面则明确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一是因为上海这座城市本身快递量很大,其次是因为城市的交通、居民楼比较集中,派送起来难度比较大。加派费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提升末端的消费质量和消费体验。”

效果待验证

和李扬对上调派费心怀一丝希望不同,在昆山经营一家韵达快递网点的刘胜则对此不置可否。他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实际上,从我们这里发往北京、上海的派件几个月前就已经上调了价格,现在一些大件的价格已经逼近了顺丰的价格。”

刘胜称,部分成本压力实则转移到了上游网点的头上。

资深物流行业分析师赵小敏对记者,上调派送费,最终都是用户来买单,这一点确定无疑。他对上调派费提出了两点疑问:第一,这笔费用能否到达末端网点和快递员手中,而不是通过内部机制最终转移到总部公司的财务报表上?第二,在明确上涨派费的同时,是否还有相关的配套措施,来提升网点的整体竞争力和服务质量?

对于这类疑问,《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三通一达”,圆通、韵达表示“暂时没有更多信息可供披露”;中通方面截至发稿没有回复;申通方面则回应称,派费调整可能由总部公司进行成本管控,发放到末端工作人员,也有可能是各末端网点自行依据市场情况,在所处区域进行相应调整。“肯定会有其他配套举措,但具体还不明确”。

物流专家丁威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通达系”的主要客户是上游的电商企业,属于价格敏感型。“现在电商在这几家业务量中占比较高,达到七成以上。快递作为电商的下游,议价能力比较弱。调整派费对通达系来说会存在阻力,至少全面推广会遇到难题”。

杨达卿则认为,快递价格的调整将是趋势,但就目前情况看,涨价也给加盟式快递企业带来诸多挑战,一些高品质服务价格或将优先合理上浮。

“加盟式快递企业除了涨价之外,还需要强化集群协同和集群升级,与菜鸟网络这类生态赋能平台,在智能化等方面强化联动,提升服务品质。”杨达卿表示。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李扬、刘胜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