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学硕士批“神药”匹多莫德:一开就一个月的量

2018-01-09 11:33 法制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日前,儿科“神药”匹多莫德被《问药师》创始人、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药学硕士冀连梅“扒皮”。她撰文“一年狂卖40亿的匹多莫德,请放过中国儿童”,指出匹多莫德临床疗效和安全性均不明确,且存在滥用现象。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对话该篇文章作者冀连梅,她表示文章发出后除了家长支持,也受到一些杂音的干扰,曾一度感觉孤立无援,直到事件再被媒体爆出。她建议,国家药品监管部门应对该药物疗效启动“再评价”机制。

事件

冀连梅发文章:这药一开就是一个月的量

冀连梅发文章表示,其在自己的微信公号上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关于匹多莫德口服液的咨询。粗粗浏览一遍,她才发现这个药是儿科、耳鼻喉科和皮肤科医生们的宠儿……每盒的单价从几十到上百元不等,而且一开就是一个月的量,一吃就是三个月的疗程。

记者在网上药店查询到,匹多莫德大致分为胶囊、颗粒剂、分散片、口服液四种剂型。其中颗粒剂、胶囊、分散片均为国产药,价格每盒三四十元,而口服液是意大利进口药,价格昂贵,单盒原价194元,促销售价140元。

对话冀连梅

看法新闻:您是如何关注到匹多莫德这个药物的?

冀连梅:关注到这个药很久了,因为时不时就会有家长来咨询这个药物。之前,在我个人微信公众号基础上创建的问药师平台上,我写过另外一篇文章,评论中有名家长留言“您写一下匹多莫德吧”,获得了两千多人点赞。

看法新闻:药师如何评估一个药物是否被滥用了?

冀连梅:药师需要看证据、文献,尤其是需要与时俱进地了解相关文献数据,来给临床提供帮助,给医生或者医院进药提供决策依据。

一家规范的医院,某一个药能不能被进货,需要通过药事管理委员会来决策。这个委员会成员包括院长、药房主任、药师、各科室主任、护士等,是各部门都会参与的一个组织,讨论某一个药是否可以用于临床。在讨论的过程中需要提供证据,这个证据往往需要药师去检索文献,提供尽可能多的循证证据支持。

所以这个工作是我们作为药师经常做的。我们会到国外的Pubmed网站以及循证医学数据库考科兰(Cochrane)进行查询和检索。

看法新闻:匹多莫德的相关检索是如何完成的?

冀连梅:这些专业的数据其实是三个人进行了两天的检索。除了我之外,还有徐世希和牟金金两位药师,我们尽可能地把所有信息检索到、分析好。除了数据,还要进行客观的、公正的分析。对文献一个个进行理解和评估后,发现没有大规模的有效的证据,证明这个药物的疗效。

另外,我们检索到许多关于匹多莫德的研究来自于原研的一家意大利的药厂,在当地使用并不多,欧盟也没有批准这个药上市,目前来看主要是在中国卖。文献大多来自意大利、中国,少量来自俄罗斯,并且没有大样本的数据,这个现象很特殊。所以我们写出这篇文章,告诉大家没有明确的疗效证明它值得如此广泛地被使用。

看法新闻:面对目前的状况,您有怎样的建议?

冀连梅:我在文章中提到了,既然这个药物在中国市场销售这么久了,国家有关部门应该启动评价机制。对这个药物的使用进行一个再评价,例如重新做临床研究,或者做一个大样本量的回顾性研究。除了评估是否有效之外,还要去关注它的安全性。

同时,药品监管部门应该在源头进行把关,评审药物的临床研究数据。国家药品审评中心应该有专家组进行全面评估并给出评估意见。

看法新闻:您的文章发出后,是否收到了相关方面的反馈信息?

冀连梅:我这篇文章是2017年12月18日发的,除了家长们的支持以外,也存在一些杂音,甚至有一些药厂的人进行攻击,说要投诉、起诉我等等。这个时候,其实我的压力是很大的。也曾觉得孤立无援,会怀疑我做这件事情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之后,也有药师也跟我反映,现在正好是冬季儿童疾病高发的时期,他一个夜班就发现70%的处方开了“匹多莫德”。

所以直到昨天我发现,这个事又被媒体报道出来了,并且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至少会觉得做这件事情有意义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原创作品拒绝任何形式删改,看法新闻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凤凰(QL000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