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 新气象 新风采]雪海荒原中的捕风者们

2018-02-07 15:4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2月7日讯(记者 张博)2018年1月中旬到下旬,一场“白毛风”让地处草原深处的霍林郭勒的气温降到零下四十度左右。然而,就在寒风吹面、暴雪来袭,天地间苍茫一片的“雪海荒原”中,仍有一群年轻人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这些来自北京国企京能集团的风电人在恶劣的环境中抵御风雪的侵袭,保证着风电机组的安全和运行。

大风把地面的雪和云中下降的雪漫天翻卷,地面和天空一片白茫茫,能见度极低。通讯员王绪龙摄 千龙网发2

大风把地面的雪和云中下降的雪漫天翻卷,地面和天空一片白茫茫,能见度极低。通讯员王绪龙摄 千龙网发

1月24日,在低温和大风的共同影响下,京能集团霍林郭勒三湖风电场45号、47号、50号、08号、24号、20号等十余台风电机组相继亮起了红灯。信号就是命令,早一分钟消除故障,早一分钟送电运行,就能少损失一点电量,多创造一份价值。风势稍缓刚刚达到安全操作标准,风场场长王浩霖、安全技术主管施雪城便带领维修检测人员冒雪出发,逐台检测排查故障。

风机塔内部。千龙网记者张博摄

风机塔内部。千龙网记者 张博摄

大雪过后,不少地段的路都被皑皑积雪淹没,车辆无法通行,小伙子们就背着设备徒步前往风机,身上厚厚的羽绒作业服加上检修设备足有几十斤重,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风机下面就已经让人气喘吁吁了,然而小伙子们还要爬上高达80米的风机,进行检修作业。

王浩霖在风机塔中介绍检修作业的注意事项。千龙网记者张博摄

王浩霖在风机塔中介绍检修作业的注意事项。千龙网记者 张博摄

在80米的高空,呼啸的寒风比地面上更加凛冽,吹得总重量两百多吨的风电机塔也不断晃动。穿过足有中巴车大小的风机舱外壳,寒风吹到脸上,犹如刀割一般,但是为了避免呼气蒙住眼镜影响操作,作业中不能戴口罩。而在进行一些精细的操作时,小伙子们甚至要摘下手套,只需要短短几分钟,手就会冻僵。而这样的操作可能每次都要进行一两个小时。手、脸被冻僵了,就搓一搓,脚被冻麻了,就原地跳一跳、跺跺脚。从设备报警到成功修复送电的这些天中,京能的小伙子们每天早出晚归,有时要在户外连续工作6个小时,为的就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处理好故障尽早恢复生产。

霍林郭勒三湖风电场全称为内蒙古京能霍林郭勒风力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7年10月24日,距离霍林郭勒市约30公里,距离北京约1110公里;规划装机容量79.5MW,分两期建设,于2010年10月26日全部并网发电。施雪城告诉记者,像今年这样的天气其实在这里非常常见。每年9月底,霍林郭勒三湖风电场就进入了冬天,随时可能到来的风雪考验着这些年轻人。

施雪城(右)和同事完成检修后将设备从车上拿下。千龙网记者张博摄

施雪城(右)和同事完成检修后将设备从车上拿下。千龙网记者 张博摄

“对于游客来说,风场是美丽的风景。不下雪时是美丽的草原,下雪后是银装素裹的雪原。但对我们来说,下雪后这里就可能变成一望无际的雪海荒原,风电厂就像是海中的孤岛。”施雪城介绍说,这里和大兴安岭是一个纬度,每年十月到次年六月都是冬天,有时候六月还会飘雪,冬天里外出巡检,攀爬风机都是非常辛苦的工作。

“其实今年的雪还不算大,往年路两边的积雪能高过铲车。”王浩霖告诉记者,“有一年下大雪,第二天一楼的窗户都开不了,踩着雪直接能过到院墙外去。”然而,就是在这个屹立于雪海中的孤岛上,王浩霖和施雪城为代表的京能集团小伙子们却交出了一份优异的成绩单。

王浩霖告诉记者,2018年一月,霍林郭勒三湖风电场就创造产值960多万元,几乎是2017年全年产值的三分之一。这个数字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电厂在安全平稳运行方面的成绩。“风力发电和火力发电不同,本身波动就比较强烈,如果在电网需要用电的时候你的风电机组无法正常运转发电,下次电网在制定计划的时候就可能会优先考虑别人。”王浩霖解释说,今年一月的生产效益这么好,说明电网对电场去年的供电平稳水平是认可的。

风场场长王浩霖(右)、安全技术主管施雪城完成检修后返回风电场。通讯员长征摄 千龙网发

风场场长王浩霖(右)、安全技术主管施雪城完成检修后返回风电场。通讯员长征摄 千龙网发

而在这份“认可”的背后,是这群年轻人无数的夜以继日的付出。场长王浩霖和安全技术主管施雪城都是1989年出生,17名电场正式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8岁,然而他们最短的也在这里工作了3、5年的时间。

“我第一次风场的时还是夏天,看着凉爽美丽的草原给我留下了一个美好的第一印象。可是随之而来的冬天,寂寥的风场,转眼就让我心里满是‘凄凉’。远离家乡远离人烟,让当时的我很茫然。”回想自己这些年的成长经历,如今已经是场长的王浩霖也是感慨万千,“幸亏我们的电场就如同一个大家庭,每一个同事都如同家人一样,大家相互扶持、相互促进,一起成长。”白天一起爬冰卧雪,晚上一起吃饭学习,虽然窗外冷风呼啸、白雪飞扬,屋内却是一派温馨景象。“无论检修回来多晚,只要看到电场就会心里暖暖的,因为我知道那里有热的饭菜,有家人在等我。”

记者了解到,为了留得住人才,为青年员工解除后顾之忧,京能新能源除了为风电场配备了餐厅、阅览室、健身房,不断升级硬件条件以外,更从制度上为员工个人发展提供机会。

“因为集团业务的发展,我们下属的风电场和太阳能电场辐射的地区越来越多,我们每年也会给普通员工机会,让他们可以选择离家更近的场站工作。”京能集团新能源公司沈阳分公司总经理李万岩表示。

更重要的是,因为企业的快速发展,为员工职业发展提供了上升的空间。李万岩说,“我们每年都会聘请第三方公司开展管理岗位测评和考试,测评合格后就有机会跨过普通工作岗位进入管理岗位,这对员工自身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

设备间中摆放整齐的设备,每一个都有好几斤重,而这也是上塔最重要的保护。千龙网记者张博摄

设备间中摆放整齐的设备,每一个都有好几斤重,而这也是上塔最重要的保护。千龙网记者 张博摄

正是有了留住人才,温暖人才的软硬件环境,也让无数像王浩霖、施雪城这样的优秀年轻人愿意扎根祖国边陲,用自己的青春照亮无数的家庭。下午一点多,呼啸了半天的风终于停了。王浩霖、施雪城再次穿上连体的羽绒作业服,戴上厚厚的棉帽和头盔,开始了下午的检修工作。80多米高的风电机相当于二十多层楼高,直上直下的扶梯似乎一眼看不到头。“过去没有助爬器的时候,爬上去一趟就要30—40分钟。现在有了助爬器就幸福多了,几分钟就可以上去了。”在等待施雪城往上爬的时候,王浩霖向记者说,不过助爬器也只是起到辅助作用,如果跟不上助爬器的节奏,还容易碰到膝盖。

因为风机塔中空间狭小,每一次检修作业后,身上都会沾满油污。千龙网记者张博摄

因为风机塔中空间狭小,每一次检修作业后,身上都会沾满油污。千龙网记者 张博摄

每半年一次“小保”,每年一次“大保”,为了让53台风机能够正常操作,霍林郭勒三湖风电场的小伙子们平均每人每天都要至少爬一次风机,遇到特殊情况可能还要更多。也正是他们无数次上上下下的攀爬,认真而细致的检查维护,才保障了风机平稳运行,每年1.9亿度电就是他们“爬”出来的。

屹立在雪原中的风电机塔。千龙网记者张博摄

屹立在雪原中的风电机塔。千龙网记者 张博摄

1.9亿度电,相当于减少燃煤33000 吨。“虽然我们这里发的电不一定会输送到哪里,但是一想到我们可能为祖国的蓝天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依旧让我们这些北京国企人感到高兴。虽然这里环境艰苦、工作繁重,但是我们还是很乐观的坚守着,一如当初选择风力发电这个职业时所怀有的憧憬和梦想。”王浩霖说。

草原起风后日落很早,四点多太阳就要落山了。通讯员王绪龙摄 千龙网发3

草原起风后日落很早,四点多太阳就要落山了。通讯员王绪龙摄 千龙网发

草原冬天的夜晚总是来的早一些,刚刚下塔的王浩霖、施雪城迎着风踏上返回电场的路。并不高大的他们每一步都走的非常坚定,同他们身后的风机一样屹立于风雪中,无声而伟岸。

草原起风后日落很早,四点多太阳就要落山了。通讯员王绪龙摄 千龙网发

草原起风后日落很早,四点多太阳就要落山了。通讯员王绪龙摄 千龙网发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