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定调下半年货币政策 强调人民币不搞竞争性贬值

2018-08-13 15:05 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央行定调下半年货币政策 强调人民币不搞竞争性贬值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央行8月10日发布《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为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定下了基调。在谈到下一阶段货币政策方向时,央行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中性、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根据形势变化预调微调,注重稳定和引导预期,强化政策统筹协调,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近期外汇市场波动引起市场广泛关注,《报告》特别以专栏形式介绍应如何看待人民币汇率的变化。

“不搞竞争性贬值,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扰动。”《报告》强调,无论是2017年至2018年一季度的人民币汇率升值,还是今年二季度以来的人民币汇率贬值,都是由市场力量推动的,央行已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这从官方外汇储备和央行外汇占款变化上也能反映出来。

货币政策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

据《上海证券报》,《报告》指出,下一阶段要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具体而言,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组合,合理安排工具搭配和操作节奏,加强前瞻性预调微调,维护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适度的社会融资规模,把握好稳增长、调结构、防风险之间的平衡。

同时,《报告》称进一步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在充分发挥宏观审慎评估(MPA)逆周期调节作用的同时,适当发挥其导向性作用,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在信贷政策方面,《报告》表示,继续优化流动性的投向和结构,强化信贷政策定向结构性调整功能,做好金融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工作。

《报告》要求,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稳妥化解银行债务存量,推动分类协商处置存量债务,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与此同时,积极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优化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金融支持与服务,做好化解过剩产能金融服务工作;加大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重大战略、绿色金融、物流、养老等现代服务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人民币汇率不会作为应对外部扰动工具

据《经济日报》,中国人民银行10日发布的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以专栏形式回应了市场对近期人民币汇率变化的关切。报告认为,有弹性的汇率机制发挥了浮动汇率“自动稳定器”的功能,目前市场预期平稳、分化,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供求总体平衡。

报告指出,2017年以来,我国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供求总体平衡,人民币汇率在市场力量推动下有升有贬、弹性明显增强,市场预期基本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2017年全年升值6.2%,2018年一季度进一步升值3.9%,二季度贬值5.0%,2018年上半年贬值1.2%。衡量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有效汇率的CFETS指数2017年全年升值0.02%,2018年一季度升值2.0%,二季度贬值1.1%,2018年上半年升值0.9%。

“人民币汇率主要由市场供求决定,中央银行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摩擦等外部扰动。”报告强调,我国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随着汇率市场化改革持续推进,汇率弹性逐步增强。无论是2017年至2018年一季度的人民币汇率升值,还是二季度以来的人民币汇率贬值,都是由市场力量推动的,央行已基本退出常态式外汇干预,这从官方外汇储备和央行外汇占款变化上也能反映出来。

报告指出,在保持汇率弹性的同时,必须坚持底线思维,必要时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对外汇供求进行逆周期调节,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

 加强“几家抬”政策合力

据《北京商报》,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对经济增长的外部环境及内部动力关注度均有提升。记者注意到,相比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此次央行新增加了“几碰头”和“几家抬”的内容。

央行表示,注意防范短期内需求端“几碰头”可能对经济形成的扰动。从国际环境看,贸易摩擦给未来出口形势带来较大不确定性,可能造成外需对经济的边际拉动作用减弱,还可能冲击投资者情绪,加剧金融市场波动。世界经济政治形势更加错综复杂,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存在不确定性,地缘政治风险依然较大,可能对金融市场运行和资本流动等造成冲击。从国内看,随着地方政府投融资行为和金融机构运作更加规范,基建投资增速有所下行,短期内或对经济形成一定扰动,但从中长期看有利于实现经济增长动能转换。一些企业债务风险暴露,民间投资活力尚显不足,内生增长动力有待进一步增强,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把握好稳增长、调结构和防风险之间的平衡仍面临较多挑战。

央行表示,需要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内生动力,发挥好“几家抬”的政策合力。

这也从另一方面解释了此前央行人士多次发声,喊话“更积极的财政政策”的原因。招商证券宏观研究团队认为,货币政策的调整显然不足以缓和“几碰头”带来的负面冲击。例如,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困局方面就需要政策集中发力,除了加大货币政策支持力度外,还需要财政部加大财税政策激励。疏通货币信贷政策传导机制涉及到资金供求双方的意愿和能力,这与如何把握好去杠杆的节奏和力度密切相关,也与财政政策能否真正做到更加积极有关。因此,央行在此时提出“几碰头”、“几家抬”核心思想就是希望宏观经济政策如何形成合力,化解短期不利因素集中发酵的不利影响。

事实上,近期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已重点研究了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金融部门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问题。央行表示,下一阶段,在坚持规范管理、强化监管基本方向的同时,要加强政策统筹协调,把握好政策的节奏和力度。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