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经济正当时 天元宠物屡遭监管不改冲A决心

2018-02-23 09:04 投资者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萌宠经济正当时 天元宠物屡遭监管不改冲A决心

在现今工作于北上广等大城市的90后中,有这样一波浪潮正在兴起:用“猫狗双全”,这一标准来衡量步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是否具备足够的经济实力,是否已经初步过上了“体面轻松”的生活。这种说法虽然是戏谑之词,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现今“宠物经济”的崛起。正是看准了这块市场,瞄准宠物经济的公司也如雨后春笋般争相在资本市场上探出头来。

杭州天元宠物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元宠物”)就是其中之一。1月19日,天元宠物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公司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216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8640万股。本次IPO计划募集资金3.01亿元,投资于年产715万套宠物养护用品建设项目和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其实,这家以宠物用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早于2016年7月挂牌新三板,然而不足一年,2017年5月,天元宠物就宣布摘牌。

天元宠物从新三板摘牌的原因是什么?此次冲刺A股又是否会一帆风顺?其投资前景如何?带着这些问题,《投资者报》记者设法联系到了天元宠物的相关负责人,但该负责人在听明了记者的采访来意之后便挂断电话。

海外收入占比高达97%

从业绩来看,天元宠物2014~2016以及2017年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9亿元、5.24亿元和5.84亿元和3.53亿元,同期净利润为3032.66万元、3218.43万元和4498.88万元和2518.23万元,增长可以说是比较平稳。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业绩增长在很大程度上获益于人民币贬值。2014~2016以及2017年上半年,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4.59亿元、5.09亿元和5.56亿元及3.23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95.76%、99.23%、97.81%及94.31%。也就是说,天元宠物近四年来的收入中平均96%以上来源于外销。而外销主要以美元结算,这就意味着汇率风险成为影响公司业绩的主要不稳定因素之一。

在2015年和2016年,天元宠物的收入增速分别为6.97%和11.41%,而这两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分别为2.13%和6.43%,这也间接成为导致公司收入上升的重要因素。然而,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升值5.8%,虽然目前天元宠物2017年年报还未公布,但可以想见,公司2017年的业绩增长压力陡增。

天元宠物曾于2014年通过较多的远期结售汇业务控制外汇风险;但是在2015年,其结售汇规模则显著缩减;到了2016年,公司也未新增远期结售汇业务。显然,公司承担了更多的汇率风险。

从收入结构来看,宠物玩具、宠物窝垫、猫爬架和其他用品基本收入各占总收入的20%~30%之间。公司总收入从2014年的4.89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5.8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9%,低于同行业中宠股份(002891)的27%与佩蒂股份(300673)的17%。

挂牌新三板期间屡遭监管

除了未知的汇率风险之外,天元宠物挂牌新三板不足一年便匆匆摘牌的原因同样令人不解。但就在这不足一年间里,倒是出现了几起“被监管”的风波。

2017年3月3日,公司收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关于对杭州天元宠物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采取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涉及两项信披违规。其中一项是2016年3月29日至2016年4月25日在新三板挂牌前夕,天元宠物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行为,另一项是2015年8月至2016年7月与宠邦智能的设计开发合作,一定时间内双方形成关联方关系,该交易构成关联交易。而天元宠物的新三板挂牌申请材料对上述问题未作披露。

除此之外,公开资料还显示,天元宠物2003年时,4名创始股东中有一位名为胡华,是实际控制人薛元潮的妹夫。此后的数年间,胡华和薛元潮之间有过交叉持股,又进行了清退,直至胡华不再持有天元宠物股份。

胡华所经营的多家企业主营业务也是宠物玩具、猫爬架等与天元宠物主营业务高度类似的产品,而胡华与薛元潮之妹的离婚,则恰好消除了公司可能存在的同业竞争问题;另一方面,招股说明书披露,胡华与薛雅利的夫妻感情破裂始于2007年,但胡华一直到2012年还在天元宠物担任总经理,直到2016年4月两人才离婚,从时间节点上看,夫妻俩人在天元宠物挂牌新三板之前签署了离婚协议,约定薛雅利为儿子胡文韬代持华众电商10%的股权,该股权将于2018年3月,胡华支付完毕所有款项后过户给胡文韬。

证监会对上述协议的真实性表示了怀疑,要求说明协议的履行是否有重大不确定性,认定薛雅利为儿子胡文韬代持华众电商10%股权的依据是否充分;华众电商10%股权仍登记在薛雅利名下,薛雅利作为天元宠物大股东、董事、副总经理,持有华众电商股权是否构成同业竞争和利益冲突。

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还指出,“胡华与薛雅利于2016年4月离婚,是否属于以解除婚姻关系为由规避同业竞争的情形?胡华及其控制的企业作为天元宠物曾经的关联方,报告期内与天元宠物是否存在关联交易?如存在关联交易,详细披露交易情况,说明关联交易的定价是否公允,是否履行关联交易决策程序,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益的情形,是否损害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认为,证监会反馈的问题很精准,特别是涉及到关联关系的存在与否,因为这与公司治理以及股权关系密不可分,股权关系有时候又和婚姻关系有联系。所以在婚姻关系、股权关系以及关联交易混合在一起的时候,发审部门肯定关注。现在监管越来越严,审核也非常严格,如果没有认真回应发审委的关切,有可能影响上市节奏。

责任编辑:刘雯(QF002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