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余个平台入局 二级票务市场迎“淘汰式”生存考验

2018-08-31 09:24 中新经纬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40余个平台入局 二级票务市场迎“淘汰式”生存考验

二级票务市场的“淘汰式”生存考验

成立于2003年的老牌票务网站上海东方票务将于8月31日正式停止运营,退出了二级票务市场的竞争。作为调节演出票务供需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二级票务市场借助网络传播渠道迅速发展壮大,并有不少票务平台频频获得资本的青睐。但随着入局者增多,各个票务平台所能获取的演出资源被不断稀释,吸引用户的成本也在逐步增大,在此情形下,如何更好地生存便成为各类票务所面临的考验。

40余个平台入局

一封突如其来的公告,便为老牌票务网站上海东方票务十余年的运营画上了句号。成立于2003年的上海东方票务,服务于演出场馆30余家,项目运营4万余个,并不断突破单一的票务系统服务、票务代理销售的商务模式,介入到演出的投资、制作领域,而为了更好地贴近市场需求,上海东方票务还在2017年8月进行了一次改版,但仍然没能在竞争激烈的二级票务市场中坚持下去。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2012年前后,二级票务市场逐步兴起,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二级票务市场借助互联网传播渠道迅速发展壮大,成为调节票务市场供求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二级票务市场吸纳了40余个票务平台入局“厮杀”,其中,有不少平台还获得了资本的青睐。例如,于2012年开始运营的西十区,目前已完成了5轮融资,估值超4亿元;摩天轮票务在今年7月完成了最新的6000万美元C轮融资;有票、唯票、票虫等,也都相继完成了融资。

资本带热了二级票务市场的发展,却也增加了各大票务平台生存的压力,若不能实现良性运营,很容易面临生存危机。2017年4月,曾通过赞助的方式获得Bigbang演唱会门票答谢用户的票乎,被用户反映平台无法继续登录,但是账户内还有未观看的演出,随后,越来越多的用户在社交平台反映票乎账户无法登录、客服电话无人接听、退票后欠款不到账等情形,但官方渠道并未给出明确的回应,目前,票乎官网已无法打开,官方微博发布内容也与票务销售无关。

摩天轮票务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中国的演出票务市场虽然有新兴的互联网票务平台,但整体模式还是趋于传统,整个演出行业规模对标欧美的成熟市场可以说还在发展初期。演出行业分析人士黎新宇指出,二级票务市场的构成比较复杂,既有从传统售票端口转型而来的平台,也有从二手票转销渠道发展起来的平台,虽然前期的成长基础不同、运营方式不同,但想要分食市场红利,持续性运营至关重要。

生存“物资”竞争激烈

“二级票务市场已成红海,相应的,对资源的竞争也越发激烈。”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表示,对于票务平台来说,票源和用户是最为关键的生存“物资”,当入局者不多时,无论是获取流通的票源还是吸引有需求的用户,都相对容易,但随着加入该市场的平台数量逐渐增多,相互之间的竞争差距被缩小,获取资源的难度却随之加大,“现阶段运营一个票务平台的经济成本很高,需要线上线下联动营销推广才能扩张市场份额,留住用户”。

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在线票务App行业数据报告》显示,截至今年7月,在线购票用户规模已达5232万,但从用户安装数量分布结果显示,82.68%的用户仅会在设备上安装1款演出票务App,安装数量在2款的用户占比为12.73%,只有4.59%的用户会安装3款以上的演出票务App。

二手票务商杜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阶段很多演出票的销售都是同时上线多个票务平台,相互之间的价格差距并不大,但若能成为一些热门演出的分销商,便能有效吸引流量,但是现阶段二级票务市场的竞争格局出现了很多变化,特别是一些背靠强势资本的电影票务平台开始进驻演出领域,进一步挤压了小平台的生存空间,即使是大平台,市场占有率也发生过多次轮替,“几个此前具有较高知名度的二级票务平台,今年的推广力度和票源质量都有些跟不上了”。

在黎新宇看来,二级票务市场上还未形成具有绝对核心竞争力的公司或平台,真正具有话语权的二级票务平台应拥有大量优质的资源、成熟的运作能力和强大的资本实力,因此未来的市场格局还会继续发生变化,差异化运营也成为下一阶段竞争的关键。

功能差异化“求生”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对于二级票务平台来说,拿到优质项目资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二级票务平台扮演的已不单是售卖方一个角色,还需要承担粉丝运营平台和内容宣发出口的职责。在此情形下,各平台纷纷通过开辟特色功能“吸睛”。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互动、社交属性成为各类二级票务平台特色功能的侧重点。唯票除售卖演出赛事票外,在App内增设了广场功能,主要以粉丝应援偶像获得开屏广告为卖点;摩天轮票务通过做艺术沙龙、作品分享会、主创见面会等活动,丰富会员福利;西十区推出的同趣板块,成为官方发布演出推荐、影评的重要渠道;票牛的票圈功能则是除演出推荐外,还增设了个人主页,添加了关注功能,承担了用户社交、展示的平台;以秀动、有演出为首的几个票务平台承接了全国大部分小型演出票务的售卖,几乎囊括了各地的livehouse,在小众演出方面已经取得了类似“官方渠道”评价。

但是对于这些特色功能,消费者的反馈却并不一致。消费者杨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大部分票务平台App内一些关于演出、剧目的推荐我会读,往往能够在一些不常关注的演出领域发现新的优秀演出内容,但相较之下,一些票务平台推出的应援功能就比较鸡肋,偶像专属开屏等功能的实际传播意义并不大,我对于自己偶像的应援一直是有固定的平台去做。”

在王毅看来,用户的购票需求很大程度上会跟随项目而改换平台。所以,二级票务市场下一轮次的战争仍在差异战中打响,要设法增加用户黏性,提升用户基数。“区别于一级票务市场,二级票务市场在区域上是有限制性的,但是如果使用在区域上的劣势与周边环境做出联动,比如与场馆之间的合作,或者是除演出之外与一些旅游项目做出捆绑,在这些差异化的竞争方面深耕细作,就可以吸引用户、串联用户,强化消费价值,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免遭淘汰。”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