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是候鸟 哪里营商环境好就去哪里

2018-03-17 15:54 中国经济周刊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企业家是候鸟,哪里营商环境好就去哪里”

两会聚焦之“营商环境”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强调“优化营商环境”。可谓民有所呼,必有所应。从“毛振华控诉亚布力管委会”,到“黄鸣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2018年以来,营商环境格外引人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科瑞集团董事局主席郑跃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企业家是候鸟,哪里的营商环境好,它就在哪里停,就在哪里生长。”

代表委员们表示,破除隐性壁垒、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提升经济发展质量。

“我们对营商环境的信心一度遭到打击”

3月5日下午,政协工商联组小组讨论时,全国政协委员、京东董事局主席刘强东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绝不能“新官不理旧账”,不亚于一次反腐败斗争。他在现场吐起“苦水”,“我们在国内60多个城市有投资,属于跟地方政府打交道比较多的企业,过去10年来,‘新官不理旧账’的事情几乎每年都要发生很多次。”

刘强东举例说,就在全国两会召开前夕,京东所投资的某市的一个区新换了区长,前任区长答应了道路拓宽计划,但现任区长则推脱没钱,不能拓宽道路。“我们跟他说,之前合同写了投资20亿元,现在钱也到账了,道路得拓宽,新区长说那是上一任的事,你找上一任区长去,而上一任区长已经升任副省长了。”

刘强东表示,李克强总理在工作报告中公开指出“新官不理旧账”问题,振奋人心,激发了民营企业家的投资热情。他说,“新官不理旧账”的行为危害不言而喻,政府承诺代表了政府的公信力,政府如果不诚信,那就可怕了。

刘强东的话引起全国政协委员、月星集团董事局主席丁佐宏的共鸣,“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提出后,有的地方官员虽然‘清’了,但不干事了,我们对营商环境的信心一度遭到打击。”他说,在投资过程中经常遇到“三重门”,即“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政府工作报告中“隐性壁垒”的提法很有深意和针对性,破除隐性壁垒也是解放生产力。

全国人大代表、九芝堂董事长李振国曾在全国多地投资,并进行研发、销售中心建设,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有的地方喜欢对企业进行干涉,再加上一些企业的逐利性,以至于招商引资来的企业真正生根开花结果的没有几个。

此前一段时间,东北地区的营商环境令不少人表示担忧,全国政协委员、哈尔滨电气集团公司董事长斯泽夫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首先,营商环境不佳,特别是市场主体被掌握权力的行政部门不公平对待的事情是存在的,“还是过去那套计划经济思维,认为所有事情都必须经过我,必须要审批盖章。”其次,他表示,类似的情况在全国各地都存在,由于前一段时间媒体的频繁报道,此事有些发酵。

“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

“政府工作不仅要继续改善基础设施等‘硬环境’,更要通过体制机制创新,优化营商环境,在‘软环境’上有新突破。”李克强总理在1月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强调。2018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的首个议题,就是部署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优化营商环境就是解放生产力、提高竞争力。营商环境本身也是生产力,能创造更多的价值。近几年,政府一直在简政放权。审批项目在减少,要跑的路、进的门也减少了,我们港口企业确确实实感受到了营商环境的变化。”全国人大代表、唐山港口实业集团副总经理于泳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

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大幅缩短商标注册周期;工程建设项目审批时间再压减一半;决不允许执法者吃拿卡要;清理群众和企业办事的各类证明,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一律取消……政府工作报告所列举的这些举措,对企业来说可谓细致而又实惠。

“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这些要求,我觉得是非常高的服务标准。在法律完善、社会服务、办事效率等方面,我国在逐步改进中,营商环境持续改善。5年多来,我国全面改革工商登记、注册资本等商事制度,企业开办时间缩短三分之一以上,推行‘互联网+政务服务’,实施一站式服务举措等,都是具体的表现。”郑跃文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

在多个代表团举行的团组开放日活动上,“优化营商环境”都是备受关注的热点问题。面对提问,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省长唐登杰说,福建要深入践行“马上就办”,大力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让企业和群众办事像网购一样方便。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市长张国清表示,天津要牢固树立“产业第一、企业家老大”的理念,千方百计搞好企业服务。

“我相信,有一份企业家对政府的评价,会更好地促进我们‘放管服’的改革,促进我们营商环境的改革。”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省长吴政隆回答《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提问时表示。

从“饭桌上办事”到“请不到人吃饭”

2016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的民建、工商联界委员,并参加联组讨论时,用“亲”和“清”两字阐明新型政商关系。

“在我眼中,‘亲’就是政府为企业提供服务更主动、积极,企业也敢于有问题找政府部门反映。‘清’体现在各部门工作人员的态度好了、效率高了,工作更实在了,我们企业不用想着很多应酬和关系了。”全国政协委员、金马凯旋集团董事长肖凯旋说。

全国政协委员、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在农村投资过程中与地方政府打交道时,政商关系总体上处得还不错。“自从中央提出新型政商关系后,各地的政商关系总体讲比以前好处一些。前几年不少企业家一到春节时压力就很大,请不请地方政府主管部门官员吃饭?送不送礼?去中等餐厅还是高级餐厅?喝什么酒?这些问题难倒企业家了,好多企业家感叹‘年关难过’。不过这几年好多了,特别是今年,很多官员都不出来吃饭喝酒,也不收礼了,对企业家来说反而轻松很多。”

刘永好举例说,今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四川省省长就带领省政府各部门一把手与川商总会的民营企业家交流沟通。“晚上成都市市长又带队和大家交流,请大家吃饭、欢迎大家回家。我觉得这个格局就非常好,商会的朋友非常高兴地说,‘格局真是变了,以前要见领导特别难,今年领导主动来见我们。’”

郑跃文在采访中也提到了“请客吃饭”,但与刘永好不同,他说的是过去企业家办事要请官员吃饭。“过去大家吃着饭就把事情办了,现在‘请不到人吃饭’,办事要在正规办公桌上进行。这种转变是好的,但不一定所有人都很适应。新的办事流程、办事规矩需要整理成一套明文规定,让大家更好地遵循。”郑跃文说。

改善营商环境,企业家还有哪些建议?

“优化营商环境首先得有规矩,得建立在法治基础上。比如政府说要给高科技人才奖励,怎么奖必须写在纸上。配置什么资源、什么时间配置,都必须以合同的方式履行。尤其是不能因为换任就不认账。”九芝堂董事长李振国对记者说。

他认为,改善营商环境要从政府和企业两方面来看,政府应该对自己城市的资源有自信,有战略性的定位和定力,要实事求是。“另一方面,企业自身也要改善。有些企业家到地方不是为了投资,而是为了圈地,一直等到当地的资源升值才开始投资,浪费政府资源。”

“如何具体处理营商环境中的问题,我们坐下来考虑,都会有办法的。首先是建立制度,然后不断完善。在这个攻坚的过程中,反复地讨论,比如说效率不够高、大家不够满意等问题,经过讨论,把讨论出来的办法规定下来,今后大家严格执行,我认为就会形成比较良好的制度环境。” 郑跃文说。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一拖董事长赵剡水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深入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使更多事项在网上办理,必须到现场办的也要力争做到‘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令他十分感慨。“对具体干什么、干到什么程度,提出了非常明确的监督考核标准,可量化、可操作。不管是上级检查还是媒体监督,可以问一问,‘这件事你来了几趟?你跑了几个部门?’其实有些部门确实有各自的分工,有时候不是不想给你办,但受限于权限。下一步国家机构改革,我想这方面会有好的变化。”

赵剡水还表示,现在企业即便技术先进、制造先进,但产品研制周期一旦拉长,市场机会稍纵即逝,窗口很快就关上了。“希望不要因为审批环节而耽误很多技术,特别是很多大的项目的开发。”

全国人大代表、金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志敏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应该完善优化营商环境的顶层设计,建立省市区等多级的优化营商环境统筹协调机构。“要推动法治化市场化营商环境建设,甄别纠正一些个案,进一步完善赔偿、投诉和救济机制,畅通投诉和救济渠道。实施对‘高精尖专特新’等民营企业的靶向招商,吸引民间资本汇聚落地。”

袁志敏说,还应以项目招商,引入重点项目引荐奖励机制,加强项目信息对接工作,抓好重大项目落地,加快推动重大项目落地投产;以资本引商,发挥好政府引导基金在招商中的牵引作用,以股权投资、优惠的回购政策等,吸引优质民营企业迁入。

哈尔滨电气集团董事长斯泽夫对记者说,政府要向服务型政府的职能转变,东北文化上较为粗犷豪迈的特点使其有服务的热情,但有些粗糙,欠缺整套服务体系中的细腻和周到,“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通过更高层次、更深刻的继续改革开放。”

责任编辑:凤凰(QL0003)  作者:徐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