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最近不想刷“朋友圈”:看到催债心烦,还钱心痛

2018-09-29 08:53 每日经济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ofo最近不想刷“朋友圈”:看到催债心烦,还钱心痛

每经记者 叶晓丹 吴凡 李少婷每经编辑 文多

诉讼、拖欠、纠纷,一度乘风破浪的ofo如今也深陷漩涡之中。

近来,多家媒体报道报道了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这也再次引发外界对于公司内部资金情况的猜测。

原定于9月27日在上海开庭审理的德邦股份(603056,SH)与东峡大通合同纠纷案,因德邦股份撤诉而不再开庭审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通过多方调查采访以及翻阅上市公司公告发现,ofo的“朋友圈”不仅涉及诸多知名物流企业,还囊括了多家上市公司,只是时移世易,昔日谈笑甚欢的合作关系,在当下也出现了各种表情,有的“朋友”扬长而去,有的“朋友”诉诸公堂。当然,ofo也在结交新“朋友”。

起诉 撤诉和暂停合作

德邦股份起诉东峡大通一案,开庭审理的时间本定在9月27日。但这天,记者赶赴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后,却被法院内部工作人员告知,早在十多天前,德邦股份就已经选择了撤诉,法院不再审理此案。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德邦撤诉致电德邦物流法律事务部,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案子在北京那边已经调解掉了。”

不过,这名工作人员随即又说道:“目前我们已经终止了与ofo的合作。

据德邦股份今年1月3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德邦股份与东峡大通的合作始于2017年,德邦股份方面向东峡大通提供快运、仓储、快递服务,随着国内共享单车的迅猛发展,业务量随之上涨。至少在2017年1~9月,东峡大通是德邦股份最大的客户,销售金额达1.33亿元。此次德邦物流与东峡大通的诉讼主要为合同纠纷,但是对于涉及拖欠的金额,德邦物流方面则闭口不言。不过德邦物流作为上市公司,根据规定,其因对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的诉讼进行对外披露,因此可以粗略判断的是,ofo拖欠德邦物流的货款不会超过1000万元。

ofo的朋友圈中,起诉、停止合作这种动态消息,还出现在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造科技)身上。

云造科技先后两次因合同买卖纠纷起诉东峡大通。2018年1月撤诉后,2018年7月再次起诉东峡大通告上法庭。9月27日,记者致电云造科技询问诉讼结果,该公司工作人员透露,对诉讼进展并不了解,不过在一个多月前,公司已经把ofo拖欠的合同款项要回来了,但目前暂时没有和ofo再进行合作

据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淄博一家物流公司因与东峡大通存在运输合同纠纷,于2018年6月向法院提请财产保全,冻结东峡大通73万元银行存款。9月28日,记者向该物流公司了解情况,该公司透露,与东峡大通的运输合同纠纷已经沟通解决了,此前尚未审理的诉讼也已经向法院申请撤诉了。

当然,收到钱的消息,也不止上面这两家公司提到。

深桑达A(000032,SZ)2018半年报显示,公司中标东峡大通ofo2018年度全国物流外包竞标项目。对此,9月28日,记者亦联系了深桑达A,公司内部人员向记者表示,上述项目已经在开展,这个项目很小,公司也都了解了ofo的情况,目前项目的回款也是正常的。

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有不少公司对ofo已经撤诉或收回费用,那这是不是说明ofo已有足够的现金流?

9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ofo发送了采访提纲,求证相关情况,然而截至发稿前,仍未获得回应。

为什么更多是物流公司起诉ofo?

与东峡大通有合同纠纷的物流企业,并不止德邦股份。

更为知名的,是此前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下简称百世物流)因合同纠纷起诉东峡大通。该案已于13日上午9点开庭审理,据央广网报道,被告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当日未到庭参加诉讼。另据媒体报道,原告方百世物流要求ofo方面支付310余万元运输服务费用。原告方代理律师表示,根据合同,这项费用包括的是2017年8月至11月期间干线的运输服务费用。

加上前面提到的淄博某物流公司等,为什么起诉ofo的物流公司这么多?

一位不愿具名的前ofo员工李力(化名)称,相比于早期的采购新车,ofo成本支出中,更高的一部分来自于物流运输费用。对共享单车的调度、停放、维护管理如今都有要求,而因此每日产生的物流调度费用在ofo的成本支出中不可小觑。李力透露,调度费用与使用调度车频次有关,调度车价格根据城市不同也会有所浮动。一个中部地区省会城市,2017年一个月的调度费最多的时候达到100万元,而2018年来,为了控制成本,该城市开始减少调度车使用频次,最少的时候调度费不过十几万元。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共享单车企业每日集货配送周期性稳定,可能出于成本考虑,配送合作方上似乎比较分散。但一些非专业城配公司的服务问题,如野蛮搬运、投放不合理等,都带来了隐形成本。

而拖欠物流公司的合同款,也给ofo日常运维带来了影响。据李力透露,他所处的中部省会城市一度各城区的调度跟不上清淤需求,导致很多地方出现了共享单车淤积点,而一旦出现多个淤积点,则很可能被城市管理部门扣车。

众多上市公司为ofo供应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ofo的“朋友圈”中,至少还有17家上市、拟上市公司以及新三板挂牌企业,他们成为ofo庞大“朋友圈”中与投资者息息相关的一个群体。

优博讯(300531,SZ)、哇棒传媒(430346,OC)、金慧融智(871759,OC)等企业在2017年年报、审计报告中将东峡大通列为前五大客户之一,东峡大通的偿付能力对其实际收入有着较为重要的影响。

以超力电机(836773,OC)为例,据2017年年报,东峡大通是其最大的客户,年度销售额占总比30.13%。受到东峡大通的业务影响,超力电机2017年度的收入构成发生变动,铁芯无刷电机销售下降87.67%,空心杯电机销售下降37.99%,超力电机对此解释称,东峡大通向其采购其他部件数量较大,为在现有生产力基础上优先完成订单,调配相关生产人员。

图片来源:超力电机公告截图

据超力电机2017年年报,该公司期末应收账款对比2016年期末增加2294.67万元,增长92.45%,也主要是受到东峡大通业务的影响,截至2017年期末应收东峡大通账款达2799.33万元。

优博讯2017年年度审计报告显示,东峡大通为其前五名客户之一。期末应收账款中,东峡大通余额为1357万元,占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的7.75%,已计提坏账准备67.85万元。9月28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优博讯证券部,希望了解东峡大通应收账款的回款情况,但对方表示不便透露。

吴通控股(300292,SZ)2018年半年报显示,对东峡大通应收账款807.82万元,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404万元。那截至目前吴通控股是否已收到相应账款?记者致电吴通控股,对方称负责人外出,无法回应。

共享单车业务对自行车厂商的生产带动曾为人津津乐道,上市公司上海凤凰(600679.SH)就是受益者之一。据上海凤凰公告,截至今年5月5日,其控股子公司向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提供了各类自行车产品186万辆。但9月1日,上海凤凰(600679,SH)披露已向法院提起对东峡大通的诉讼,上海凤凰称东峡大通拖欠货款及费用的行为严重违约,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其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

据科达股份(600986,SH)9月22日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派瑞威行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派瑞威行)截至今年6月30日的未决诉讼事项中,包括了与东峡大通的合同欠款案。记者也曾多次致电派瑞威行,但无人接听。

唯一获得的明确消息,来自上海移远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移远通信)。移远通信2017年12月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东峡大通应收账款账面余额603.33万元,计提坏账准备30.17万元。

图片来源:移远通信招股书截图

公司目前回款情况如何?9月28日,移远通信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东峡大通相关应收账款正逐步收回,已较2017年6月末大幅下降,目前我司销售人员也在跟进后续回款事项。”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