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典型案事例出炉:酷奇不退押金被21万人次投诉

2018-03-15 10:37 法制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3·15”典型案事例出炉:酷奇不退押金被21万人次投诉

今年3月15日是第36个消费者权益日。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近日评出了8起2017年“3·15”案事例。

此次中国法学会消保法学研究会评出的案、事例,涉及了当今消费者比较关注的手游、网购欺诈、酷骑单车押金不退等热点问题,以及车企生产销售超标排放伪劣汽车、商家违反食品安全标准被处十倍惩罚性赔偿、不法分子伪造证件诈骗630户村民等对消费者造成危害的典型案例。这些案、事例不仅对消费者维权提供参考,还对执法、司法机关提供办案借鉴。

中移动退还消费者10元手游费

2016年2月18日,当事人××点击了其手机上的“街机斗地主”图标,并收到中国移动北京公司发送短信载明×ד点播了由杭州斯凯公司提供的优惠大礼包业务,资费10元”。该费用由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代为收取。当事人认为,其与中国移动北京公司订有电信服务合同,套餐固定,如果增加“斗地主”游戏,是对合同的变更,未经其许可属于违约。故将中国移动北京公司告上法庭。

北京市东城区法院立案审理认为,××与中国移动北京公司系服务合同关系,××点击的“街机斗地主”程序系一款付费游戏软件,××亦自认系其主动点击了该程序,故中国移动北京公司收取相应的费用,××应予支付。××因不服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判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审理认为,诉争10元资费系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从××手机号码账户余额中扣取。按照中国移动北京公司的主张,该笔扣费系其代案外人杭州斯凯公司收取,该费用是用于购买游戏币,是杭州斯凯公司与××之间形成的买卖关系。法院认为,首先,中国移动北京公司所述的代收费系其与杭州斯凯公司之间的合同关系,具有相对性,对××没有法律约束力;其次,虽然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主张杭州斯凯公司有付款提示,但××予以否认,且中国移动北京公司未能就此提供证据,不能证明杭州斯凯公司进行了付款提示,亦不能证明××曾同意杭州斯凯公司利用中国移动北京公司的渠道收取××费用;再者,××系中国移动手机号码×××的持有人,中国移动北京公司与××之间形成电信服务合同关系,未就此次扣费事先向××进行提示并征得××同意。

对此,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判决撤销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判决,判处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北京有限公司向消费者退还代收10元“斗地主”游戏费。

秒杀成交未送货,按原价赔差价

2014年10月29日,刘某在Y网站购买了1台“ECOVACS科沃斯智能家用扫地机战斧CEN360”,单价94元,合计44元(优惠50元),付款方式为货到付款。刘某完成订单并提交后,S公司单方取消了订单,并未发货。对此,刘某将S公司告上法院,要求判令S公司继续履行合同交付货物;赔偿律师费3000元。庭审中,刘某称如果法院认定合同没有成立,则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要求S公司赔偿差价款855元。

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对此立案,并于2016年11月25日作出民事判决:S公司向刘某赔偿差价损失855元及律师费3000元。宣判后,S公司向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认为,在网络购物中,网购平台在某些时段以明显低于原价的价格,开展特价优惠、折扣、秒杀等促销活动较为常见,该行为亦是网购平台吸引消费者、提高知名度的常见营销手段。且消费者与网购平台对网购商品的信息掌握并不对等,刘某在看到网站中标价为94元的扫地机时并无法判断该网站是标价错误,还是开展促销活动。从另一角度看,在交易未能顺利进行的情形下,若网购平台不承担赔偿责任或仅需承担货款占有期间的利息损失,尤其是在未提示库存量的情形下,将不利于虚假促销、恶意单方砍单行为的规制。故在不能判断所标价格系属错误标价还是促销标价情形下,刘某基于对S公司的合理信赖而下单购买商品,而S公司未能对网购平台管理尽到自身责任,因自身原因取消订单,一审判决由S公司承担赔偿商品差价责任,并无不当,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都基强(QF002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