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固集创销售净利率垫底上市同行 经销商参股疑云多

2018-07-10 15:46 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顶固集创销售净利率垫底上市同行 经销商参股疑云多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7月10日,广东顶固集创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顶固集创”)首发上会。顶固集创拟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长城证券。顶固集创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850万股,募集资金6.69亿元,其中3.53亿元用于中山年产30万套定制家具建设项目,1.02亿元用于智能制造生产线建设项目,8209.80万元用于一体化信息系统升级技术改造项目,8000万元用于品牌及销售渠道建设,5000万元用于其他与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

2014年-2017年,顶固集创分别实现营收4.75亿元、5.76亿元、7.25亿元、8.0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26.61万元、1887.62万元、4042.12万元、7429.50万元。

据界面,在可比的6家公司中,欧派家居2016年营业收入超过70亿元,是顶固集创的近9倍;索菲亚、尚品宅配营收双双超过40亿元;顶固集创仅较上市不到一年,同在中山市的皮阿诺(6.30亿元)略胜半筹。

从净利润来看,顶固集创更是垫底同行。2013年、2014年,公司连续两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不超过1000万元,2016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仅4042万元,欧派家居9.5亿元是其22倍,索菲亚6.64亿元也是其15倍,规模最小的皮阿诺也有0.88亿元的净利润,较顶固集创多出一倍。

从销售净利率来看,顶固集创不仅是同行最低,更甚的是,仅不到同行平均水平的一半,只有表现最好的好莱客的三分之一。这已经是顶固集创在净利率大幅回升后的水平了。顶固集创在2013年至2016年销售净利率分别为1.78%、0.90%、3.28%、5.58%,其中2013年和2014年只处于微利水平。传统制造业在经济寒冬之时,转型升级所面临的利润难题在顶固集创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本轮上市前夕,为符合IPO对业绩的要求,顶固集创又进入了冲刺阶段。公司在2017年销售净利率上升至9.20%,同比上升了3.62个百分点。

“顶固是做五金起家的,五金起家的企业通常规模较小,而且知名度不高。在我们定制家居圈,很少有公司会跟他们家进行比较。”广州一家定制家居上市公司高管表示,这句话也道出了顶固集创当下的尴尬。

据顶固集创最新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的产品销售以经销模式为主,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经销商数量总计1073家,经销商门店数量总计1307家。最近三年,公司通过经销模式实现的收入分别为5.21亿元、6.38亿元、7.30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1.24%、88.85%、91.25%。

在可预见的未来,公司仍将保持以经销模式为主的销售模式,随着经销商数量的持续增多,维持经销商销售网络的健康与稳定发展是公司面临的重要风险。

公司在新三板挂牌后,部分经销商、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股东及其亲属等陆续通过新三板交易系统的协议转让方式受让了少部分本公司股票;2016年10月,公司完成向8家长期合作的经销商或其实际控制人定向增发股票。截止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共有15位经销商、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股东或亲属等成为公司股东。

截止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与经销商存在关联关系的共计14位股东,单个股东最高持股比例为3.04%,合计持股比例为14.10%,与供应商存在关联关系的1位股东,持股比例为0.58%。

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对顶固集创的经销商参股问题进行了重点问询,要求核查发行人对经销商销售的最终销售实现情况。牵涉经销商的问询包括:

请发行人说明经销商、供应商及其关联方参股发行人的原因,补充说明上述经销商、供应商的成立时间、注册资本、股权结构、与发行人的合作历史、入股时间、经销商品种类及金额、主要财务数据,结合其参股前后发行人向其销售或采购产品的单价、数量、金额和毛利率变化情况,并通过第三方比价说明发行人与参股经销商、供应商之间交易的公允性;经销商参股是否是签订经销协议的前提条件;补充说明2016年发行人与参股股东相关联的经销商之间的交易额及比重较2015年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

部分经销商名称中包含“顶固”等字样,请发行人补充列示与发行人商号相同或相似的经销商名称、成立时间、注册资本、股权结构、与发行人的合作历史、入股时间、经销商品种类及金额、主要财务数据,说明其商号相同或相似的原因;这类经销商(及其股东、董监高)与发行人及其关联方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发行人对其销售价格的公允性;经销协议对此相关的约定,带有“顶固”和不带“顶固”字样对经销商的权利义务安排有何影响,带有“顶固”字样的经销商是否经销其他品牌的相同或类似种类的产品。

核查发行人对经销商销售的最终销售实现情况,说明经销商是否存在替发行人积压存货的情况;经销商与客户关于产品的质量纠纷、退换货、索赔等如何约定,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发行人与经销商之间关于最终客户退货、换货的纠纷,报告期内退货、换货、索赔的具体情况。

针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向顶固集创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顶固集创冲刺创业板净利3年增8.47倍

据中国网,广东顶固集创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顶固集创”)26日晚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书,公司拟于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85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11398.30万股,募集资金6.69亿元,拟投资于中山年产30万套定制家具建设项目、智能制造生产线建设项目、一体化信息系统升级技术改造项目、品牌及销售渠道建设以及其他与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

据了解,顶固集创主要从事定制衣柜及配套家具、精品五金、智能五金、定制生态门和其他智能家居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4-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75亿元、5.76亿元、7.25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26.61万元、1887.62万元、4042.12万元,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8.47倍。

从销售模式来看,顶固集创的产品销售以经销模式为主。招股书显示,2014-2016年公司通过经销模式实现的收入分别为4.25亿元、5.21亿元、6.38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0.18%、91.24%、88.85%。顶固集创在招股书中提示,鉴于公司的整体衣柜产品均为定制化,经销商的终端服务水平、产品的现场安装水平将很大程度影响公司品牌声誉和用户体验,如果公司与经销商不能保持稳定和持续的合作,可能会对公司的未来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招股书显示,顶固集创实际控制人为林新达、林彩菊夫妇。林新达直接持股41.40%,通过中山建达、中山凯悦、中山顶盛、中山顶辉间接持股6.87%,林彩菊直接持股8.16%,夫妻二人共计持股56.43%。

资料显示,顶固集创于2015年10月21日挂牌新三板,2016年11月14日进入IPO辅导期。2017年5月24日起,公司股票在全国股转系统暂停转让。

  募资6.69亿元主要用于扩充产能

顶固集创拟通过IPO募集资金6.69亿元,其中3.53亿元用于中山年产30万套定制家具建设项目,1.02亿元用于智能制造生产线建设项目,8209.80万元用于一体化信息系统升级技术改造项目,8000万元用于品牌及销售渠道建设,5000万元用于其他与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

  净利润与销售净利率同行垫底

据界面,顶固集创2015年、2016年、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76亿元、7.25亿元和8.08亿元。在可比的6家公司中,欧派家居2016年营业收入超过70亿元,是顶固集创的近9倍;索菲亚、尚品宅配营收双双超过40亿元;顶固集创仅较上市不到一年,同在中山市的皮阿诺(6.30亿元)略胜半筹。

从净利润来看,顶固集创更是垫底同行。2013年、2014年,公司连续两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不超过1000万元,2016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仅4042万元,欧派家居9.5亿元是其22倍,索菲亚6.64亿元也是其15倍,规模最小的皮阿诺也有0.88亿元的净利润,较顶固集创多出一倍。

不仅营收、净利润规模远不及同行业公司,在销售净利率方面,顶固集创也远远落后。

从2016年销售毛利率来看,顶固集创为同行业最低,不过,各公司之间差距并不算大,顶固集创与索菲亚、欧派家居基本相当。

然而,从销售净利率来看,公司不仅是同行最低,更甚的是,仅不到同行平均水平的一半,只有表现最好的好莱客的三分之一。

这已经是顶固集创在净利率大幅回升后的水平了。顶固集创在2013年至2016年销售净利率分别为1.78%、0.90%、3.28%、5.58%,其中2013年和2014年只处于微利水平。传统制造业在经济寒冬之时,转型升级所面临的利润难题在顶固集创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本轮上市前夕,为符合IPO对业绩的要求,顶固集创又进入了冲刺阶段。公司在2017年销售净利率上升至9.20%,同比上升了3.62个百分点。

“顶固是做五金起家的,五金起家的企业通常规模较小,而且知名度不高。在我们定制家居圈,很少有公司会跟他们家进行比较。”广州一家定制家居上市公司高管对界面新闻如此表示,这句话也道出了顶固集创当下的尴尬。

  毛利率偏低拖垮净利率

据《大众证券报》,顶固集创最新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实现营收分别为5.76亿元、7.25亿元及8.08亿元,净利分别为1887.62万元、4042.12万元及7429.50万元。虽然业绩呈现逐年增长的态势,但公司盈利能力堪忧: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4.96%、35.97%和37.53%,销售净利率为3.28%、5.58%及9.20%。据目前已出财报,2014年-2016年度,报告期内同行业上市公司皮阿诺、索菲亚、欧派家居、尚品宅配、好莱客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37.59%、38.8%、39.43%;上述五家公司报告期内净利率平均值分别为11.47%、11.13%及13.03%,顶固集创同期净利率却只有0.90%、3.28%及5.58%。为何在毛利率与同行水平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净利率却如此之低?

对此,大众证券报记者向顶固集创发去采访函。对于上述疑问,公司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毛利率比同行业平均低2%左右,从而影响了净利率。毛利率偏低主要原因是公司于2015年开始向全屋定制方向拓展,战略调整较晚,由于规模等原因,公司的销售费用率高于同业平均水平,主要是由于为了培育品牌。且由于公司前期研发费用投入大,且公司薪酬、福利水平处于同行业、同地区较高水平,故而公司管理费用率也远高于同行业公司。随着公司的规模化和集约化发展,公司与同行业上市公司业绩都会有增长趋势。

  经销模式收入占比逾九成14位经销商持有公司14%股份

据顶固集创最新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的产品销售以经销模式为主,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经销商数量总计1073家,经销商门店数量总计1307家。最近三年,公司通过经销模式实现的收入分别为5.21亿元、6.38亿元、7.30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1.24%、88.85%、91.25%。

在可预见的未来,公司仍将保持以经销模式为主的销售模式,随着经销商数量的持续增多,维持经销商销售网络的健康与稳定发展是公司面临的重要风险。

虽然公司始终致力于加强经销商管理,但若公司管理能力的提升无法满足经销商和专卖店数量持续增长,或者主要经销商在未来经营活动中与公司的发展战略相违背,使双方不能保持稳定和持续的合作,可能会对公司的未来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公司在新三板挂牌后,部分经销商、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股东及其亲属等陆续通过新三板交易系统的协议转让方式受让了少部分本公司股票;2016年10月,公司完成向8家长期合作的经销商或其实际控制人定向增发股票。截止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共有15位经销商、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股东或亲属等成为公司股东。

截止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与经销商存在关联关系的共计14位股东,单个股东最高持股比例为3.04%,合计持股比例为14.10%,与供应商存在关联关系的1位股东,持股比例为0.58%。

顶固集创招股书声称,上述股东的持股比例虽然较低,不属于公司的关联方,但本着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从充分保护公司和投资者利益、从严履行审批程序和披露信息等考虑出发,我们将公司和上述股东相关的经销商、供应商之间的交易比照关联交易进行披露。

  经销商参股疑云重重证监会问询最终销售实现情况

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对顶固集创的经销商参股问题进行了重点问询,牵涉经销商的问询包括:

招股说明书披露,共有15位经销商、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股东或亲属等成为公司股东,其中经销商关联的股东持股比例合计为14.28%,供应商关联的股东持股比例为0.58%。请发行人说明经销商、供应商及其关联方参股发行人的原因,补充说明上述经销商、供应商的成立时间、注册资本、股权结构、与发行人的合作历史、入股时间、经销商品种类及金额、主要财务数据,结合其参股前后发行人向其销售或采购产品的单价、数量、金额和毛利率变化情况,并通过第三方比价说明发行人与参股经销商、供应商之间交易的公允性;经销商参股是否是签订经销协议的前提条件;补充说明2016年发行人与参股股东相关联的经销商之间的交易额及比重较2015年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补充披露发行人的员工(含前员工)直接或间接控制、施加重大影响或存在关联关系的经销商家数,销售金额及占比,核查发行人对上述经销商销售价格的公允性及其经销收入的真实性。

部分经销商名称中包含“顶固”等字样,请发行人补充列示与发行人商号相同或相似的经销商名称、成立时间、注册资本、股权结构、与发行人的合作历史、入股时间、经销商品种类及金额、主要财务数据,说明其商号相同或相似的原因;这类经销商(及其股东、董监高)与发行人及其关联方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发行人对其销售价格的公允性;经销协议对此相关的约定,带有“顶固”和不带“顶固”字样对经销商的权利义务安排有何影响,带有“顶固”字样的经销商是否经销其他品牌的相同或类似种类的产品。

核查发行人对经销商销售的最终销售实现情况,说明经销商是否存在替发行人积压存货的情况;经销商与客户关于产品的质量纠纷、退换货、索赔等如何约定,报告期内是否存在发行人与经销商之间关于最终客户退货、换货的纠纷,报告期内退货、换货、索赔的具体情况。

补充披露主要客户中其实际控制人、股东或其他关联方为发行人股东的客户名称,补充说明经销商参股发行人是否符合行业惯例,是否对经销商的独立性产生影响。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发行人部分经销商或供应商的实际控制人、股东或亲属等持有发行人股份。请发行人:(1)招股说明书披露,报告期内发行人关联方所控制的企业存在注销和转让的情形。请说明注销和转让关联企业的原因,涉及的关联企业在被注销前和被转让前后是否与发行人存在资金和业务往来;说明并披露被转让的关联方的受让人是否存在代持行为,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况;(2)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各报告期末不存在资金占用情形,请说明报告期各期发行人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之间是否存在资金往来,如有,请补充披露相关情况;(3)请保荐机构和会计师核查发行人通过持有股份的经销商所销售产品的真实性、是否实现最终销售、发行人对上述关联方的采购或销售价格是否公允、报告期内是否存在采购销售增速较快的情况、经销商采购额是否与其自身业务规模匹配;资金往来是否与业务相匹配;是否通过经销商、供应商代垫成本费用及其他利益输送的情况;说明关联方及关联交易披露是否完整、准确;请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核查并说明具体的核查方法、核查范围、核查取得的证据和核查结论。请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IPO背后是子公司亏损注销

据亿邦动力网,虽然近几年顶固集创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在稳步增长,但是根据其2016年年报显示,顶固集创多个子公司曾存在不同程度的亏损。

2016年顶固集创在全国拥有7个子公司,分别在成都、昆山、三河、北京、广州、佛山及中山。根据职能定位,这7家子公司分别承担不同区域的生产制造及区域市场的营销开拓与推广职能。

财报显示,在2016年,仅有位于华南区域的佛山顶固和中山顶固净资产和净利润两项同时为正,其中佛山顶固净利润为50.33万元,中山顶固净利润为124.24万元。

在剩余5个子公司中,成都顶固、昆山顶固和三河顶固2016年净利润为负,分别为-101.77万元、-127.65万元、-457.31万元。北京顶固和广州顶固净资产为负,其中北京顶固净资产为-457.99万元,广州顶固净资产为-1537.59万元,而其总资产仅为120.09万元。

业界观点认为,企业净资产为负,主要是历年累积亏损导致的,体现到财务报表上,虽然当年净利润为正,但无法弥补历年的累积亏损,就可能出现净资产为负的情况。而子公司的亏损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母公司的盈利状况,这最终会体现在企业的合并报表数据上。

对于当年子公司亏损,顶固集创方面将原因归咎于外部因素,称2016年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各子公司制造运营成本增加。成都顶固新增14400平方米厂房,受折旧摊销、前期管理费用等因素影响,导致子公司毛利降低,从而导致子公司亏损。

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顶固集创共有5家全资及控股子公司,分别为成都顶固、北京顶固、广州顶固、中山顶固、佛山顶固。相比2016年减少的子公司,三河顶固在2017年7月19日注销,而昆山顶固在2017年7月20日股权转让。

定制衣柜及配套家具和定制生态门增速落后

据《中国经营报》,顶固集创自2002年设立以来,一直从事精品五金业务;2007年起,增加定制衣柜和定制生态门等业务,2015年开始向全屋定制方向拓展。

从2017年财报来看,定制衣柜及其配套家居的收入为4.7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达59%;其次是精品五金,2.9亿元的收入在总营收中的比重为36%;定制生态门仅有4275万元,占比仅5%。截至2017年底,定制衣柜及配套家具、定制生态门的经销商数量分别为467家、219家,经销商门店数量分别为550家、222家。

此外,在2017年,定制衣柜及配套家具和定制生态门的营收同比增速仅为10%、6%。在这两大产品的发展上,顶固集创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前者是公司拳头产品,但无规模优势,后者也表现平淡,而且两者的增速也远低于各大竞争对手。

“定制家具行业的竞争已经很激烈了。”在胡中信看来,大企业肯定会挤压中小企业的市场份额,“但现在还没有到大企业垄断市场的阶段,因为现在各家企业的增长势头还是很快。”

  产能消化待考

据《中国经营报》,“顶固五金虽然在行业内有知名度,但产品定价偏高,且五金种类较少,如果没有稳定的客户源很难经营。”日前,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北京市通州区的邓家窑综合建材市场,代理了多年顶固五金的王女士表示,高库存是经营中最大的问题。

不过在此次募投项目中,顶固集创明显在保持传统五金品牌的基础上,发力定制家居板块。招股书信息显示,顶固集创拟将募集资金中3.55亿元用于“中山年产30万套定制家具建设项目”,同时进行智能制造生产线建设、一体化信息系统升级技术改造,力图扩大生产能力。

“目前家居行业总体上仍然是供过于求,企业在扩大产能的同时必须考虑如何消化新增产能。”中国家居建材装饰协会秘书长胡中信表示,随着家居行业竞争日益激烈,在原材料价格上涨、运输成本增加、环保压力等影响下,不少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而大企业的竞争也日益加剧。

事实上,不少品牌企业已经纷纷涉足定制家居领域。除了已经会师资本市场的定制家居行业“四巨头”——索菲亚、好莱客、尚品宅配、欧派家居,2017年以来,皮阿诺、金牌厨柜、志邦厨柜、我乐家居等争相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企业的产能扩张计划基本上都是在未来两至三年内正式投产,而规模效应一旦形成,定制市场的蛋糕将越分越小,产能消化问题不容忽视。

此外,顶固集创采取以经销商销售为核心、大宗用户为辅的经营模式。2014~2016年,公司以经销模式完成营业收入4.25亿元、5.21亿元、6.38亿元,占总营业收入比例为90.18%、91.24%、88.85%。但定制化产品要经过上门测量、个性设计以及上门安装等流程,经销商介入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

对此,顶固集创表示,公司推行以市场为导向的战略,为属下各核心产品分别设立了专职的渠道开发维护队伍,形成了一套成熟、完善的渠道开发管理制度。而“中山年产30万套定制家具建设项目”主要是为扩大公司定制衣柜产品的产能,通过建设、引进新型柔性化生产线,大幅提升公司定制衣柜产品的生产能力,解决制约公司快速发展的产能瓶颈问题。公司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缩小与业内领先对手在销售网点数量方面的差距,提升行业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项目实施迫在眉睫。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