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银行的“阵痛”与转型

2018-09-04 13:31 中国财经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小银行的“阵痛”与转型

从2015年年中开始,我国监管层对风险的关注度逐渐提升。2016年,金融“去杠杆”逐步推进。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以来,央行、银监会等一行三会联合发布了大概共计60多份文件,对银行进行了方方面面的重新规范。除了今年广受关注的资管、普惠金融外,规范内容还涉及校园贷、网贷、对公业务、土地抵押贷款、融资担保、外资银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和信托等。通道、非标受限,“资产池”面临清理,净值化和结构性存款需要学习,不良上升需要处理。在利率市场化的环境下,中小银行的“阵痛”来临。

风萧萧,秋意渐浓

2015年是中小银行的“黄金时代”。当时,我国的宏观经济在经历了2013年的震荡调整后,于2014年进入换挡期。受三期叠加等因素影响,银行业的经营也进入了“新常态”,2014年银行业资产负债增速都呈现下降趋势。进入2015年以后,银行业经过一年的调整已经比较适应“新常态”,资产负债增速“回春”。2015年末,我国商业银行总资产和总负债规模分别为150.94万亿元和139.46万亿元,增速分别为15.4%和15.1%。

其中,中小银行因为“船小好调头”,能够更快地调整经营模式,探索特色发展之路,表现更加不俗。尤其是城商行,2015年,城商行资产和负债增速分别为25.4%和25.5%,可谓是银行业的领涨者;农村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增速分别为16.0%和15.9%,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中小银行业绩不俗,主要源于:

第一,加重投资类资产比重,以对冲利率市场化带来的利润率下滑。以城商行为例,2015年,其投资占升息资产的36.23%,比2014年增长了10个百分点。

第二,积极发展同业业务。受货币宽松周期的影响,从2015年开始,同业负债成本持续走低。与此同时,债牛提供了较高的资产回报率。中小银行一方面用银行理财来吸收表外资金,规避存款准备金、风险计提等监管;另一方面,将这些表外资金通过非银加杠杆、配非标。

然而在利率市场化、监管趋严的趋势下,这种情况难以为继。

第一,中小银行服务的多是中小企业,在经济“L”型筑底的情况下,中小企业的发展开始趋稳,以高峰期增速为预期进行的借贷出现偿付困难,银行不良率开始走高。

第二,在资管新规、流动性新规、大额风险暴露、理财新规和信托新规等监管背景下,银行通过理财吸引负债,通过加杠杆、配非标,期限错配的“资产池”运作模式不可持续,后续需要积极处理存量旧业务,学习新业务,比如,结构性存款、净值型理财等。然而银行的性质决定了它的激励机制不利于吸引更多专业人才,眼看着不得不放弃这部分既得利益。

第三,混业竞争下,融资工具的多元化和互联网金融的兴起逐渐蚕食掉中小银行的一部分收益。一方面,股权众筹、新三板等直接融资方式涌现,冲击了银行贷款业务;另一方面,互联网民营银行背靠互联网巨头和大数据,其发行的一些金融产品相比传统银行有更快速、精准的服务和创新的业务模式,从用户体验上提高了消费者对银行的预期。

另外,考察银行盈利能力,我们可以看到:从营业收入方面来看,根据中国货币网的457家中小银行数据,2017年,这些中小银行营业收入下降了21%,净利润下降了17%。

路漫漫,转型何方

从“黄金时代”走来,走过筚路蓝缕的“青铜时代”,银行的归宿是回归本源的“白银时代”。

息差收紧是利率市场化下的必然,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提高净利息收入,主要有几种方法:

第一,发展利率高的业务。利率是由无风险利率、成本、风险溢价和合理利润组成,正常情况下无风险利率和合理利润是行业共通的,银行不太容易改变,可以从成本和风险溢价方面考虑。

在成本方面,中小银行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央行以及居民或企业。央行的低成本资金一般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投放,但是通常只针对一级交易商,主要是大行,中小银行一般通过同业市场获得,这些钱的成本取决于当时的资金面。而在居民和企业方面,银行在居民端负债的争夺已经相当激烈,除去其他客观因素,服务好、网点分布广的银行更有优势。

风险溢价取决于银行的风控能力。如果银行能够借助现代化的大数据等手段提高服务长尾客户的能力,能够在高风险的群体中发掘相对低风险的个体,就能享受他们的风险溢价带来的超额收益。

第二,提高资产周转率。银行配置资产存在一些限制,包括信贷额度、存贷比、资本充足率等,除了针对这些业务本身提高经营能力,比如,发掘低资本占用高收益的信贷业务等,银行还可以通过资产证券化提高周转率。

在净佣金收入方面,可大力发展交易银行等中收业务。交易银行可以帮助企业实现跨境支付、结算、贸易融资等,将各个业务条线中与公司交易直接相关的业务整合起来,可在不增加资本占用和风险的情况下提高银行收入。

未来交易银行发展的四大趋势是:流程透明化、信息数字化、反馈实时化、运营综合化。互联网尤其是区块链技术推动的技术进步,凭借其快速、便捷、综合和没有地理限制的优势,成为交易银行发展中不能绕过的壁垒。

其他收入,包括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汇兑收益、其他业务收入、资产处置收益和其他收益等,其中,投资收益和其他业务收入是最重要的部分。投资债券、货币基金、债券基金等,需要银行提高投研能力。在既定的激励机制下,银行不容易通过直接招聘获得更多专业的人才,但是可以通过投顾的方式借助非银的专业人才进行投资。(作者系联讯证券公司首席宏观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