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离避险货币有多远?

2017-09-06 09:12 证券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段时间以来,市场最大的“意外”无疑是人民币汇率一扫阴霾,大幅回升。8·11汇改两周年纪念日之后,离岸、在岸市场人民币的升值速度还有所加快,市场预期由空转多的过程也在延续。一些乐观的市场人士甚至认为,两年前完成与美元脱钩的人民币目前已经具备一定的避险货币特征,正是这个特征在主导市场近期乃至未来一段时间的走势。

所谓避险货币,其实主要描述的是一种选择,即在资本全球化时代,某一种主权货币因为多种原因,在市场波动率上升的情况下成为资本的普遍选择。信用货币体系建立至今,有多种主权货币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程度地充当过这个角色。一般来说,成为市场公认的避险货币需要具备以下一些条件:货币政策独立、离在岸资本市场深度足够、资本管制相对宽松灵活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成为避险货币跟经济基本面的关联度反而不大,最典型的例子无疑就是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元反而成了国际资本的第一选择。

从这些条件出发,今年以来人民币确实带有了一定的避险货币特征。而其中的关键,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在2015年抓住机遇率先求变,开始以自身经济周期为主进行定价。此后虽然经历长达一年多之久的贬值过程,但当整体贬值压力释放完毕之后,新的汇率形成机制跟自身经济周期相互融合的共振效应就逐步显现。只是这种转变静水流深,一度与市场主流的预期有很大差异,在执行过程中也不断遇到各种变化和挑战。今年随着美元升值浪潮的消退,新的汇率形成机制逐渐稳住阵脚,一些临时性的应变之策也终将迎来更有利的外部环境。

独立的汇率政策意义有多大?看一看欧债危机之中的瑞士就知道了。由于货币统一,使得欧元区国家失去通过汇率调节外部失衡的能力,投资者当时除大量抛售欧元买入美元外,还有大量资金买入瑞士法郎,导致瑞郎急剧升值。尽管瑞士的优势还在于其相对宽松的资本管制,使得资金进出所需付出的成本相对较低,但在危机情况下成本并不是首要选择,瑞郎的3月期Libor(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当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负数,换句话说投资人宁愿亏钱买入,也要吃进瑞郎资产。

如果再以美元作为参照,那要想成为更多投资者接受的避险货币,整体资本市场的深度是重要的另外一极。在这方面,今年债券通的顺利成行无疑是另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存量规模接近70万亿的境内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令海外本币持有人能够有稳定的投资渠道,从长远看人民币在海外市场的接受程度肯定将会有所提升。这也意味着,全球市场如果出现极端波动,持有人民币将有更多的资产可供配置和选择。

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无疑是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意外逆转的重要基础。市场是一个放大器,既会将缺点充分暴露,反过来也会让看似并不彰显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人民币未来是否能够成为国际避险货币,事实上并不是我们改革汇率政策机制的目标,但在全球资本流动变幻莫测的今天,只要我们朝正确的方向努力,也有可能迎来市场赐予的大礼包。

责任编辑:宗晓丽(QF0010)  作者:罗克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