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文青都去红楼藏书楼,七十年老楼变身记不了解一下么

2018-05-23 09: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5月22日讯(记者 张博)从北京地铁4号线西四站出来,沿着西四南大街向南走不远,刚刚试营业一个多月的红楼藏书楼就静静的矗立在丁字路口东南角。这座有着近七十年历史的建筑曾经见证了西四地区的快速发展,也曾饱受无序开发之苦,如今它正以一个崭新的面貌成为这片拥有着悠久历史社区的新名片。

用如今最流行的话来说,红楼藏书楼的前身——红楼影院,算得上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的“网红电影院”了。资料显示,红楼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原为红楼球社,1945年11月20日改为红楼影院,于1956年实行公私合营,这座具有七十多年历史的老字号影院,一度创造了不斐的业绩,她是北京市第一家宽荧幕立体影院、第一家“无障碍影院”,是那个年代最新中外影片首轮放映的最佳影院之一。

 公共藏书楼正门朝西,不大的门脸橱窗里,大大的繁体“書”字让人一眼便能辨认出。

承担红楼藏书楼整体改造设计工作的设计师,北京城建设计发展集团城乡规划及建筑创作中心霍光向千龙网记者表示,自己就出生在西四地区,原来的家里老红楼影院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我小时候好多电影都是在这里看的。”同霍光一样,对很多老北京来说,红楼电影院都是难以磨灭的文化记忆。

微信图片_20180522155413

北京城建设计发展集团城乡规划及建筑创作中心霍光(左)介绍藏书楼设计理念。

遗憾的是因为建筑破损老旧,存在安全隐患,内部构造与设施无法满足公众观影体验要求,影院在2012年停止放映。老红楼影院并没有就此“沉睡”。为盘活闲置的文化资产,延展城市的文化记忆,北京市西城区从2014年开始谋划对红楼进行改造提升。霍光也回到了自己阔别多年的西四地区,同设计团队一起对老红楼“瘦身提靓”,让电影变身藏书楼重新焕发文化活力。

 进门是一个宽约5米,长约30米的通道,这里是休闲阅读区。通道尽头穿过一个洒满阳关的小院,便是近2000平方米的主体藏书区。

“接到设计任务的时候,我们手上连一张标准的图纸都没有。”霍光介绍说,因为年代久远,老红楼本身经历了多次的改造。另一方面,因为用途几经改变,红楼周边在不同年代也新增了不少“附属品”,这些建筑向藤曼一样附着和纠缠着红楼,最终将它掩盖在一层层建筑之中。“我们进场时,红楼完全被包裹住了,完全看不出建筑本身的结构。”

微信图片_20180522155611

藏书楼西侧的院子中,老影院的放映机讲述着历史的传承。

对此,霍光主动做起了减法,将“附着”在红楼上的建筑与主体“剥离”开。将原来的密闭空间改造成天井和院子,让这几个本来已经完全粘连在一起的建筑之间,产生一个有光线进入的,近似于户外感觉的空间变化。霍光说:“我们希望读者在这个空间中游走的时候,能够观察到不同历史时期的建筑面貌、不同的工艺做法并且发现它们自然组成的有趣的关联”。

1524815259953

穿过大厅到东面是后台研究区,主要入藏知名专家学者的精选藏书和手稿,可以为相关的学术研究和创作出版提供个性化服务。

这样别具一格的“光院子”,在藏书楼的东西各有一处,设计师希望这里成为藏书楼序列空间韵律的一个小高潮,和观历史片段的橱窗。“当人在这个地方感受到光线变化的时候,他可能会停下来,驻足四望,看看周遭的样子。人们会在此发现我们特意保留的红楼电影院主体建筑的原始外立面,七十年代的砖墙与其他不同年代建筑之间的关系,而这在混杂的街面上是不可能看到的。”

微信图片_20180522155340

主体藏书区四周布满了三层高高的书架,中间保持了电影院的空间风貌,北面是一块大屏幕,南面是原电影院座位台阶,改造成了可以入座的阅读区。

作为藏书楼的核心部分,设计团体在方案中从中国传统私家藏书楼的设计中汲取灵感,巧妙的将阅读功能于电影院的既有空间相结合。霍光说,“老式电影院与藏书楼这两种建筑的空间特性,实际上有近似之处。首先,它们都具有一个主体空间,电影院进行影片放映,藏书楼则用来藏书与阅读。它们各自又有一些辅助空间,所以,从功能特性的角度来说,把电影院改成藏书楼,在空间上是相适应的。”

主体大空间分了三层,这首先是根据藏书数量的需求。其次,是根据层高的要求,设计师充分利用了原来影院放映厅的高度,分作三层。低、中、高层按人流量逐步减少进行分布。此外,大空间的整个墙面都将用来做藏书——这是设计者希望形成的空间意象,当读者立于楼中,我们希望它们能感到自己是被书环抱的。“当同样有阅读爱好、品味的人的聚集到这里,它既是物理的聚集场所,同时,也成为精神的聚集场所。”霍光解释说。

 中间区域摆放了四排读书桌,屋顶透明的顶棚让整个大厅显得特别透亮。藏书大厅平时作为阅览区域开放,也可为各类读书会、讲座、新书发布、阅读沙龙等阅读推广活动提供免费场地。

 除了尽可能的保留老电影内部的建筑特色,设计师在藏书楼外立面的设计中也充分的考虑到建筑与环境的和谐,希望改造后的建筑与当地深厚的历史联系起来。“对于藏书楼的两个门,我们的设计也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在北门的设计中,我们尽可能的恢复了老红楼的外观,让它与上面的老‘过街楼’相协调。”

微信图片_20180522165039

藏书楼北外立面的设计尽量的保留了老红楼的风貌。

02

西外里面的取景框式设计让翻新后的建筑与周围环境更加和谐。图左为翻新前红楼影院的外立面。

而作为藏书楼的正门,西立面则采用取景框式样的设计,使用玻璃使内外通透。霍光说,“透过二楼的窗户就可以看到路对面的砖塔胡同口的砖塔,两个具有文化气息的古建筑隔街相望,我们希望红楼藏书楼和那里正阳书局产生视觉上的延续性。”一个“取景框”,将砖塔乃至胡同作为风景收纳进来,藏书楼建筑与环境,与“对岸”的“文化姊妹”形成了良好的互动,浓厚的文化气息在嘈杂街道的“两岸”彼此呼应。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