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交车在即 蔚来汽车再迎考

2018-06-25 08:42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继5月底完成首批车辆内部交付后,国内造车新势力代表企业蔚来汽车又将迎来一轮全新的交车考验。6月23日,蔚来汽车确认将在6月28日正式开始向普通用户交付车辆。业内人士表示,此前多次延期的交付时间已经令业内外对蔚来汽车的造车能力产生了质疑,月底的此次交付对蔚来汽车意义重大。不过,即便顺利交付,蔚来汽车也只是完成了第一步,蔚来汽车和后续产品仍需接受消费市场长期而苛刻的考验。

首批普通用户将提车

6月23日,在蔚来汽车公开课上,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介绍了交付进展及服务体系建设、服务权益升级等信息。值得注意的是,蔚来汽车计划在6月28日进行第二批ES8的交付。据了解,这将是蔚来汽车首次向普通用户交付新车。

李斌表示,在价格方面,即将交付的蔚来ES8可享受国家补贴4.5万元,在已出台新能源汽车地方补贴的城市可按照政策规定扣减,在部分预计会发布地方补贴的城市可参考2017年政策扣减。在服务体系建设方面,蔚来汽车已在5个城市布局了6个蔚来中心,2018年内将累计在13个城市布局15个蔚来中心。同时,蔚来汽车已在8个城市部署了换电站,2018年内将累计部署33个城市。此外,在65个城市,蔚来汽车也已经安装了549根专属充电桩。

事实上,5月31日,蔚来汽车对外宣布已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台车,而“首批用户”指的是蔚来的员工。虽然已完成首次交付,但外界对它造车能力的质疑声仍然没有消除。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直言不讳地指出,“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

根据蔚来汽车5月18日给出的最新量产时间表,蔚来汽车将在6月内交付550辆车,8月起完成产能爬坡,9月底完成首批1万辆创始版ES8的交付。据了解,目前蔚来汽车的量产车已进入小批量试生产阶段,6月的生产目标为841辆,截至6月15日,已生产了229辆新车。

业内人士表示,月底的此次交付对蔚来汽车意义重大,将极大地影响它的发展前景。如果此次交付能够顺利完成,不仅有利于打消此前市场对它造车能力的质疑,也将对蔚来汽车在美国IPO进程产生积极影响。

频频跳票引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ES8的交付工作曾被多次推迟。2017年12月,蔚来汽车高调发布了ES8车型,李斌当时表示,ES8在今年4月开始首批交付。在4月25日的北京车展上,李斌又改口表示,由于产品需要进行安全性检验,要达到质量标准,造成实际交付时间比此前内部计划有所延迟,ES8将于5月初开始实现交付。然而,5月初蔚来汽车并没有交付新车。

日前,又有报道称,蔚来汽车与江淮合作建立的工厂一直冷冷清清,但随后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力洪对此解释称,现在还是小批量生产,不过很快就会开始大批量生产,然后再到产能爬坡。“这座工厂满负荷的产能是10万辆,今年底能爬坡到5万辆。”

对于蔚来汽车延期交付的原因,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分析认为,蔚来汽车与特斯拉一样具有推出产品比较慢、经历时间比较久的特征。此外,蔚来生产制造依靠江淮代工,江淮虽然实力强大,但在与蔚来汽车合作过程中还需要一个摸索的过程,因此蔚来才面临一再跳票的窘境。

事实上,不仅是蔚来汽车,不少初创车企都在规模交付上遭遇过麻烦,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就曾坦言,“今年没有一家能够规模交付,因为规模交付的难度比我们想象得要高”。

此外,已推出多款电动车的特斯拉也未能逃脱大规模量产的困境,特斯拉此前计划2018年一季度末Model 3单周产量要2500辆,但实际上Model 3最终只实现了2020辆的单周产量。

不过,崔东树认为,蔚来ES8的延迟交付不会对消费者产生太多影响,蔚来汽车的设计理念有优势,很容易吸引到消费者。再加上蔚来汽车的合作伙伴江淮汽车在生产制造上的经验,消费者信任度较高。“现在对蔚来而言,首先需要蔚来ES8的真正交付,而6月28日向普通用户交付也更具象征意义,如果再次跳票则将影响到用户的信心。”崔东树说。

面临双重考验

与寻求融资和探索商业模式相比,实现产品的量产交付才是造车新势力需要面对的最大一场考验。不过,草草交付的产品也很难令消费者感到满意,甚至可能会引发投诉,有些造车新势力正跌倒在了这里。

近期,一辆使用不过3个月的野马新能源汽车在充电时发生自燃。由于威马汽车首款量产车型威马EX5和该款自燃的野马电动车的电池供应商是同一家,所以这起自燃事故也将威马汽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随后,威马汽车群已经有近1/3的EX5意向车主和潜在客户退群,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放弃购买这款车,而剩下的一部分则退而观望。

对于蔚来汽车而言,即便顺利量产交付,也同样要面对产品质量、成本控制、供应链管理等一系列问题。正如上汽集团副总裁王晓秋所言:“从造车新势力产品交付开始,就是时刻准备去解决问题那天的来临。”

目前,没有整车生产资质的蔚来汽车仍需依靠江淮汽车代工,但这种造车模式也引发了外界对蔚来汽车品质方面的担忧。据了解,除了设计,产品的质量与流水线生产能力、品质控制能力和材料加工能力等都密切相关。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认为,“新造车企业没有强势的品牌和足够的生产经验,显然无法把控整车厂为它代工生产汽车的整个流程”。

另一方面,蔚来汽车还面临着来自特斯拉等国内外对手的外部压力。6月6日,特斯拉确认将在上海建设美国以外首个工厂。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如果能够在本地生产,特斯拉电动车在中国的售价将下降1/3。

对此,汽车分析师贾新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入华建厂这件事上,特斯拉已经拖了几年了,给了蔚来时间,但是蔚来进展也是缓慢”。

同时,双积分政策也在倒逼自主和外资车企加速向新能源汽车产业转型。根据公开资料,2019-2020年是中外品牌新能源车型上市的密集期。业内人士指出,传统车企在供应链、技术研发、规模成本、生产制造、渠道等方面的优势将进一步放大,作为造车新势力的蔚来汽车届时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

崔东树也坦言,对蔚来汽车而言,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比如后续的市场营销与品牌打造、服务体系的建立等。有观点认为,如今的互联网汽车企业必须有10万辆以上的年销量,才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但达到这一销售规模的前提是能解决市场诸多痛点。 

责任编辑:凤凰(QL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