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东农商行10%股权遭折价44%拍卖 员工:本不值那么多

2018-08-29 09:06 国际金融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巴东农商行10%股权遭折价44%拍卖 员工:本不值那么多

湖北巴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巴东农商行”)有这样两位股东:各占10%股权,一位所持股权现遭“折价”44%拍卖,另一位曾违规出质所持银行股权。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阿里拍卖获悉,巴东长江港口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巴东农商行10%股权正在公开进行拍卖,但值得玩味的是,该行的拍卖价与资产评估书所给出的价格相差甚远,折价幅度高达44%。

这是怎么回事呢?

10%股权遭折价44%拍卖?

根据阿里拍卖平台所显示的信息,2018年8月25日10时起,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公开拍卖巴东长江港口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巴东农商行10%的股权价值。

根据资产评估报告书,此次拍卖的执行依据是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办理申请执行人彭莉莉与被执行人王丹阳、陈代洪、湖北三峡酒业有限公司、巴东长江港口发展有限公司、湖北省信达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执行一案。拍卖标的的评估价为2864.4332元。

不过,从目前的多次拍卖情况来看,市场对此价格并不认账。

根据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上发布的拍卖公告,这笔股权此前已有两次公开拍卖,时间分别为2018年5月14日至2018年5月15日,2018年6月22日至2018年6月23日。记者注意到,拍卖价格一降再降,分别为2005.1033万元、1604.0827万元。其中第二次拍卖的起拍价就已经比评估价少44%,但这两次拍卖均流拍。

两次流拍后,法院方面未在价格上进一步妥协,第三次拍卖的起拍价依旧为1604.0827万元。

较评估价折价44%,这笔股权是谁买谁赚的生意吗?

对此,巴东农商行本身有不一样的看法。

巴东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法院的评估价值没有依据。“股东的股金才600万元,但评估出来的价格是股东所出股金的好多倍。且此次评估即没有请专业评估公司和专业律师事务所审计,也没有对巴东农商行进行清产核资,这样的评估是片面的、不真实的、不完整的”。

“我们又不是上市银行,按照1600多万元的价格买,买的老板可能要亏。”上述巴东农商行人士直言称。

两位法人股东负面缠身

公开资料显示,巴东农商行由原巴东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进行股份改制而成,主要经营存款业务、贷款业务、资金业务和中间业务。

根据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7年8月31日,湖北巴东农商行资产总额53.85亿元,负债总额51.12亿元,净资产2.73亿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巴东农商行现有的股权结构为:职工代表徐向东(合计269名信用社职工)持股比例20%;三大法人股东巴东长江港口发展有限公司、湖北神农溪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巴东天翼物流有限公司均持股10%;巴东县开源建设有限公司持股5%,巴东县大顺商贸有限公司持股1.33%;除此之外还有82名自然人股东。

从公开资料来看,这家农商行的两位法人股东可谓负面缠身,相关负面甚至已殃及农商行本身。

就巴东长江港口发展有限公司而言,其已经陷入28起法律诉讼,两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院包括武汉海事法院和巴东县人民法院。目前,该公司所持的10%股权被司法拍卖,拍卖价格较资产评估价格“折价”44%,引发外界对巴东农商行本身的猜疑。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巴东农商行另一大股东湖北神农溪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曾将其所持有的10%股权质押,质权人正是巴东农商行本身。目前,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股权质押栏目都显示这项股权质押状态为“有效”。

“此举算关联交易,不可以的。”某城商行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原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加强商业银行股权质押管理的通知已经明确表示,商业银行不得接受本行的股权作为质物。这种行为属于严重违规,是要被监管问责,勒令整改的。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游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商业银行不能接受本行股权质押,即A银行的股东可将其持有的A银行股权质押给其他银行,但不能质押给A银行。

上海大成律所合伙人唐荣刚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同样表示,商业银行不能接受本行股权质押。

“具体可见《商业银行与内部人和股东关联交易管理办法》第二十九条商业银行不得向关联方发放无担保贷款。商业银行不得接受本行的股权作为质押提供授信。商业银行不得为关联方的融资行为提供担保,但关联方以银行存单、国债提供足额反担保的除外。”唐荣刚解释说。

就这笔股权质押,记者也采访了巴东农商行。巴东农商行方面回复记者称,这笔股权质押此前确实存在,因上述股权质押行为,该行在去年就收到监管部门相关的整改通知。不过,到目前为止,相关整改已经结束,但网上信息还未来得及更新。

(国际金融报记者 陈圣洁)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