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通教育净利增长疲软:股价下挫 股东频繁减持质押

2018-02-06 09:29 时代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全通教育净利增长疲软:股价下挫 股东频繁减持质押

李星郡

[摘要] 回望全通教育(8.880, -0.09, -1.00%)发展,上市第二年即成为当时A股第一高价股,2015年5月13日,更是飙涨至467.57元的历史最高价,但紧随其后的第二个交易日股价即回落了一半,至今已较最高价下滑98%

2014年1月21日,全通教育集团(广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通教育”,300359.SZ)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至今已满四年。其间大起大落,引人注目。

2018年1月26日,全通教育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预期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0.6亿-0.75亿元,同比降低27.14%-41.72%;营业收入为9.77亿-10.26亿元,同比增幅仅为0%-5%。

回望全通教育发展,上市第二年即成为当时A股第一高价股,2015年5月13日,更是飙涨至467.57元的历史最高价,但紧随其后的第二个交易日股价即回落了一半,至今已较最高价下滑98%。

昔日“妖股”亦频频遭受股东减持套现,并引发证监会关注。2017年8月17日,公司实际控制人陈炽昌及妻子林小雅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因隐瞒股份代持关系违规减持被处以60万元罚款。

截至2月2日收盘,全通教育股价报收8.97元/股,下跌1.21%,创一年来历史新低。

净利润增长疲软

全通教育2005年成立,前身为中山市全通教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0年完成股份改制,企业名称变更为广东全通教育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再度更名为全通教育集团(广东)股份有限公司。

全通教育属于教育信息化行业,采用与基础运营商合作发展的模式,构建信息化系统平台,为中小学校(幼儿园)及学生家长提供沟通互动服务和学习辅导、学习资源等产品。

翻阅上市年报可以发现,2015年为全通教育的顶峰时期,此时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抑或是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资产总额,均实现高速增长。

这一年,全通教育也构建起四大业务板块,包括家校互动升级业务群、E-Saas(Education-Software as a Service)业务群、学科升学业务群及继续教育业务群,后两者通过并购发展。

到了2016年,营业收入虽然增长了122.58%,但是净利润仅上涨9.99%。2017年业绩预告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表现更为难看。

对此,全通教育从四个方面解释其原因,包括业务结构变化及调整的持续推进,EdSaaS业务带来的成本增加;控股子公司湖北音信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净利润未达预期,计提部分商誉减值;投资收益减少、研发投入增加等。

数据显示,家校互动升级业务在营收中所占的比重由2015年的50.65%降低到2017年上半年的30.08%,毛利率由39.40%降低到30.37%;EdSaaS业务在营收中的占比则由24.46%增长至44.24%,毛利率由49.68%下跌至13.95%;继续教育业务营收占比则由22.64%回落至21.74%,毛利率由83.93%下降至33.58%。

与此同时,自2014年上市以来,全通教育进行了多次并购行为,并有两次重组失败。

2016年8月,全通教育拟收购教育信息服务业公司,交易价格预计在28亿-40亿元区间,后来因交易金额较大,标的资产的评估工作量大且程序复杂,以及本次重组在后续时间安排、核心条款等方面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等因素终止。

2017年3月,全通教育又发布公告,终止了交易金额预计在40亿-45亿元的国际教育及留学服务领域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原因是交易双方在核心交易条款上存在分歧。

这其中,2015年初最早以11.3亿元收购的继教网技术和西安习悦基本完成对赌,对赌要求为继教网技术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800万元、8500万元和10625万元;西安习悦不低于580万元、760万元和1050万元。

继教网科技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6640.52万元、8547.17万元;西安习悦分别实现635.04万元和1047.89万元。而年报显示,这两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分别为8572.66万元、8490.86万元。

这意味着,这两项收购是全通教育业绩的主要来源,其他的收购项目和公司业务由贡献很小比例到亏损。

频繁的减持质押

就在全通教育股价一路下跌的过程中,重要股东还在频繁减持质押中。

2017年7月21日,全通教育发布公告,控股股东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林小雅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进行立案调查。

同年8月18日,全通教育再发公告,陈炽昌、林小雅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2017年2月16-17日之间,二人分2次向许某证券账户分别转入495万股与1110万股全通教育股票,总共占总股本的2.52%。而这在2月20日是以减持公告的形式公布,构成隐瞒股份代持关系,虚假减持,被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随后,同年8月30日,公司董事汪凌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减持全通教育股份累计不超过270万股,占其持有股份总数的24.04%,并于9月已合计减持 255.57万股,套现3111.69万元。2018年1月5日,董事万坚军又以同样的原因计划减持公司股份累计不超过193.5万股,占其持有股份总数的24.99%。

而早在2016年3-4月,全通教育首发前持股5%以上股东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就将其持有股份全部减持完毕,减持均价分别为72.24元和73.09元。

招股书显示,这两家公司当初是以约10倍的市盈率、6.2元/股的价格分别认购全通教育投资2000万元、3000万元,这意味着其卖出股价翻了约12倍。

与此同时,控股股东还不断地质押。

截至2017年12月29日,陈炽昌累计质押股份167052418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3.69%,占公司总股本的26.36%。截至2017年12月22日,林小雅累计质押股份14000000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5.56%,占公司总股本的2.21%。一致行动人峰汇资本直接持有公司股份 6765413 股,占公司总股本 1.07%;累计质押股份 6765400 股,占其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 99.99%。

另外,股东全鼎资本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08%,累积质押股份4870万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4.61%,占公司总股本的7.68%。

此外,在对全通教育股价飞涨调查后,证监会2015年11月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孙国栋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连续竞价阶段、尾市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全通教育”等前述13只股票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获利。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