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惠金融的“兰考案例”:“一平台四体系”下累计申请贷款17亿

2018-09-06 15:35 每日经济新闻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普惠金融的“兰考案例”:“一平台四体系”下累计申请贷款17亿

每经记者 肖乐实习编辑 廖丹

每年的春耕冬播时节都是范国庆最需要用钱的时候。作为兰考县三义寨乡南马庄村信用合作社创始人、发起股东之一,范国庆管理着合作社下面的信用社、超市和农资站,每逢春耕冬播,农资周转快,他便需要更多流动资金的及时补充。

作为国内首个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兰考的农村金融建设走在前面。至2018年7月,兰考县金融机构贷款余额170亿元,较2016年初增加85亿元,余额存贷比72.8%,位居省直管县第一位。往年的时候,范国庆也能够从银行获得贴息贷款,不过银行短则两个星期,长则一两个月的贷款流程对他一两个月的资金周转需求来说,并不方便。

今年,兰考开始推广蚂蚁金服普惠贷款,范国庆只用了姓名和身份证申请便立刻从支付宝上获得了10万块钱的贷款。“从支付宝借是日息万分之五,比银行高,但是比银行方便,支付宝是按使用天数来计利息。”范国庆告诉记者。

据了解,从今年5月底兰考县域普惠金融上线以来,蚂蚁金服已向兰考县农户发放信贷资金近亿元。

农民电子信用档案完善

农民缺少抵押物、缺乏信用数据的沉淀,风险管控难度大,运营成本高,这是传统金融机构在服务农村过程中长期存在的困难。有数据显示,我国城镇和农村居民信用档案建立量的比例为4:1,对比悬殊,农户信用数据缺失,得不到信用贷款支持。

因此,发展农村金融,完善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是第一步。而兰考已经为全县农民建立起了一套电子信用信息档案。据了解,通过成立信用信息中心,依托省农户和中小企业信用信息系统,组织开展信用户、信用村、信用乡镇和信用企业评定,兰考县共录入农户16万户、企业5708户,92.3%的兰考农户有了电子信用档案。

“我们集中了2000多人,花了3个月的时间对农户进行信用信息的统计。”兰考县常务副县长王彦涛向记者介绍道,“有了信用体系之后,我们对全县所有农户无差别地提供了3万元的基础授信,但是农民使用授信额度是有条件的,一是要无信用不良记录,二是无银行征信不良记录,三就是有产业,我们不放消费金融贷款,只放生产性贷款。”据悉,兰考通过应用采集的农户信用信息,累计发放贷款3018笔,共计1.1亿元。

目前,兰考已经建立起“一平台四体系”的普惠金融模式。其中,“一平台”即数字金融平台“普惠通APP”,该平台已上线金融产品20余款,累计申请贷款16万笔17亿元,办理便民支付6084笔1833万元;“四体系”中,除了信用信息体系,还有以“普惠授信”为核心的金融产品体系,县乡村三级金融服务体系,以及风险防控体系。

在风险防控和分担方面,政府要求金融机构每年至少开展4次金融知识宣传,对发生不良贷款的企业和农户有追讨和惩罚机制。而对于不良贷款,政府和金融机构则进行分段分担,“在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2%以下地部分由银行自担风险;2%~5%的部分由政府风险补偿金承担40%,银行、保险、担保机构各承担20%;5%~10%之间由政府承担50%,银行承担10%,保险、担保各20%;10%以上政府承担60%,保险、担保各20%,银行不承担风险。放款时的尽调以银行为主,保险和担保机构无需二次调查。”王彦涛介绍道。

农村信贷便捷性提升

有了信用信息体系以及普惠金融产品体系,农户的信贷可获得性得到大大提升,但是大部分信贷产品仍然需要线下审批,提供资料、银行入户调查,一笔贷款可能耗费几周甚至数月的时间。

彭嘉伟是兰考县三义寨乡南马庄村的一名养鸡户,今年春节他从当地的邮储银行贷款十万元,“贷款要村里开一个证明,然后去乡里边盖章,再去县服务办盖章,最后去银行,整个流程反正是挺麻烦的,也是可以贷下来,就是时间太久了。”彭嘉伟表示,他这笔十万元的贷款用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据三义寨乡普惠金融办公室主任李坤鹏介绍,乡政府和当地的邮储银行和农商行都签订了相关的合同,农户向当地的邮储银行或者农商行贷款,首先需要看他是不是有产业,有产业支撑的农户去申请贷款,需要村和乡的批复,批复完后递交银行,银行再进行入户调查,评估后审批贷款。

对于彭嘉伟这样的养鸡户来说,十万元银行贷款足够其扩大养殖规模,但是当他急需周转资金购买饲料的时候,银行贷款还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和范国庆一样,彭嘉伟今年也在支付宝上贷了款,他的额度是2.4万,日息同样是万分之五。“支付宝这个手机上操作就放款了,目前借了两个月。以后额度够用的话就用支付宝,这个挺方便,不需要那些资料或者担保。”彭嘉伟说道。

范国庆和彭嘉伟通过支付宝获得的贷款来自蚂蚁金服旗下的网商银行,这项贷款服务已经嵌入了支付宝兰考城市服务的页面之中,为当地农民提供不同额度和利率、随借随还的信用贷款。从今年5月底上线以来,蚂蚁金服已向兰考县农户发放信贷资金近亿元。

这是兰考在数字金融服务县域发展方面进行的初步探索,而除了蚂蚁金服,兰考县还与微众银行、世纪互联等金融科技服务企业开展了合作。

多数据模型支撑风控体系

2017年1月9日,兰考县政府和蚂蚁金服签订了《“蚂蚁金服+兰考”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移动智慧城市、信用城市建设及普惠金融服务三大板块展开合作。在合作的基础上,蚂蚁金服能够获得县政府的相关数据,这为其精准识别农民身份提供了帮助。

“县政府有数据,但数据如果不加工处理是没有价值的。”王彦涛表示,“政府在公开数据的时候也考虑到了公民隐私的问题,选择了几项核心指标和蚂蚁金服进行共享。”

大数据风控绝不只靠单一数据源,除了阿里生态内的数据,蚂蚁金服通过与农业保险公司、农业企业、政府机构等开展合作,结合农业保险、农业企业上下游种养殖数据等,以识别农户的农业生产经营行为。

识别出农户生产经营行为之后,蚂蚁金服的风控模型会对农户的种植、养殖能力进行分析和预测,包括种养殖的稳定性和成长性,建立种养殖评价模型。

据了解,蚂蚁金服的风控模型会对农户申贷时间的合理性做出评价,结合各地的农忙时间,在不同季节节点给予差异化的授信方案,在满足各周期生产经营所需的情况下,防止过度授信以降低风险。比如,10月是中原地区冬小麦的播种期,小麦种植户在10月能够申请贷款的额度,就要高于12月,因为12月已经过了种植投入期。

据蚂蚁金服农村金融风控技术负责人顾欣欣介绍,风控模型还考虑到了外部环境的变化以及不同农产品市场行情的变化。“通过时间序列模型,基于这个地区历史的一个温度、湿度、光照等一些数据,我们会预测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温度、光照、湿度的变化,同时也能够预测市场价格的一些波动变化。”

“截止目前,我们已经建立了一百多个行业化风控模型,对每一个农户形成种养殖水平的评价,包括对他未来潜在收益的评价,最终来确定我们给不给农户贷款,应该给他多少额度才能既符合他的需求,又保证风险最低。”顾欣欣说道。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