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财富评选紧急刹车 券商分析师评价体系亟待改革

2018-09-26 13:30 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新财富评选紧急刹车 券商分析师评价体系亟待改革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编者按:9月21日,《新财富》杂志宣布暂停第十六届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投票。此前一则券商分析师与私募基金总监在酒桌上的视频和相关照片传播,“饭局事件”引发市场对于这一评选公正性的争议。

新财富评选2003年开办,至今已连续举办15期,许小年、高善文等“大咖”都曾是新财富最佳分析师。随着影响力不断扩大,券商研究员的评价和薪酬体系都与新财富评选结果挂钩。因此,每年新财富评选卖方研究员使出五花八门的手法拉票,评选论坛的单张票价超过万元。

“饭局事件”后,证券业协会官网发布了30家券商《关于退出新财富分析师评选的声明》。声明称,鉴于目前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中出现的负面舆情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严重影响评选活动的严肃性、公平性和专业性,这30家券商决定退出参加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以维护证券分析师职业声誉和行业公信力。

而新财富评选暂停后,如何树立各方认同的分析师评价体系?申万宏源前任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称,评价一个研究员是否合格的基准是三方面:一是研究,二是沟通,三是交易。“研究员的贡献就是投资转化率,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都要致力于做好的研究好的沟通提升价值转化率,这样才能提升自己的价值。”

渐渐走样的投研界“奥斯卡”

“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诞生于2003年,由《新财富》杂志创办,每年都会选出由机构投资者投票决定的、中国资本市场表现最佳的分析师,评委是公募、保险、私募等A股市场的机构投资者,被称为投研界的“奥斯卡”。

按照评判规则,共有来自近1000家机构的4000余位投资者获得投票权。这些投票机构,包括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国新投资有限公司、全部100余家公募基金、全部20余家保险资产管理公司、100余家保险公司、80余家银行、近80家证券公司资产管理部/自营业务部、近300家私募基金、20余家信托公司、40余家财务公司/大型集团资产管理公司、80余家QFII/海外投机机构等。

因此,“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评选”这些年为推动卖方研究的发展起到了卓越的贡献。但巨大的利益诱惑,早已使得每年的评选,不再单纯只是执业质量的考察。

业内人士指出,这几年新财富评选过程中,乱象丛生,研究娱乐化、口号化、民粹化,真正有价值、有深度的研究越来越少,各种拉票、请托现象层出不穷,使卖方研究渐渐走向一个死胡同。

9月初,证券业协会就已经向众券商下发《关于加强对证券分析师参加有关评选活动管理的通知》(简称“评选通知”)。评选通知对证券分析师参加评选活动提出了8条要求,其中第四条是,严禁证券分析师、研究销售等人员以各种形式刊载或发送拉票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在微信群、微信朋友圈等各类自媒体上刊载或以邮件形式发送拉票信息等。

而9月21日,证券业协会官网发布了30家券商《关于退出新财富分析师评选的声明》,这些券商分别是:安信证券、长江证券、东北证券、东方证券、东吴证券、方正证券、光大证券、广发证券、国金证券、国盛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国信证券、海通证券、华创证券、华泰证券、民生证券、平安证券、上海申银万国证券、太平洋证券、天风证券、新时代证券、信达证券、兴业证券、招商证券、浙商证券、中国国际金融、中国银河证券、中泰证券、中信建投证券、中银国际证券。

探寻分析师的名利场

新财富评选,对大型机构来说,市场化的榜单给了它们挑选合适服务团队的参考,减少筛选的时间成本。对中小机构来说,可以得到更多从前没有的被服务机会。对大小散户来说,有机会看到更多的公开投资报告。对参选的券商来说,旗下团队上榜,对整个公司都是很好的宣传,相当于打广告。

而券商分析师对于新财富评选趋之若鹜的原因并不只是名声和头衔,还有巨大的经济利益,某些取得前三名的分析师往往成为其他券商争夺的目标,随之为分析师带来的就是倍增的收入,年薪升至百万元级别甚至是几百万元级别都不再是梦。

在名利双收后,分析师们的KPI(关键绩效指标)也是一座大山。虽然在外界看来分析师这一岗位就是做研究、写报告、发表演说,但为公司赚取分仓佣金的责任也是重任在肩。

分仓佣金是并不直接产生经济效益的券商研究所最主要的收入来源。长期以来,基金公司对券商的分仓形式并无太大变化,仍然是一方面接受券商提供的销售和研究服务,为券商提供交易量支持,凭借投资总监、基金经理等人对券商卖方研究成果和服务质量进行打分,成为基金公司为券商研究所提供分仓佣金最重要的标准。

而基金公司对于分仓佣金的分配具有很强的主观性,基金公司与券商研究所的关系、基金经理对券商研究服务的认可度、基金公司对分析师的印象等因素往往影响一个基金公司对券商的分仓佣金数量。

当然,有了某某分析师评比冠军头衔的分析师更容易敲开各类机构投资者的大门,机构投资者也更愿意与这些知名分析师交流。

分析师评价体系亟待改革

事实上,不少研究所早已对新财富评选心生退意,有些甚至曾经宣告退出,但最终仍选择回归或者分析师以个人名字重新参加。

有业内人士称,“买方可以借收益率一较长短,但研究员的服务能力、贡献大小并没有合适的量性衡量标准,总不能领导拍脑袋决定或者论资排辈。” 兴业研究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徐寒飞表示,过去的分析师估值体系哪怕不尽合理,但“聊胜于无”。

因此,很多分析师将新财富评选视为高考,但是高考有规范的规则和流程,而新财富评选裹挟着太多的利益纠葛,有失公平和合理。而新财富评选暂停后,如何建立一个公平合理的分析师评价体系?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券商研究所有两种考核机制,一是新财富考核机制,二是分仓派点考核机制。若新财富评选被取消,整个券商行业分析师生态将发生变化,将更加注重佣金模式,但分仓派点的考核机制也隐藏诸多弊端,比如靠美女销售、通过拉关系获得佣金收入。

还有券商分析师认为,从买卖方市场来说,客观上都需要这样一种评价体系,以褒扬先进、激励来者,推动市场研究更好地为投资服务。目前新财富的评选太急功近利,但可以改变评选方法和条件,比如加一个在同一机构工作五年方能参选,没必要一棍子打死。

申万宏源前任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称,评价一个研究员是否合格的基准一是研究(研究是基础,是使用价值);二是沟通(价值实现的渠道,除非研究员兼基金经理,这一环节对于价值实现至关重要);三是交易(这是价值,是落脚点,只有转化为交易,研究才有价值)。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