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被三银行“索债” 酷派或“卖地”自救

2017-09-01 09:20 国际金融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乐视系控股的酷派集团再遭银行“索债”。

8月21日晚间,酷派集团公告称,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深圳分行已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酷派集团附属子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立即补足承兑汇票保证金。

这已是一个多月以来酷派第三次被金融机构“索债”。

对此,酷派方面在公告中给出了与前两次相似的回应:该承兑汇票目前尚未到期。酷派正积极收集证据,以对民事起诉状作出抗辩。

然而,这样的“反击”略显无力。

8月22日,一位酷派集团内部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除了已在讨债的三家银行,酷派还与另一家银行有着债务关系。但该内部人士表示,目前不方便透露是哪家银行。

“今年以来,由于受乐视影响,银行对酷派只还不贷,而部分供应商也要求用现金交易进行结算,加剧了公司的资金紧张,这种情况说难听点就是落井下石。”上述内部人士坦言。

接二连三被“催债”

一则公告让酷派的又一笔银行系债务浮出水面。上述公告称,酷派集团三家主要附属公司遭到浦发银行深圳分行民事追讨约8996.71万元人民币承兑汇票款项。

具体来看,这笔债务的借款人为酷派集团附属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酷派集团的附属公司酷派软件技术(深圳)有限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分别为第一担保人与第二担保人。

据了解,借款人于2016年7月18日签订了《融资额度协议》。根据融资额度协议,贷款行向借款人提供最高限额为人民币1.7142亿元的授信融资,期限自2016年7月18日至2017年7月18日。

但原告浦发银行认为,尽管涉及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均于2018年1月中到期,但经其调查发现,借款人、第一及第二担保人涉及多宗诉讼案件,且重要资产被法院查封冻结,上述情况已经构成借款人、第一及第二担保人对原告的违约。

事实上,浦发银行并不是近期第一家对酷派集团发起“讨债”的银行。早在7月27日与8月18日,平安银行、宁波银行的“讨债书”就已经被公之于众。

7月27日,酷派集团公告表示,该公司于近日接到平安银行深圳分行诉该公司附属公司宇龙计算器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借款人”)、酷派集团的两家附属公司及酷派集团单一最大股东之实益拥有人及其联系人(合称“担保人”)的民事起诉状。

根据贷款合同,原告向借款人贷款人民币8000万元,贷款期限截至2017年8月15日止。

诉讼要求立即偿还8000万元人民币,判令担保人对借款人的上述全部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8月18日,酷派集团又发布公告称,近日接到宁波银行深圳分行诉酷派附属公司宇龙公司和东莞宇龙公司的民事起诉状。

据称,宁波银行深圳分行与宇龙公司于2016年11月签订了银行承兑协议,申请7张承兑汇票,票面金额合计7000万元,担保金额2100万元;到期日为2017年11月7日。宇龙东莞公司则与宁波银行深圳分行签订了相关的担保合同。

酷派有无偿债能力?

在所有的公告中,酷派集团均以“债务未到期,正积极收集证据,以对民事起诉状作出抗辩”来推脱。但面对愈发壮大的讨债队伍,酷派这样的“反击”显得有些苍白。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酷派集团投资者关系处了解到,近期,不少投资者都来问询“酷派能否渡过难关、如何渡过难关”。

那么,酷派集团到底有没有能力偿还债务呢?

截至8月25日,酷派(02369)还在继续停牌中,以待刊发2016年年度业绩。

根据8月15日酷派发布的公告,酷派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

“基于对该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截至2017年7月31日,该集团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相比去年同期下滑约52%,且本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酷派集团方面表示,目前就核数师提出的持续性经营问题,该公司董事会在积极准备本集团一年内的营运计划和进行现金流预测以及管理评估,包括但不限于与银行、机构以及有意合作人士进行沟通,以尽快作出回应。

不过,上述酷派集团内部人士对记者指出,“我们不是还不出,只是银行怕我们还不出。由于蝴蝶效应,一家银行紧张,其他银行也跟着来催款,其实到期的我们都会还的,比如此前平安银行的款项我们就已经还清。”

该人士告诉记者,短期来看,就如公告所示,酷派集团的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较为困难。但是长期来看,集团还有土地、物业、大楼等资产,所以肯定能偿清债务。

公开资料显示,酷派固有资产方面,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曾在2008年低价购入深圳科技园北区地块,加上酷派信息港及东莞松山湖等地块,酷派所持有的土地价值近百亿。

以目前价格诱人的“土地”换取生存机会,酷派集团是否愿意?

对此,酷派CEO刘江峰曾在8月16日回应称,酷派现在确实在资金链上有些紧张,而酷派的土地资源确实可以“救急”。

刘江峰透露,酷派未来的发展取决于资金,而在大半年前他就开始与一些地产公司和实业公司接触,数量不下十家,也希望做一些银行的增发,但目前投资方“姓谁”仍然没有确定。

“卖地”计划能否将酷派集团拖出债务泥潭,还需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宗晓丽(QF0010)  作者:陈圣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