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民:全国住宅空置率高于日本 用来炒的房子不少

2018-06-14 16:29 财新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杨伟民:全国住宅空置率高于日本 用来炒的房子不少

“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场攻坚战,金融部门毫无疑义是主力军、主攻部队,但是实体经济主管部门尤其是国有企业监管部门、房地产调控管理部门、地方政府债务管理部门和各级地方政府都要各负其责。”6月14日,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指出。

他表示,金融风险一方面是货币政策、金融机构、金融监管等等方面的问题,另一面是实体经济、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等问题。如果房地产市场继续乱象丛生,如果地方政府继续变换花样举借债务,金融监管再严厉也会出现金融风险。

杨伟民从国企改革、房地产市场改革和地方债改革三个方面提出化解金融风险的建议。在实体经济方面,他提出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坚定处置僵尸企业。“前两年处置的只是冰山一角。中国货币池子里面水很多,僵尸企业占了大量的信贷资源,如果不清理就没有水支撑新的经济活动。”

第二,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国有企业改革进展缓慢一定程度上拖了供给侧改革后腿。要把降低国有企业负债率作为去杠杆重中之重,推动国有企业优化布局,缩小战线,减少虚资产,做强实资本。

第三,赋予职务发明人科研成果所有权。“科技和经济两张皮,科技成果转化难已经讲了20多年,根本原因是陈旧的科研成果完全归国家所有的制度。”杨伟民指出,唯有推动科研产权制度改革,才可以解决科研人员产权激励问题,从而解决创新驱动的动力源泉问题,解决我国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问题。

在房地产领域,杨伟民指出要加快建立新的住房制度和市场化调控机制。“前期房地产市场已经积累了一些风险,近期又乱象丛生,成为最容易引爆风险的定时炸弹,行政性措施已经不能根治。”

他从供给角度提出几方面建议加快改革整治乱象: 从主体来看,一是改革政府垄断住宅用地体制。房价过高的城市既要增加住宅用地,也要扩大住宅用地供应主体。二是改革房地产商垄断住宅供应的体制,应增加商品住宅市场供应主体,在符合规划前提下允许小城市和小城镇的自然人合作建房,允许非房地产企业在取得土地使用权土地上建设商品房和租赁房。

扩大租赁供给也是改革住房市场呼声较高的一项。“我们曾经请有关单位通过对用电量对全国住宅的空置情况摸底调查,显示我国无论是城镇还是乡村住宅的空置率都相当高。比日本这种高度老龄化、少子化、城市化的国家还要高,日本是13%。这很不正常,说明用来炒的房子真不少,有关部门应该尽快制定空置标准。”杨伟民说。

他提出改革售多租少市场结构,加快住宅租赁市场立法,实行租购同权制度,实行鼓励租赁市场的财税金融政策,比如降低租金收入的税费。房价较高的特大城市,租赁市场发展的重点不应该放在新建多少租赁住房上,而是通过税收等经济办法使空置存量住宅进入租赁市场。

改革农村土地制度也是增加城市土地供给的方向。“我国城市居住用地一般占城市建成区30%左右,目前农村空置宅基地3000万亩,相当于城市建成区总面积37%,比现有城市当中所有的住宅用地总量都要多,这是一种资源的极大浪费。如果拿出一小部分转到城市,可以大幅度降低地价。”

杨伟民呼吁,改革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产权制度,赋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对集体土地完全所有权,政府不再征收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他提出应允许农村人口进城落户用出售宅基地使用权收入在城市购房,也要允许城市人下乡购买宅基地使用权,建立城乡一体住房制度、土地制度和户籍制度,建立现代市场体系。

最后,杨伟民指出地方政府债务要严控增量,逐步化解存量。“地方政府法定限额债务总体可控,但隐性债务规模过大,增长过快,底数不清,风险不可测。”对此,一要严控隐性债务增量;二是稳妥化解存量;三是地方政府要有风险观,不能新官不买旧账;四是要捋顺地方政府和财政关系,赋予地方一定税权,减少转移支付,让地方政府权责更加一致起来。

责任编辑:都基强(QF0022)  作者:任蕙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