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类综艺让匠人成为明星

2018-01-19 08:34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非遗类综艺让匠人成为明星

近期播出的《国家宝藏》通过对矿物颜料的介绍让大家知道了《千里江山图》千年不褪色的秘密,也让更多的人了解了矿物颜料这项非遗技艺。自《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在网络走红后,各个电视类媒体都将目光投向传统文化领域,除了《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等节目外,各家卫视更是紧抓非遗热点,相继推出了《传承者》、《非凡匠心》、《百心百匠》等综艺节目,这些综艺节目将深耕在非遗一线的手工匠人们作为主角,通过明星拉近了匠人与观众的距离。

非遗领跑文化综艺

面对目前国内飞速发展的综艺市场,一味的话题炒作和明星消费让不少综艺节目都备受诟病,甚至一些综艺节目被认为是“缺乏营养”的代名词。而去年文化综艺的崛起却让观众重拾“工匠精神”,更多地关注到眼下非遗传承人的生存现状,一时间成为了综艺节目中的清流。

去年在北京卫视播出的《非凡匠心》就呈现了锔瓷、手工旗袍、景泰蓝等工艺的制作和传承,节目通过张国立担任匠心引领者的角色,每期邀请他的明星朋友一起,共同探寻非遗匠人们的足迹,并找到同领域的青年团体,推动两代能工巧匠之间的交流与沟通。这种凭借“娱乐方式”来将传统文化娓娓道来的方式,引发了“非遗热”,豆瓣评分曾一度高至9.5分。

谈及做这档综艺节目的初衷,《非凡匠心》制片人毛嘉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国内的综艺节目发展到去年的时候,观众开始自发地呼唤文化类节目的出现,让大家都没有想到的是像《我在故宫修文物》这样一个静态题材居然会爆火,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我们误解了我们‘90后’甚至‘00后’的观众群体,他们其实也在渴望文化节目的回归,于是这样一个节目就应运而生”。

除了《非凡匠心》外,多档非遗综艺更是在去年集中爆发,在湖南卫视播出的《百心百匠》也将李亚鹏、柯蓝等明星集结,一对一向匠人们学习传统技艺,节目选择了造纸、古琴修复、白茶制作等传统非遗技艺,不仅展现了非遗手工艺,还直面非遗保护和抢救等问题。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更是以微纪录的形式通过师徒传承讲述匠人们的故事。

故事性匠人成栏目首选

在《非凡匠心》第一季的节目中,既有“天下第一锔”的王振海,也有从事高级定制行业的设计师劳伦斯·许。对于非遗传承人主人公的选择,毛嘉表示,节目是希望大众能够对中华民族的传统技艺从扁平化的概念中脱离出来,去认识一个个鲜活有趣的灵魂和饱满的故事,只有这样才能使观众对传统民族文化产生认同。“我们对非遗传承人的选择标准主要基于他是否是一个故事饱满而生动的人,其次,还要求我们能从传承人的人生经历中提取出精神力量,通过他们的人生经历对观众自身的人生有所启发。”

通过对比几家非遗类的综艺节目不难发现,节目所选取的非遗匠人大多是在业内已经颇具名气的匠人,而那些生存处境艰难的匠人们往往不会获得节目组的青睐。在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看来,文化类的真人秀归根结底仍是一档综艺节目,故事性是吸引受众收视的关键,这对综艺节目来说无疑是正确的,因为如果节目过多地关注较为小众的门类和冷门的匠人们,可能不会引起人们的兴趣和关注。

非遗传承不能仅靠综艺

那么,这类非遗综艺节目在播出后都有着怎样的反馈呢?是否会有观众通过综艺节目能够有兴趣进入到这一行业呢?据毛嘉介绍,“节目播出后根据一些专业数据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我们的受众以年轻群体为主,并且会有一些年轻受众在网站或是公众号后台给我们留言,表达想要从事某项非遗行业的意图,而一些非遗匠人们也有不少受聘于学校教育”。

诚然,综艺节目在通过明星效应搭建普通观众与非遗匠人之间桥梁的做法无疑是值得肯定的,但是目前非遗综艺节目依然存在着对相对成功匠人们给予过多关注的现象,从而忽视了那些处境艰难真正需要帮扶的匠人们,这也使得整个非遗市场两级分化的现象愈发严重。在陈少峰看来,对非遗项目和传承人的扶持不能仅靠综艺节目,大多数年轻人在从事某项行业的同时都会更为关注行业所能产生的经济效益,因此非遗市场的发展需要国家和政府从根本上提升非遗从业者的社会地位并给予更多的补助。

北京商报记者马嘉会宗泳杉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