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合系实控人又失联!老东家华敏系逆势抄底卷土重来

2018-05-09 15:25 中国证券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泰合系实控人又失联!老东家华敏系逆势抄底卷土重来

泰合健康(行情000790,诊股)上蹿下跳的K线背后,一股暗流涌动。四个月前,46岁的“泰合系”(泰合集团及其子公司)掌门人王仁果从“恒丰银行蔡国华案”中“脱身”。四个月后,又卷入另一起案件。5月7日,多个独立信源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证实,“泰合系”掌门人王仁果已失联。

就在王仁果案件缠身之际,泰合健康原来的老东家“华敏系”悄悄“杀回马枪”,逆势抄底,一跃为泰合健康第五大流通股东,令人费解。

四个月后再度“失联”

5月7日晚,中国证券报记者致电王仁果,其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追溯公开资料,王仁果最后一次露面是在泰合健康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根据公告,2018年3月27日下午2:30,王仁果在泰合健康办公地——成都市高新西区蜀新大道1168号科研综合楼一楼多功能厅——主持了该会议。

王仁果被外界视为“黑马富豪”,有着光鲜的名头——青年川商领袖、川商创业导师、成都广安商会会长、四川省商会副会长、“泰合系”实际控制人。但即便是在四川当地,此前关于他的故事并不多。

让王仁果进入公众视野的,是其从“华敏系”手中拿下泰合健康的控股权。这是王仁果在资本市场的起点,也为其后来的扩张埋下了伏笔。

2015年8月28日,泰合健康发布公告称,四川泰合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泰合集团”)分别与上海华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敏”)、周蕴瑾签订《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书》,泰合集团受让上海华敏持有的四川华神48%的股份,计3432万股;受让周蕴瑾持有的四川华神24%的股份,计1716万股。

泰合集团受让上述股份后,持有四川华神72%的股份,计5148万股,成为四川华神的第一大股东。交易总价合计为13亿元。这笔交易过后,王仁果与妻子张碧华成为泰合健康的实际控制人。

正因如此,外界才得以一窥“泰合系”的家底。泰合集团旗下拥有30余家控股及参股子公司,这些公司涉足金融、房地产、酒店、医院等领域。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至2016年9月30日,泰合集团资产总计为221.60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合计59.53亿元。2015年度(经审计)实现营业收入9.05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8亿元。

拿下泰合健康控股权后,作为实控人的王仁果并未对公司表示过多关心。“他很少去公司。”四川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即便是作为泰合健康的董事长,王仁果都极少出现在公司,有时候甚至两三个月都见不着。

事后来看,王仁果忙着增强上市公司控制权。

虽然从“华敏系”手中高价获得了四川华神的控股权,以此间接获得了泰合健康的控股权,但王仁果“位子并不安稳”。四川华神仅持有泰合健康18.08%股权,加之当时市场状况不佳,股价低迷,市场举牌成风,这一股权比例并不安全。

2015年10月,泰合健康抛出了一份几乎是“量身定做”的方案——向泰合集团定增不超过5041.03万股,募资不超过4.3亿元。一旦顺利实施,泰合集团将合计控制泰合健康26.66%的股权,控制力大大增强。

不过,因A股市场波动较大,加上再融资政策收紧,2016年4月公司公告,原先的定增方案“缩水”,募资额压缩到不超过3.8亿元。当年8月12日,公司宣布终止定增。

而且,多年未有资本运作的泰合健康又罕见地于2016年5月23日发布了资产收购公告,欲现金收购四川旺林堂药业有限公司51%股权。这一收购也于2016年7月21日宣布终止。

一连串意图增强控制权和提振股价的行动受挫,并未打消王仁果的初心,他选择了直接从二级市场增持。

2016年6月6日-2017年3月27日,王仁果的父亲王安全在10.99元-13.98元/股的价格区间,采取集合竞价买入泰合健康合计2155.11万股,占泰合健康总股本的5%。至此,王仁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泰合健康的权益持股比例逼近22%,达到相对安全的水平。

然而,命运的转折点呼啸而至。

2018年1月2日晚,泰合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仁果失去联系,相关信息尚在核实。1月19日,泰合健康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王仁果在正常履职。

彼时,外界传言王仁果失联与“恒丰银行蔡国华案”有关。多位独立信源5月7日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经朋友引荐,王仁果认识了蔡国华,交往三个月后,双方的距离大大拉近。”广安一位接近泰合集团的人士称,位于王仁果家乡的“广安恒丰村镇银行”便是双方合作的成果之一。

在山东待了一个月的王仁果“出来”后,神色有变,“人消瘦了不少”。前述四川知情人士称,“脱身”后的王仁果随后低调处事。当时,泰合集团员工在各自的朋友圈纷纷发布了老板在机场归来的照片,以示“老板没事了”,但随后被王仁果叫停。

如今,王仁果再次失联,波澜再起。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监管部门已关注此事。

“华敏系”巧杀回马枪

就在王仁果“失联”的特殊时刻,泰合健康原来的老东家“华敏系”杀出“回马枪”,悄然建仓潜伏,其套路让外界直呼“看不懂”。

泰合健康2018年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30日,“上海华敏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敏置业”)共持有泰合健康500.8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6%。

华敏置业是“华敏系”重要成员之一。工商资料显示,其股东为李小敏(持股83.12%)和上海华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16.88%,下称“上海华闽”)。华敏置业的前身正是上海华闽,后者成立于1994年4月。

对比泰合健康2017年年报,可以推断华敏置业是在2018年1-3月建仓。在此期间,泰合健康股价区间为4.02元-7.52元/股,交易均价为5.58元/股。以此粗略测算,华敏置业动用的资金规模在2795万元左右。而4月2日至5月8日,泰合健康的股价区间为5.93元-7.93元/股,交易均价为6.62元/股。结合泰合健康在此期间的量价关系和市场表现,华敏置业持有的泰合健康500.89万股即便全部卖出,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而“泰合系”接手泰合健康的交易时点不佳,其持股市值已大幅缩水。“华敏系”为何能精准抄底?这或许源于“华敏系”深耕泰合健康多年,对公司“知根知底”。

“华敏系”第一次浮出水面,源于泰合健康2010年5月20日发布的一则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告。根据当时的公告,上海华敏于2010年5月13日与上海同功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同功投资”)、上海佑昌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佑昌实业”)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上海华敏受让同功投资持有的四川华神24%的股权,计1716万股;受让佑昌实业持有的四川华神21.69%的股权,计1551万股。上海华敏受让上述股权后持有四川华神45.69%的股权,计3267万股,成为四川华神第一大股东。以此间接控制华神集团(即“泰合健康”)。

这则公告首度公开了“华敏系”的庞大版图。上海华敏、周蕴瑾、成都华敏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敏物业”)、成都华敏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华敏置业”)等四川华神股东一一露面。上海华敏、华敏物业、成都华敏置业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李小敏。而周蕴瑾早年曾任职李小敏所控核心平台——华敏置业董事、副总裁。自2005年起,其转身成为四川华神第二大股东,持有24%的股权。

同功投资、佑昌实业的背后均指向李小敏。进一步调查显示,李小敏背后则为著名台商蔡长材,他才是“华敏系”背后真正的掌舵者。早在2004年,“华敏系”就已控制华神集团。如此说法,得到了“泰合系”内部人士的证实。

据测算,以2010年作为“华敏系”入主泰合健康的起点,至2015年“华敏系”退出,其收益超过8亿余元。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一份法院执行裁定书曝光了“华敏系”与“泰合系”的矛盾。

2017年7月11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执行裁定书显示,泰合集团与周蕴瑾发生合同纠纷,泰合集团向法院提出诉讼保全申请,要求对周蕴瑾(被申请人)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法院依法查封、冻结被申请人共计限额3960万元的财产。

为何股权转让都已完成之后,泰合集团还要申请冻结周蕴瑾的财产?各种原因耐人寻味。5月8日,中国证券报记者致电泰合健康前董事长、股东周蕴瑾,她的手机处于停机状态。目前,尚不知此案的最终进展。

蹊跷扩张埋隐患

事实上,“泰合系”在资本市场的触角远不止泰合健康,其扩张步伐让人侧目。

宏达股份(行情600331,诊股)2017年9月6日的公告显示,泰合集团拟斥资43亿元实现对宏达股份的控股。其中,18亿元为收购直接支付交易对方的股权转让价款,另外向宏达实业增资25亿元用于解决相关诉讼问题。交易完成后,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从刘沧龙变更为王仁果。

不过,宏达集团和刘沧龙合计持有的宏达实业82%的股权,宏达实业和刘沧龙持有的宏达集团66.98%股权,随后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上述股权转让事项无法继续推进。泰合集团向四川高院申请冻结刘沧龙持有的宏达集团和宏达实业的全部股权。最终,经过协商,上述股权转让协议被解除。“泰合系”入主宏达股份折戟。

但是,王仁果并未就此止步。

2017年12月8日,中国金属利用(01636.HK)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时建有限公司(下称“时建公司”)与泰合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泰合香港”)签订协议,时建公司出售其持有的中国金属利用71540万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约29%),泰合香港收购价为每股3港元,交易总价约21亿港元。不过,此事一直未有进展。随着王仁果“失联”,这笔交易充满变数。

另外,“金融板块”曾经被泰合集团屡屡对外提及。其子公司中涉及金融的有8家,分别是广安思源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达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充市嘉陵民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广安恒丰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民信融资性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成华民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广安民信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四川仪陇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王仁果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金融板块在自身运营和对外投资过程中均获得了预期收益,集团“金融+产业”双轮驱动的发展优势日趋凸显。

然而,自王仁果第一次失联后,泰合集团官网的介绍中,已经没有了“金融板块”,取而代之的是“大健康”、“文化旅游”、“地产”、“农业”和“教育”,各种原因耐人寻味。

接近泰合集团的人士称,入主泰合健康之前,“泰合系”更多以“房地产商”的形象示人。随着“泰合系”在资本市场攻城略地,其对资金的需求也越来越大。经审计的财报显示,2014年-2016年,泰合集团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95亿元、4.17亿元和20.11亿元,2017年上半年则为3.10亿元(未经审计)。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