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文:人口是提升创新力的重要因素

2018-07-10 10:13 人民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人民日报刊文:人口是提升创新力的重要因素

人口是提升创新力的重要因素(序与跋)

人民日报 梁建章 黄文政

历史上,创新一直是经济发展的动力,在最近的时代中,科技进步更是真正成为财富增长的重要源泉。而对于高科技产业来说,成功的关键因素毫无疑问是人力资源。类似地,《人口创新力——大国崛起的机会与陷阱》一书的主要观点是:人口,也是决定创新能否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这一观点或许对于公共政策具有很大的影响作用,这包括鼓励生育、教育、移民等各方面的公共政策。

在过去的百年里,人类社会变化最大的领域之一是人口。一方面,今天的人们寿命更长——在过去200年中,发达国家人均寿命从40岁增加到80岁,并且还在不断延长;另一方面,近50年来出现了另一个剧烈变化,那就是家庭规模急剧变小,生育率持续下滑。世界平均总和生育率,已经从20世纪50年代的4.9,下降到21世纪最初10年的2.5左右。

生育率下降的现象,不仅发生在发达国家中,同样出现在中等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中。大多数发达国家和东亚国家出现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低生育率现象,生育率水平已经低于更替生育率。所谓“更替生育率”,是指为了让每一代人的规模大致相仿,需要达到每名妇女平均生育2.1个孩子的生育率。

尽管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生育率水平仍然高于更替水平,但普遍也都处在迅速下降的过程中。只有少数贫穷的国家才会出现生育率居高不下的情况。所以,尽管人类的寿命比以前延长了不少,但世界人口的增长率已经从1960—1965年的1.92%大幅度下降到了2010—2015年的1.18%。

最早受到人口剧变影响的国家是日本。在过去40年里,日本的生育率一直低于更替水平,当前大约保持在1.4左右。从2005年开始,日本成为人口出现自然负增长的国家。在欧洲,生育率约为1.6,略高于日本。自1972年以来,德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是负数,但由于有外来移民,近年来,德国人口开始出现正增长。在中国,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生育率已经下降到更替水平以下,现在只有1.4。在接下来的20年里,中国或将出现人口的负增长和极速的老龄化。据估计,在未来10年内,印度可能取代中国,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即使如此,印度的生育率也在下降,从1970年的5.49下降到2013年的2.48。包括德里在内,印度某些城市的生育率已经低于更替水平。总体而言,世界人口将迅速老龄化,许多国家将经历人口负增长。这是全世界都正在面临的一个全新挑战。对于世界经济发展尤其是创新领域的竞争,必定产生深远的影响。

人口增长趋势的如此逆转,出乎很多人的意料。200年前,托马斯·罗伯特·马尔萨斯发表了一篇关于人口和经济学的文章,其观点曾经广为流传。根据马尔萨斯的理论,生产力的提高必然会导致人口出现指数级别的增长,因为当人们拥有更多食物的时候,他们将会养育更多的孩子。随之而来的是过多的人口将会全部消耗掉社会的生产力,导致饥荒、战争和其他各种各样的灾难。因此,生产力提高的最终结果,只能是导致人口增长,而不能提升人均收入。这套理论始终不缺乏忠实信徒,1972年,罗马俱乐部一份标题为“增长的极限”的报告作出预测: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人口爆炸将会导致能源耗尽和资源枯竭。

事实证明,这些预测都是错误的。在过去200年里,人类生产力和人口数量都有所增加。然而,由于替代资源和新能源的开发,自然资源并没有消耗殆尽。事实上,自然资源的价格一直保持着相对稳定。相对于其他资产的价格,自然资源的价格实际上迅速下降了。此外,大多数发达国家在完成工业化初期阶段之后,已基本上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

更出人意料的是,人类社会遇到了与马尔萨斯主义经济学家们的预测完全相反的情况。近几十年来,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发展,人们已经开始少生孩子了。这种新的人口趋势,导致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例如劳动力短缺、老龄化和经济活力下降等。有很多原因致使人们普遍选择少生孩子,主要的原因包括:妇女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和劳动参与率增加、抚养孩子的成本上升、老年人对子女赡养的需求降低,以及现代生活方式挤压了养育孩子的时间等。

这种前所未有的人口发展态势将如何影响经济和社会呢?关于人口减少和老龄化所产生的影响的研究非常有限,毕竟这是人类历史上的新现象。主流经济学观点认为,老龄化主要是一个公共财政问题,因为大量的老年人口将会给公共养老制度带来沉重的负担。相对来说,在一个老龄化的社会中,劳动人口将不得不奉养更多的退休人员,每个劳动者承担的养老支出将不得不增加。这些增加的支出将以对当前劳动力课以更高的税率或推迟其退休年龄的方式来筹集资金。此外,老年人的消费方式与年轻人不同。老年人较少将开支用于购买住房和汽车,而较多用在医疗服务和旅行方面。因此,整个社会行业和经济结构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最后,由于老年人口的收入低而消费高(即负储蓄率),因此会对资本市场产生显著影响。总而言之,老龄化对许多行业和宏观经济整体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本书的观点是,老龄化对养老的负面影响将是温和且可控的。例如,在一个老龄化国家中,延长退休年龄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公共养老金负担的问题。当今的老年人寿命更长,而且目前大多数工作岗位的劳动强度并不太大,所以逐渐提高退休年龄不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然而,老龄化还存在一个最根本也最不可弥补的弊端,那就是导致整个社会创业精神和创新活力的减弱。除了那些比较依赖体力劳动的工作,一个50岁的人在许多心智技能方面都和一个30岁的人无甚差别。但就学习新技术或者创办新公司的能力而言,还是30岁的人更有创造力。虽然现代医学的发展已经使人们的寿命得到延长,但是人类在其20多岁时仍然是身体最健壮的阶段,而最具创新精神和精力最旺盛的阶段则是在他们30岁的时候。发明家和科学家在30多岁时最具创造力,大多数企业家也是在30多岁时开始创办公司。

我们的研究表明,老龄化对创新和创业的负面影响可能是巨大的。在一个老龄化社会中,年轻人的数量下降了,年轻人特有的活力也就减少了。伴随着年轻人数量的减少,创新精神和创业活力都会遭到削弱。通过分析日本和其他发达经济体的数据,我们发现,在人口老龄化的国家中,创业活动要稀少得多。例如,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的人口老龄化极速加剧,其创业精神和创新能力急剧下降,是其过去25年经济衰退的原因之一。

未来,处于引领地位国家之间的经济竞争,大多将会在异常激烈的创新领域中展开。如何促进创新和创业是每一个国家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本书的目的就在于,和读者一起分享我们关于人口变化对创新和经济的影响的观察与思考。

(本文为机械工业出版社《人口创新力——大国崛起的机会与陷阱》一书前言,编发时有删改,标题为编者所加。)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