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内幕交易长生生物 黄晓明替盖茨基金会背黑锅?

2018-08-16 09:00 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谁在内幕交易长生生物 黄晓明替盖茨基金会背黑锅?

演员黄晓明15日凌晨再发声明,否认卷入“精华制药”巨额股票操纵案,称没有参与任何股票操控,从未投资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生生物”,证券简称:ST长生,证券代码:002680)。

2015年3月,黄海机械停牌,同年7月,长生生物宣布借壳。中国经济网记者发现,2014年第三季度黄海机械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出现黄晓明,第四季度黄晓明已不在该名单,完美错过借壳收益。

在2015年一季度,BILL&MEliNDAGATESFOUNDATIONtrUST(比尔及梅琳达·盖茨信托基金会,下称“盖茨基金会”)突击买入黄海机械300.01万股,成为上市公司第三大股东、第一大流通股股东。

中国经济网记者估算,盖茨基金会的持仓成本大致接近1亿元,当时黄海机械的流通市值也不过13亿元。有投资人分析称,2014年12月,黄海机械多个交易日成交金额不足1千万元,如无明显利好担保,盖茨基金会很难在这么小的票上出货。

长生生物与盖茨基金会有些渊源。2012年7月,在美国举行的第19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上,盖茨基金会发布了一份关于全球艾滋病疫苗的报告,统计了200多个在研的艾滋病疫苗项目,长春百克项目在列。长春百克是长春高新子公司,而在2004年前,长春长生生物也是长春高新子公司。

2015年7月14日,黄海机械复牌,连拉9个涨停。2015年7月24日黄海机械巨量换手,当天换手率达到14.57%。中国经济网记者测算,如果盖茨基金会在7月24日当天卖出全部股份,其获利将高达1.55亿元。随后在黄海机械公布的2015年三季报中,盖茨基金会已功成身退。

黄海机械复牌第三天,中国经济网即刊发新闻,质疑盖茨基金会交易蹊跷、疑涉内幕交易。此事引起深交所关注并下发问询函,黄海机械随后自查公告称不存在内幕交易。

2016年3月17日起,黄海机械证券简称由“黄海机械”变更为“长生生物”。

黄晓明账户曾买入黄海机械不涉及内幕交易

8月15日凌晨,黄晓明在个人微博上就“黄晓明卷入操控18亿股票案”、“黄晓明组团操控长生制药”等新闻报道发声明澄清。

黄晓明在声明中表示:“本人从未参与过‘长生生物’股票投资。2014年第三季度本人委托路某进行理财的账户曾投资过‘黄海机械’并在当季度退出。而‘黄海机械’2015年才被借壳,2016年才更名为‘长生生物’。故本人与‘长生生物’毫无关系,有关‘黄晓明组团操控长生制药’等消息是谣言。”

事件起因是近日证监会公布了对高勇操纵“精华制药”股价的行政处罚书。行政处罚书中称,高勇为北京护城河投资发展中心合伙人,其实际控制好雨7-高勇、好雨7-路某(为华宝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时节好雨”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子账户),黄某、张某燕、张某、吴某江、倪素某、倪松某、姜某、黄某明、徐某、朴某娜、薛某、吴某丰、崔某欣、吴某等16个证券账户从事涉案交易。

黄某明账户开立后由其母亲张某霞管理使用。经路某介绍,张某霞将黄某明证券账户部分委托高勇管理,该账户涉案交易由高勇作出。

8月11日,黄晓明工作室在声明中称,黄晓明并不认识高某,未参与过任何操纵股票的行为;黄晓明未曾受过任何与股票有关的处罚,亦未介入过任何与股票有关的调查。

这一声明中并未解释其名下账户是否由其母张素霞委托高勇进行实际管理。

8月13日晚间,财新记者证实,证监会刚刚公布的获利近9亿元、罚没款高达18亿元的高勇股票操纵案中的自然人账户之一确实为影视明星黄晓明名下账户。

随后黄晓明又被扒出炒股资金曾出入长生生物。有自媒体报道称《太过贪婪?黄晓明又被爆出曾组团炒长生生物》、《黄晓明跑不了?精准出入美的、长生、精华制药,明星股神越来越多》,文中称“长生生物可不是操盘这么简单了”。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了黄海机械2014年第三季度股东情况,彼时,黄晓明是黄海机械的第5大股东,持有黄海机械72.24万股,持股比例为0.9%。在当年第四季度时,公司前十大股东中已不见黄晓明身影。

盖茨基金会借壳前突击买入1个亿难洗内幕交易质疑

2015年3月23日,黄海机械开市起停牌。同年7月1日,黄海机械发布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拟通过重大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股份转让及发行股份募集配套基金一揽子动作,实现长生生物作价55亿借壳上市。

根据方案披露,黄海机械以截至评估基准日除2.5亿元货币资金及1.2亿元保本理财产品以外的全部资产及负债,与高俊芳、张洺豪、张友奎等20名交易对方持有的长生生物100%股权中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

2015年一季报显示,BILL&MEliNDAGATESFOUNDATIONtrUST(也即“盖茨基金会”)在当季突击入股黄海机械成为其第三大股东,持股数量为300.01万股,持股比例为3.75%。2015年6月10日,黄海机械公告10派0.6元转7股,盖茨基金会持股数量上升至510.02万股,持股比例不变。

对比2014年末黄海机械股东名单,停牌之前十大股东中出现的新面孔为BILL&MEliNDAGATESFOUNDATIONtrUST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嘉实主题新动力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后者持股数量为62万股,持股比例为0.77%。2014年末,后者的兄弟基金中国银行-嘉实主题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就已位列黄海机械第三大股东,持有黄海机械208.20万股,持股比例为2.6%。因此,精准突击入股黄海机械且难找原由的只有盖茨基金会。

根据盖茨基金会突击入股黄海机械的区间平均股价计算,盖茨基金会的买入成本约为9891.33万元,而黄海机械当时流通市值不过13.44亿元,总市值约为28.56亿元。

黄海机械7月14日复牌后,走上连续一字涨停之路。第三个涨停日也即7月16日,中国经济网曾发表《盖茨信托基金会涉内幕交易1亿元突击买重组股》一文,质疑盖茨信托基金会近亿元资金入股存在蹊跷。

中国经济网发现,此次借壳黄海机械的长春长生生物与盖茨基金有一定渊源。

据悉,2012年9月,理财周报报道称,同年7月在美国举行的第19届世界艾滋病大会上,盖茨基金会发布了一份关于全球艾滋病疫苗的报告,该报告统计了200多个在研的艾滋病疫苗项目,长春百克的项目便在其中。长春百克现为长春高新子公司,但在2004年前,长春长生生物是长春高新子公司。

中国经济网报道发布后,深交所下发《关于对连云港黄海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的问询函》,向黄海机械提出三大问询,要求黄海机械自查说明知悉本次重组事项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员及其近亲属与盖茨基金会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及除关联关系以外的任何其他关系;就本次重组事项的内幕信息是否泄密进行自查;说明本次重组事项的筹划和决策过程,并说明本次重组与盖茨基金买入公司股票行为之间是否存在关联。

深交所三大问询两项要求黄海机械自查。2015年7月22日,黄海机械发布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自查后主动撇清了盖茨基金会内幕交易的质疑。

黄海机械回复称,2015年3月23日公司股票停牌前,参与筹划本次重组事项的内幕知情人包括刘良文、虞臣潘、高俊芳、何平、吴军、康蕴杰6人,这6人及其近亲属与盖茨基金不存在关联关系及除关联关系以外的任何其他关系。经核查,公司未发现本次重组事项的内幕信息存在泄密的情形。截至2015年1月31日,盖茨基金持有公司股票300.01万股,而此时公司尚未开始筹划本次重组事项。因此本次重组与盖茨基金买入公司股票行为之间不存在关联。

虽然当时此事已是沸沸扬扬,但处于漩涡中心的盖茨基金却始终保持沉默。无论是盖茨基金官网还是官方微博,均未对此事置评。2015年7月24日,中国经济网发表《盖茨基金会沉默应对内幕交易质疑1亿元已变2.3亿》的报道,继续质疑这一蹊跷交易。

黄海机械在长生生物借壳利好推动下连拉9个涨停,于7月24日站上当时股价高位,当天换手率达到14.57%。中国经济网记者测算,如果盖茨基金在7月24日当天卖出全部股份,其获利将高达1.55亿元。

2015年10月27日,黄海机械发布三季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前十大股东名单,盖茨基金会已赚得盆满钵圆,在质疑中功成身退。随后2015年10月30日,中国经济网发表题为《盖茨基金会闪电撤退黄海机械赚1.5亿?疑内幕交易》的报道,仍然质疑这一反常交易。

责任编辑:傅昱佳(QF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