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资金存管周年考:22家上线资金存管平台爆雷

2018-02-24 08:27 证券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网贷资金存管周年考:22家上线资金存管平台爆雷

网贷资金存管一周年

网贷资金存管周年考:

22家上线资金存管平台爆雷

为了进一步规范网贷行业健康发展,防范网贷资金挪用风险,2017年2月23日,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以下简称《存管指引》),明确了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应遵循的基本规则和实施标准,鼓励网贷机构与商业银行按照平等自愿、互利互惠的市场化原则开展业务。

截至目前,《存管指引》已正式发布一周年,业内存管进度几何?据网贷天眼提供的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中旬,全国共有661家网贷平台上线银行存管,占彼时网贷行业正常平台总数的36.2%。但是,银行存管并不能百分百保证投资安全,《存管指引》发布以来,全国共有22家平台上线银行存管后爆雷。

值得一提的是,备案大限在即,银行存管作为备案的硬指标之一,也让一些平台动起了“歪心思”——伪存管、部分存管、存而不管、联合存管等问题不断暴露。作为投资者,如何才能鉴别网贷平台存管的真伪呢?海象金服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除了可以向监管机构或者银行合作方反向求证之外,已经真实上线银行存管系统并有效开展运营的平台,能够在客户投资体验上实现全面革新,例如投资者开户时,系统会对用户的投资风险进行提示教育,以及银行存管认知教育;注册已上线的银行存管系统上的投资账户时,会有银行方、平台方的双份认证提示,在实际投资和提现过程中,也有相应的流程管控及认证提示。而那些“银行存管系统”缺乏相应的流程节点,同时也没有相应的“审核机制”,在实际应用过程中很容易曝光。

661家平台上线资金存管

从《存管指引》来看,主要明确了五方面内容:一是明确了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基本定义和原则。通过资金存管机制,加强网贷资金交易流转环节的监督管理,防范网贷资金挪用风险,保护投资人资金安全。明确了分账管理、依令行事、账务核对三大基本原则。二是明确了委托人和存管人开展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应具备的条件。三是明确了网贷资金存管业务各方的职责义务。四是明确了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具体操作规则。五是明确了过渡期安排、不得变相背书、平等商定服务费用三项具体落实保障措施。

2016年8月24日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仅明确要求网贷平台资金必须进行银行存管,《存管指引》的发布则细化了各方职能分工,能让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业务更加有条不紊进行。

“网贷平台对接银行存管,对于自身业务而言能有效地形成‘平台-投资者-银行’三角形态的资金流输出框架,并最大程度实现资金的物理隔离。从投资者角度看,资金流向更加透明;从平台方看,能‘避嫌’;对银行而言,支付业务、资金管理业务及其他关联业务之间的边界更加清晰,同时合作模式的安全系数也最高,因此网贷平台上线银行存管不仅能够使平台自身的安全性更强,也能从底层数据面上弱化风险”, 有平台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截至目前,《存管指引》已经发布整整一年,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2月中旬,全国共有621家网贷平台上线银行存管。从各月度数据可以看出,网贷平台上线银行存管的速度在不断提升。

过半数平台未完成银行存管

即便网贷平台上线资金存管的速度在提升,已上线银行存管的661家平台也仅占彼时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的36.2%,也即绝大多数平台尚未完成银行存管。

对于网贷平台对接银行存管的难点,网贷天眼研究员郑常怀对《证券日报》记者分析道,首先是银行存管的成本高。据了解,银行存管接入费20万元,技术服务费5万元,技术服务费5万元。年成交100亿元的平台,每年银行存管费用约500万元,小平台一年也至少需要20万元。因此,财务上不宽裕的平台可能无力支付高昂的存管费用。另外,虽然开展存管业务的银行很多,银行还是担心平台爆雷受影响,这也造成不合规的小平台无力上线银行存管。

其次,支付托管仍未退出历史舞台。虽然监管部门三令五申要求网贷平台上线银行存管,但很多小平台,甚至巨头旗下的互金平台仍宣称平台资金由某第三方支付托管。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种情况是平台不把自己定位为网贷平台,因此无视监管要求,继续以第三方支付托管增信;另一种情况是,平台已与各家银行接洽,银行存管工作尚在推进中。

再次,银行存管并非备案门槛。银行存管虽是网贷平台备案的重要一环,但部分地区的“备案指引”只要求网贷平台先签署存管协议,完成备案之后再上线银行存管,部分地区又要求存管属地化。因此,银行存管虽然重要,但不排除平台仍在观望的可能,相比而言合规整改才是备案的重中之重。

海象金服相关负责人则认为,纵观去年一整年的网贷行业,上线银行存管系统的难点主要有三个:一是平台技术储备不够,缺乏足够的技术实力及风控体系,以至于难以满足银行存管合作的技术性要求;二是部分网贷平台缺乏议价能力,自身的资金储备无法满足存管合作的费用要求,属于“心有余而力不足”;三是在存管对接的过程中,平台方与银行缺乏磨合,选择的存管方式及相应的对接系统同样难以满足双方的需求,加上部分平台选择了三方支付系统介入的“非直接存管模式”,导致技术细节的磨合效率低下,最终难以上线。

22家资金存管平台爆雷

平台上线银行存管,也并不表示投资者的资金就进了“保险箱”。据网贷天眼统计,《存管指引》发布以来,全国共有22家平台上线资金存管后爆雷。近期被经侦介入调查的网贷平台特期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去年10月30日,特期贷发布公告称,“为了响应行业监管政策要求、升级用户资金安全保障,财佰通(特期贷更名前)与中国首家中外合资银行厦门国际银行签署资金存管合作协议”。

而在今年1月21日,特期贷因涉嫌违法违规被相关政府部门介入调查而暂停相关业务。经核查,特期贷确与厦门国际银行有资金存管协议,对于此次事件,厦门国际银行客服表示,财佰通确有在其银行开通存管业务,且存管在2017年10月27日正式上线,留存在银行的资金是安全的,但具体的资金情况需向平台和公安部门了解。

通过对存管爆雷平台的梳理,融360分析认为,问题平台分为两种:一种是良性退出,另一种是恶性退出。“存管平台中,存管于城商行出问题的平台最多。”融360研究员表示,“一般来说,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存管接入门槛相对较高,资质审核也更加严格,然而仍然有存管平台出现问题。还有些平台刚上线银行存管没多久,就出现逾期、提现困难等问题。可见,银行存管只是网贷平台合规经营的一部分,上线银行存管并不意味着网贷平台的业务状况良好,投资人万万不可迷信银行存管。”

对于网贷平台对接银行资金存管后出现的乱象,尤其是“部分存管”、“存而不管”、“联合存管”,监管层也在积极整治。去年11月底,中国互金协会下发《关于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测评工作的通知》,去年12月7日中国互金协会正式下发了《互联网金融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规范》和《互联网金融个体网络借贷资金存管系统规范》。

“资金存管方面确实存在诸多问题”,郑常怀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们注意到,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均有参与其中,但存管系统却由各地分行独立开发,这也造成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存管系统合规性、完成性并不统一。此外,网贷资金存管主力军是城商行与民营银行,各家开发的存管系统并无统一标准,很多银行的存管系统甚至出现无痕体验,无银行跳转页面、无银行电子账户,这也造成很多平台的银行存管是‘存而不管’。中国互金协会在银监会的指导下,出台网贷资金存管测评,意在规范网贷资金存管,让网贷资金存管工作真正得以落实。”

责任编辑:傅昱佳(QF0007)  作者:刘 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