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招商的短命挂牌经历了什么:口无遮拦的单祥双

2017-12-18 15:10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从“最大受益者”到“被强制摘牌”仅隔2年 中科招商的短命新三板生涯到底经历了什么?

12月15日晚间,中科招商被股转系统强制摘牌,而仅仅两年前,中科招商董事长单祥双还自称是新三板“最大受益者”。从定增百亿,到抄底A股,从被套紧箍,到“清壳行动”……中科招商在短命的新三板生涯里到底经历了什么,未来的资本市场之路又将走向何方?

时也,运也,命也。在2015年12月1日的一次演讲中,单祥双意气风发,侃侃而谈,“新三板是中国证券市场改革成本最低的市场”。当时的他,估计万万都不会想到,两年后,这句论断竟然在中科招商身上得到了验证。

引爆新三板

得知中科招商被强制摘牌后,微博认证为“普华众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普华商学院创始人”的翟山鹰回想起2015年12月23日,他与中科招商董事长单祥双一同参加“新三板·新价值”论坛的往事:

“我在圆桌论坛上,面对身边中科招商的单总裁说:新三板肯定是你的不归路,你的企业模式有问题,你以后一定会因为挂牌而后悔的。”

这种“诛心之论”,让当时正春风得意的单祥双听了肯定不爽。要知道,二十天前的2015年12月1日,单祥双还在第八届金麒麟论坛上表示:“很高兴地告诉大家,中科招商成了新三板的最大受益者,也是最大的贡献者之一,我们引爆了新三板!”

单祥双说得没错。2015年3月20日,中科招商登陆新三板,借助这一资本平台,中科招商通过四次定增,进行了高达108.84亿元的募资。

“我们本来想融资50亿,结果市场超额认购,最后我们融了100多亿。这是中科招商在2015年做的第一件事情,登陆新三板,引爆新三板,把新三板的定增市场引爆了。”单祥双表示。

这天的论坛上,身着白色衬衫、头顶白色毡帽的单祥双,讲了一个“领头羊”的故事:

“领头羊的羊群效应叫‘鞭打快羊’。羊不听人的话,羊听领头羊的话。聪明的牧羊人一定要充分激励领头羊,让领头羊走得越快越好,走到水草丰美的远方,其他的羊就会跟上去,这个羊群就会放得好。”

从PE“募、投、管、退”四大环节来看,挂牌新三板为私募募资提供了极大的平台。除了中科招商,另一只“领头羊”九鼎投资也完成了高达100亿元的定增。在这样的示范效应下,2015年年底,新三板在审PE机构达到24家。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就在单祥双一边带领中科招商埋头狂奔,一边大声疾呼监管层要“鼓励领头羊”的时候,不少业内人士却开始担心,PE机构巨额融资对新三板市场产生了“抽血效应”,间接掠夺了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机会。

除了巨额融资,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的还有PE募集资金的投向问题。在2015年七、八月A股大幅波动之际,中科招商耗资数十亿元打包举牌了16家A股上市公司,市场普遍将之与中科招商108.84亿元的募集资金联系起来。

单祥双则表示:

“在全世界的资本市场里面都没有这么干的,我们为什么这么干?我们发现供给端这块出现了巨大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中科招商一直想实施A股计划,这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总之,2015年的中科招商,一时风光无两。刚挂牌的时候,中科招商的净资产还只有十几亿元,到了年底,中科招商的净资产已经猛增到155亿元。这年的单祥双,意气风发,不但成为各大论坛的座上宾,也成为媒体竞相报道的对象。

不过,就在翟山鹰当面给单祥双浇冷水后三天,也就是2015年12月25日,证监会发言人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挂牌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频繁融资,融资金额和投向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和质疑,暂停私募基金管理机构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和融资。

被戴“紧箍咒”

很多人没有留意到的是,2015年还频频接受媒体专访,“详解中科招商大棋局”的单祥双,到了2016年一下子安静了许多。

之前的2015年11月13日,单祥双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原因均是当年9月,单祥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两次“口无遮拦”惹的祸:

一次是中科招商首次披露了再融资300亿元的计划后,单祥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中科招商将使用300亿元募集资金进行并购,包括对上市公司的并购,打造50家市值在千亿级的上市公司,但这些均未在公告中披露;

一次是有媒体报道称,单祥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科招商在未来5年内将拿出100亿元来支持旗下互联网创业平台——中科乐创平台的创业项目。针对上述媒体报道,中科招商未发布公告予以澄清。

或许是因为受到上述监管警示,到了2016年,单祥双面对媒体不再侃侃而谈,而是有意克制自己。在2016年一次有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参加的群访中,虽然说话滴水不漏,单祥双还是特意强调,“你们报道的时候可以写‘中科招商相关负责人’,但不要说是我说的。”

2016年的单祥双,不再是2015年意气风发的单祥双;2016年的中科招商,也不再是2015年风光无两的中科招商。仅隔了短短一年,形势已经发生了剧变。

继2015年年底证监会暂停私募基金管理机构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和融资后,2016年5月,股转系统发布《关于金融类企业挂牌融资有关事项的通知》,对私募基金管理机构新增8个方面的挂牌条件。第1条便是:管理费收入与业绩报酬之和须占收入来源的80%以上。

对于已挂牌的20多家私募机构来说,如不符合上述新增挂牌条件,需自查并在1年内进行整改,否则将面临摘牌风险。而中科招商的2015年年报显示,中科招商仅有18.87%收入来自管理费收入。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单祥双在被强制摘牌后的公司内部会议上表示,“公司作为综合型投资集团,私募股权基金管理只是公司的一部分业务,特别是公司定向增发后,直接投资比重大幅度上升,直投收益扩大,导致私募业务收入占比不足80%。”

上述《通知》还对定增的金额和节奏进行了限制,并规定募集资金不得用于投资沪深交易所二级市场上市公司股票及相关私募证券类基金,但因投资对象上市被动持有的股票除外。这等于是为巨额定增和用募集资金在二级市场举牌套上了“紧箍咒”。

与2015年年底“引爆新三板”的豪言壮语相比,2016年年底“新三板发展论坛蓝筹百强榜·创新百强榜”发布会上的单祥双已经谨慎了许多,他表示,“我个人的梦想是希望在未来5年,我们把从新三板拿到的100亿资金放大5倍,投回新三板。”

2016年,中科招商在新三板如履薄冰,不过却在A股迎来意外收获,2015年7月耗资约2.6亿元两次举牌的鼎泰新材被顺丰控股借壳,复牌后收获11个一字涨停。仅从2016年10月份的减持来看,中科招商旗下的中科汇通便套现5.86亿元,赚了个盆满钵满。

不过,这样的经典案例却成了“绝唱”。

 

从清壳到摘牌

在2015年12月1日的那次演讲中,单祥双曾称,新三板在投资者适当性原则的框架下设置了500万元的投资门槛,散户不进入而机构投资者进入,机构投资者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强,因此,“新三板是中国证券市场改革成本最低的市场”。

单祥双当时估计怎么都不会想到,两年后这句论断竟然在中科招商身上得到了验证。12月15日上午,单祥双还去股转系统做了整改的沟通工作,当天晚上股转系统就挂出了中科招商终止挂牌的公告。虽然早有思想准备和应对预案,可这还是让单祥双颇感突然。

与之相比,中科招商之前的另一次“离去”则计划良久。12月7日晚间,中科招商公告称,公司根据自身资金需要,拟在未来六个月内实施股票减持计划,总计减持金额约30亿元。

按照持股市值粗略计算,中科招商这次准备对2015年七、八月间举牌的A股上市公司来一次彻底的“清壳行动”。

中科招商在新三板有“定增之王”之称,在A股则有“屯壳之王”之称,其举牌的上市公司无一例外具有显著的“壳股”特征,“这些上市公司盘子比较小,市值相对低,主营业务一般,但产业发展空间巨大,经历了大跌之后,重组并购空间很大。”单祥双表示。

不过,随着2016年9月重组新规发布,以及IPO步入常态化,“炒壳”偃旗息鼓,“屯壳模式”走向末路。早在2017年年初,中科招商便宣布对持有的8只股票进行“清仓式减持”。虽然中间经历反复,但中科招商去意已决。

在今年4月底的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中科招商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2015年大举举牌主要是在特殊时期响应相关号召,二级市场证券投资并非公司的主业,公司将在符合相关法规和不造成资本市场较大波动的情况下逐步退出二级市场投资。”

“A计划”黯然终止,新三板又被强制摘牌,中科招商的资本市场之路走向何方,不但关乎自身命运,而且关乎2713名股东的命运。

“回顾过去五年来我们所设计的登陆资本市场路径,2013年我们曾计划登陆香港市场。”单祥双在12月15日的公司内部会议上表示,“现在环境发生变化了,我们在新三板终止挂牌,这对中科招商来说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挫折,但我们已经着手开始登陆其他资本市场的相关工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在2016年年底的一篇财新专栏文章中,单祥双则这样表示:

“我有一次跟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王忠民理事长汇报工作时说,我们这些机构相当于‘壮小伙子’,来到新三板跟一群小孩一起来挤一个餐桌吃饭,那我们作为‘壮小伙子’多吃几碗饭是正常的。我们多吃了几碗饭可能是这些小伙伴们就少吃了,按常规的逻辑可能是这样。这里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该让我们到新三板来,而应该直接让我们到主板去,因为主板有太多像我们一样大的‘壮小伙子’。”

责任编辑:何珊(QO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