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造假遭证监会处罚 金亚科技首批索赔案下月开庭

2017-11-15 08:37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金亚科技首批索赔案下月开庭

创业板金亚科技造假案,在持续两年的调查后,终于迎来最终处罚结果,其造假细节随之曝光。11月13日深夜,金亚科技公告,2017年11月13日,公司及周旭辉、张法德、丁勇和等17名高管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市场认为,处罚结果意味着公司将逃脱退市的厄运,公司股票于昨天开市起复牌。

市场

昨日成交量较前一交易日放大6倍多

昨天,金亚科技股票以涨停价开盘,随后震荡走低,截至收盘,上涨3.69%,报收于6.74元,同时放出巨大成交量,当天成交额较前一成交日放大6倍多。

自2015年6月,金亚科技和其实控人周旭辉收到《调查通知书》后,市场便存在退市的担忧,公司股价也是一路走低。

2015年5月,金亚科技最高曾涨至每股52.47元,随后因立案调查一直到2016年3月底方才复牌。虽然躲过2015年下半年A股的异常震荡,但是复牌后遭遇八个一字跌停。

金亚科技于是步入漫漫熊途,至今年11月10日时股价已经跌至6.5元,公司市值只剩下了22.3亿元。

如今金亚科技已无“造血”能力,今年前三季度营收不过1474万元,净利润则为亏损3000万元。未来,金亚科技和其股价将何去何从,值得关注。

关注

用“阴阳账本”定期造假

经调查,金亚科技2013年大幅亏损,为扭转公司的亏损,时任董事长周旭辉在2014年年初定下了公司当年利润目标3000万元左右。

每个季末,金亚科技时任财务负责人会将真实利润数据和按照年初确定的年度利润目标分解的季度利润数据报告给周旭辉,最后由其确定当季度对外披露的利润数据。

周旭辉确认季度利润数据以后,张法德、丁勇和在每个季度末告诉金亚科技财务部工作人员,要求他们按照这个数据来作账,虚增收入、成本,配套地虚增存货、往来款和银行存款,并将这些数据分解到月,相应地记入每个月的账中。

公司会计核算设置了006和003两个账套。003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内部管理,以真实发生的业务为依据进行记账。006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对外披露,伪造的财务数据都记录于006账套。

2015年4月1日,金亚科技依据006账套核算的数据对外披露了《金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年度报告》。

据证监会调查,金亚科技通过虚构客户、伪造合同、伪造银行单据、伪造材料产品收发记录、隐瞒费用支出等方式虚增利润。

经核实,金亚科技2014年年报合并财务报表共计虚增营业收入7363.5万元,虚增营业成本1925.3万元,虚增利润总额8049万元,占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35.14%,并使利润由亏损变为盈利。

同时,2014年末,金亚科技在中国工商银行成都高新西部园区支行账户银行日记账余额为2.19亿元,银行流水余额为138.9万元,该账户虚增银行存款2.18亿元,占当期披露的资产总额的比例为16.46%。

此外,金亚科技子公司成都金亚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建设项目,由四川宏山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施工,建设面积38.5万平方米,每平方米造价约2000元,按照40%的预付比例估算出来需要预付工程款3.1亿元。为此公司制作了假的建设工程合同,填制了虚假银行付款单据3.1亿元,减少银行存款 3.1亿元,同时增加3.1亿元预付工程款。

处罚

周旭辉被终身市场禁入

证监会认定,周旭辉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张法德、丁勇和、罗进等16名高管为其他直接责任人员。

证监会拟决定,对金亚科技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对周旭辉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罚款,张法德等人亦均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的罚款。

鉴于周旭辉作为金亚科技上述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违法情节特别严重,证监会拟对周旭辉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并对张法德、丁勇和分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动态

法院已受理百起投资者索赔案

金亚科技遭遇证监会顶格处罚,首批索赔案件预计于12月5日开庭。资本市场知名证券维权律师许峰介绍称,其代理的首批数十个金亚科技投资者索赔案件将于2017年12月5日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前法院已经受理了百余件金亚科技投资者索赔案。

据了解,早在2016年,金亚科技虚假陈述索赔案曾差点进入庭审程序,但因为金亚科技方面提出打算调解,庭审没有如期进行,但实际在近一年时间内,调解没有任何进展,也没有任何方案,故最终还是走进了庭审程序。

据许峰律师介绍,金亚科技股票投资者的索赔条件已经明确,凡是在2015年4月3日到2015年6月5日之间买入金亚科技股票,并在2015年6月5日之后卖出或持有金亚科技股票的投资者,后续仍可继续向金亚科技提起索赔。

追溯

金亚科技险成退市第一股

金亚科技一度被称为创业板退市第一股。因主业连年不振、涉嫌财务造假被查、资产重组夭折,退市风险高悬。

事实上,早在IPO上市之前,金亚科技就曾饱受造假质疑。2009年10月金亚科技上市前夕,著名“财务杀手”夏草连发七问,质疑金亚科技招股说明书中所披露的三年又一期(2006年-2009年上半年)财报数据疑点丛生。

同样“吊诡”的是,金亚科技去年3月28日公告称,拟受让的目标公司北京戎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西里3号楼2层201室。但是经媒体实地走访调查,北京市朝阳区六里屯西里并没有3号楼,而且在该地区“查无此楼”。

让投资者大感意外的是,金亚科技被立案调查并曝出财务造假问题后,并未像此前机构预计的那样,成为第二个“重庆啤酒”。

金亚科技自救动作非常频繁,而且直指市场热点。金亚科技于去年1月13日、14日分别以增资、股权收购的形式,入股专注于VR领域的成都惊梦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和主营业务为移动便民支付业务的上海胜炫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金亚科技还在3月27日晚表示,拟以8000万元受让鸣鹤鸣和公司持有的银川圣地60%股权;同时,受让戎翰文化49%的股权。银川圣地为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永久运营方,戎翰文化是全国数字电视GTV游戏竞技频道的全权运营公司。金亚科技还以增资形式获得了专注于UWB(超宽带)高精度定位技术的四川中电昆辰科技有限公司20%股权。

而在二级市场上,却是另一番热闹景象。背负遭立案调查、财务数据不实的沉重包袱,金亚科技并没有“滚落”至基金预估的三折股价。金亚科技去年3月30日复牌,第五个跌停后迅速被拉至涨停,此后其股价一直锁定在20元上方,拒绝继续下跌。4月7日,金亚科技突然被神秘资金接盘,瞬间拉至涨停,全天成交额高达31.54亿元,显示出博弈资金的参与热情远远超过机构预期。

责任编辑:凤凰(QL0003)  作者:刘慎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