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如”熊林选择性缄默房租压力下的“青年焦虑”

2018-08-27 08:44 投资者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自如”熊林选择性缄默 房租压力下的“青年焦虑”

“想到了自己可能买不起房,但一点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租不起房。”

近日,原我爱我家集团控股公司副总裁胡景晖在一场媒体电话交流会中,将今年房租暴涨的原因归结于自如、蛋壳等为代表长租公寓争抢房源。由此而引发了一场关于高房租的热议,自如网也身陷舆论困境之中。

7年前,自如网成立,熊林便一直担任CEO一职。可以说,自如网是熊林“一手带大”,面对公众质疑,熊林在7月29日,也进行了回应,然而,舆论危机似乎并未很快消除。对此,针对熊林如何应对目前自如网的舆论风险,以及公司后续发展等问题,《投资者报》记者致函该公司,但仅收到公司关于公众质疑房租上涨一事的回应。

 从系统开发工程师到链家

如同许多公司的创始人那般,熊林也有着光鲜亮丽的履历。1997年,熊林从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国企。两年后,他加入联想集团担任系统开发工程师、项目经理、销售经理等职务。当然,这些工作更多偏向“技术活”,然而,熊林在工作中接触了管理软件后,发现自己对管理很感兴趣,于是在2000年考入清华经管学院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2001年,熊林加入神州数码,历任ERP咨询顾问、咨询部经理,神州数码管理系统公司山东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2005年,他进入IBM GBS战略咨询部,从事战略咨询,为上海电气、招商局集团、顺丰速递等多家知名企业提供战略咨询服务。

2010年,熊林进入链家集团,担任副总经理一职。2011年,自如网成立之后,熊林在链家董事长左晖的委派下,进入了自如网,成为公司CEO。

从熊林的职业生涯来看,从联想集团到神州数码做咨询顾问,再到IBM从事战略咨询,最后加入链家、一直到自如网做高管,表面上,他的职业经历看起来并不相关,特别是进入房地产行业,似乎与熊林此前的职业生涯风格是“断层”的,而当时到底是哪些因素促使熊林选择链家?由于公司方面并未给予回复,公众也不得而知。

 自如不是一个中介?

自如网自成立之初,便由熊林掌舵,带领一家全新的公司,或许可以称之为熊林的第一次创业。然而,自如网从成立到2016年独立运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享受着链家系统提供的品牌、房源、门店渠道等资源帮助。

所以,掌管自如网对于熊林而言,是一次创业,但并非“从零开始”,而是站在了一个相对高的起点。

熊林首先瞄准了北京二手房租赁市场。北京有着庞大的二手房租赁市场,而租房者大多是年轻人,其中不少是刚毕业的大学生,通过调研,他发现这些年轻人在租房过程中往往无法租赁到符合本身需求的房源,中介公司仅仅负责协助办理一些文件和手续,很少有人考虑他们对房屋的品质、配置以及服务等问题的要求。

“如果有人能够整合这些租赁房源,并出资进行装修、改造,打造成适合不同消费群体的房源,再有针对性的进行出租,这样效果会不会更好?”而后,熊林带领团队,将房源进行汇总整合,并针对不同的房型做出不同风格的改造。并推出了“自如友家”(租住房屋)、“自如寓”(青年式公寓)等产品,“自如友家”除了提供配套的家具、家电外,还提供免费网络及保洁服务。

确实,在熊林的带领下,自如网通过对房屋的统一改造,给租房者一个更好的居住体验,但与之相对的是,房租价格也较周边高。一位曾经的自如租住者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自如友家”的房子一般要比同一栋楼里的同房型,租金贵几百块钱,算下来每个月得贵5%左右。但房子比较干净,室友素质也相对高,溢价几百元其实可以理解。

在传统认知中,自如网是将房子从房东手里收过来,再租给需要的人,自如干的是中介的活,但熊林在采访中曾表示:“其实自如不是中介公司,而是一家提供产品和服务的科技公司。”

这里也可以看出熊林经营自如网的模式,他并非将自身定位于传统,更偏向于信息集合及辅助交易的 “中介机构”,而欲为租户提供一种居住产品,自如在前期花时间及金钱对房间进行改造,使其更为宜居,这或许也是自如网与传统房屋中介在定位上最大的差异。目前,自如网已进入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南京等9个城市。

 为何深陷舆论困境

然而,由于租房一直是“北漂”、“深漂”们的生活痛点,因此,在过去7年里,自如网也不时面临着舆论困境。

近期,自如等房屋中介恶意囤房涨租这一消息,也使公司一度站在风口浪尖。事件源于8月17日,原我爱我家集团控股公司副总裁胡景晖在一场媒体电话交流会中,将今年房租的暴涨归结于自如、蛋壳等为代表长租公寓争抢房源。

当天,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并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同时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等。

8月19日午后,熊林在微博中发布了一篇《关于租金、行业、自如的声明》称,“过去10年,北上深的走势都是春节上涨,短暂下行、7、8月最高峰,9月进入下行,无一例外”;“经过6年发展,租赁机构化占比也不足3%,自如在北京占比也不过8%”;“6年来,自如客户端的价格涨幅远低于市场整体涨幅。”

自如网方面也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将在未来三个月保证收出房两端价格稳定、供给平稳,为北京市场提供房源供给约8万间(存量房源退租加上新增供应),新增投放市场的房源会环比上月市场平均租金维持不涨;同时全国9个城市续约房源租金较去年签约价涨幅不超过5%。

然而,熊林及公司的解释并未使自如脱离舆论漩涡,尤其是买不起房的年轻人对房租上涨无疑有着异常的敏感,这场舆论战或许也会对自如网的形象产生微妙的影响,而熊林作为公司掌舵者,如何才能将自如网带出“全民职责”的攻击困境,或许也是现阶段其面临的最大问题。■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