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2)

2018-04-17 13:24 宣讲家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郑风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

国家为什么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的城市尤其是一二线城市与发达国家的一二线城市相比,要么是没有差距,要么是差距很小,有些方面甚至比他们更便利。但是农村就不一样了。美国大量的大学和大公司总部都在乡村小镇上。前几年,我国的双汇公司把美国最大的养猪公司史密斯菲尔德公司收购了,而史密斯菲尔德公司就在美国的一个乡村小镇上,这个小镇的几千人大多是他们公司的员工。美国赫赫有名的公司都在小镇上,一个公司占一个小镇,小镇里要么是工作人员,要么是他们的家属。大学也是,很多大学都在乡村小镇上。所以,我们国家用了40年的时间把城市已经建得很漂亮了,如果再通过二三十年扎扎实实的工作,让乡村向城市看齐,促进城乡融合发展,那个时候我们的乡村就不一样了。

第二个问题,国家对乡村振兴战略是怎么部署的。

“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有两个时间节点,根据这个战略安排,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目标任务如下:

首先,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也就是,前三年我们要把各种各样的制度框架、政策体系建立起来,最核心的是制定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制定了规划以后,不可能马上就对所有的村庄进行大量的投入建设,很可能过几年有些村庄都没有了。第一,从一个长远的发展来讲,比如说从33年(2018-2050年)的角度来看,哪些乡村要保留,哪些乡村要起什么样的功能,一定要有一个规划。第二,在这个基础上把各种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建起来。第三,要把各种各样的试点建好。到2020年建党100年的时候基本形成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然后,再分两个阶段: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

乡村振兴急不得。用五年的时间是建不成的,用十年的时间可能也不行。我们这次提出用33年的时间,即“3+15+15”,分三个阶段来实施。所以,一个乡村的规划不能只规划到明年,还要考虑到33年之后。

第三个问题,乡村振兴怎么做?

我们在2005年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提出了20个字、5句话: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这一次乡村振兴也是20个字、5句话: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但只有“乡风文明”一句保留了,其他四句话都升级了,从生产发展到产业兴旺,从村容整洁到生态宜居,从管理民主到治理有效,从生活宽裕到生活富裕。2005年提出的是建设温饱型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目标,那么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应该是小康型的乡村振兴。这一次中央一号文件围绕这五句话进行很多部署。

第一是产业兴旺。产业兴旺,实际上就是两句话:质量兴农和绿色兴农。国家成立了食药总局之后,通过各种各样的严格管理,这两年重大的食品安全恶性事件基本上没有了。但是,现在食品安全的最核心的焦点在哪儿?在源头!为了生产大量农产品,我们用了太多的化肥、用了太多的农药、用了太多的工厂化农业。这些慢慢成为我们国家食品安全的一个核心点。这一次中央提出质量兴农,要对整个农业从生产的标准体系、规划体系、检疫检测体系,还有各种各样的标准都要完善。另外,国家要对生产的过程实行绿色化生产。

这一次国家在产业兴旺上做了五点部署。第一,夯实农业生产能力基础。包括加快划定和建设粮食生产功能区、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第二,实施质量兴农战略。第三,构建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体系。现在从事第一产业的农民收入太低,怎么让农村产业与第二、第三产业进行融合,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道路,现在的探讨还很少。北京应该走在全国的前列,因为都市性农业应该是产业融合的一个最前沿的阵地。一个巨型都市的郊区做一二三产业融合应该有先天的优势。现在全国虽然做了各种各样的试点,整体离目标还是差得很远。第四,构建农业对外开放新格局。“走出去”在全世界开发各种各样的农业资源。浙江人走在全国的前面。浙江人一直说有“三个浙江”。因为浙江的人均土地很少,所以一大批浙江农民在全国各地包地种农产品,听说普洱茶赚钱了,跑到普洱包地种普洱茶去;听说山东金乡大蒜很值钱,跑到山东金乡包地种大蒜去了。同时,浙江人还在全世界包地种粮。比如,我们现在每一年从巴西进口很多大豆,有一部分浙江人到巴西包地买地种大豆运到浙江来。所以,“三个浙江”是一个很好的启示。我国未来的农业开放实际上也有很大的空间。

最核心的是第五点,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我们过去一提小农户就是分散、规模低、素质不高。党的十九大对小农户专门提出要“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一方面,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另一方面,由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小农户还是我国农业生产的主力。现在,农村种地农民的平均年龄已经达到57岁了,而日本农民平均年龄在68岁。所以,延长土地承包期有几个好处。第一,如果把这些地都收过来交给资本去种,那么这些农民没事干了,没事干是一个大问题。第二,有利于国家粮食安全。因为农民自己种地主要还是种粮食。但是这个地要是放到资本手里,一定会拿来做别的。因为种粮食一亩地一年也就1000多块钱,1000多块钱对资本来说没有吸引力。所以,延长土地承包期有利于国家的粮食安全,也有利于国家的稳定。这次国家提出要做好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衔接,就是说我们要做好服务。比如,我去韩国发现韩国一些种地的农民都是老太太,老太太打个电话,别人就可能来给她耕地了,再打个电话,就有人给她打农药了,再打个电话,有人来给她收割。虽然地是由老年人来种,但要做好农村社会化服务。这是我们所欠缺的。这些年有些改进。我们知道,十几年前很多在城里打工的农民,一到农忙季节还要回老家去种地。但是,现在大量农民在农忙季节不回去了。为什么?就像在东北有很多托管。这个地要托管的话,种、收都给包了,但地还是你的,种什么都由你来决定。所以,需要大量的农业社会化服务。所以,国家提出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为农民做好服务。

总结一下,怎么才能做到产业兴旺?首先,国家对过去的农业产业的投入还是要继续加强的。第二,国家对农业要实施质量兴农战略,有一整套指标体系、标准体系。2018年国家要选200多个县(市)作为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县(市)。过去,我们的农业可能为了追求产量,用了太多的化肥农药,以后要按照质量生产的一套标准,采用各种各样的措施,提高农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第三,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我到青岛发现,一些村庄农民种菜不像原来那样拿到城市去卖了,山东一个村支书告诉我,他们村种的菜与青岛的两家单位对接,菜直接配送到单位。田间地头都放着摄像头,单位对食品质量安全可以追溯,而由于省略了中间环节,农民的利润也大幅提高。所以,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的市场,尤其在大城市,潜力无限大。产业兴旺以后还要出台更多的政策,但是有一个标准:必须是高质量的,必须是绿色的,必须是优质的、品牌的。这几年国家也特别强调品牌化的农业。就像我们现在用手机,贵的一万多,便宜的两三百块钱。同样的道理,可能几年以后,同样的农产品,可能外观差不多,但有的特别贵,也有的特别便宜。日本人对日本的大米区分很细,这是北海道的大米,这是九州的大米,还有各种各样的代言。光是大米就有各种各样的牌子。你既可以吃非常贵的,也可以选择便宜的。这是一个品牌化的过程。我想,我们国家在解决了温饱之后,迈向小康阶段,农业品牌化还大有可为。欧美一些国家什么样的农产品卖的最贵?标明某个村里面某个农民生产的,甚至把地址和电话都标明了,这样的农产品是最贵的。因为消费者觉得这个东西可以追溯到个人,这样的农产品的质量是最好的。所以,农产品特别讲原产地,特别讲可追溯性。我们国家现在农民的品牌意识还在慢慢地发展。褚时健种的橙子叫作褚橙,一下子就火起来了。确实有很多人吃了褚橙之后,认为和一般市场上泛泛的橙子相比,褚橙的口感和质量都要好。从褚橙在全国的流行,就看出中国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对农产品的质量开始重视起来。所以,产业兴旺,除了保证原来的主要粮食生产能力之外,还要大量发展质量农业、绿色农业,这是未来的一个主要的方向。中央提出要培育农产品品牌,保护地理标志农产品,打造一村一品、一县一业发展新格局。

责任编辑:孔祥妮(QO0003)  作者:郑风田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