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药效看广告?受益于OTC及商品名的莎普爱思已停牌

2017-12-07 14:1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12月7日综合报道 近日,莎普爱思因丁香医生发布《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公开对莎普爱思广告宣传及药效推出质疑。一时间,莎普爱思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尽管该公司作出澄清,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和国家食药监总局也先后发声,但对莎普爱思的质疑仍没有平息的态势。

商品售价高广告支出大 但研发投入少

数据显示,2008年,莎普爱思滴眼液的销量为67万支,2013年产品销量猛增至1468万支。2016年销量再翻一倍,飙升至2800万支,年销售额 7.5 亿人民币。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莎普爱思市场零售价格为43.5元,比具有同等疗效的进口眼药售价高了近4倍。此外,有爆料称,该产品成本只有1.45元,2016年毛利润高达94.49%。

售价高还能卖得好,这里不得不提莎普爱思的广告投入。资料显示,在广告费用方面,莎普爱思2014-2017年前三季度广告费用分别为2.1亿元、2.4亿元、2.6亿元、2.6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27.1%、26.1%、26.8%和31.9%。

对于该公司广告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较高的情况,莎普爱思表示,主要是因为公司产品较为单一。目前滴眼液产品占公司营业收入比重超过75%(2016年经审计数),与其他多品种经营的上市公司相比,公司通过广告投入提高品牌知名度,弥补公司产品品种单一的不足。

有趣的是,和高额广告投入相比,莎普爱思研发费用低得“可怜”。资料显示,2014-2017年前三季度莎普爱思研发费用营收占比分别为3.65%、3.39%、2.97%以及2.16%。研发费用低于众生药业、通化东宝等同行企业。许多网友认为,这是该公司“只重利益,本末倒置”的反映。

医生质疑医院不卖 莎普爱思何以求生?

据悉,莎普爱思公司在1997年上市时,主要在医院进行推广,莎普爱思公司的招股说明书里提到,“公司虽然尽力在医院推广,但未达到预期效果”。近日,同仁医院、北京医院的眼科医生和用药咨询师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也表示,医院没有使用这种药品,也就是说,莎普爱思滴眼液并没有进入北京这两大大型医院的药品目录。

虽然医院不认可,但是2004年,国家药监局批准将莎普爱思滴眼液转换为OTC 药物,销售渠道由医院转向药店。丁香医生指出,这意味着,它可以脱离眼科医生的约束,直接面向普通公众。

记者还了解到,1997年,莎普爱思就获得了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以及原料药的新药证书,是国内该药物的首家新药申请人以及生产厂家,还获得了6年的新药保护期。根据相关规定,只有该公司能使用莎普爱思的商品名,保护期过后,其他医药公司可申请仿制该产品,但不能申请商品名。因此,目前国内有多家药企都在生产“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苦于没有商品名,不便于宣传推广,莎普爱思滴眼液始终在该药品的市场中占有绝对优势。

正是因为占据这些优势加之市场营销行为助推,早在2012年,莎普爱思滴眼液在全国白内障药物市场占有率就超过25%。

被食药监督促开展临床试验 但对其广告质疑仍未平息

莎普爱思虽然卖的好,但伴随着对它的争议自其上市之日起便持续不断。对于公众的普遍质疑,12月5日,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回应称,2016年12月4日至2017年12月4日期间(广告批准文号有效期为一年),该局未发现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违法。此外,经核查2015年至今有关浙江省级药品抽验数据,也未发现莎普爱思滴眼液抽验不合格情况。

继浙江省食药稽查局发声后,国家食药监总局也于6日发出通知,要求浙江省食药监局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有关规定,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此外,国家食药监总局要求,为防止误导消费者,莎普爱思药品批准广告应严格按照说明书适应症中规定的文字表述,不得有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文字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莎普爱思的广告问题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经济参考报》报道称,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多次因产品质量问题、违规发布广告成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等有关部门“黑榜”的常客。另外,在更早之前的2011年6月3日,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广东省2011年第4期违法药品广告,莎普爱思生产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因2011年3月在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违法发布广告被曝光350次。

时至今日,过了6年的时间,莎普爱思的广告问题仍然没有处理得令公众满意。特别是近期针对莎普爱思广告用较小的字体标注“早期老年性白内障”字样到底是不是违规的质疑,仍没有权威的解答。

据上交所网站信息显示,浙江莎普爱思(603168)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有重要事项未公告,经该公司申请,其股票于2017年12月7日开市起停牌。

责任编辑:都基强(QF002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