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打假现连锁反应:假减肥药团伙看抓捕直播转移时被端

2017-08-29 15:45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阿里打假现连锁反应:假减肥药团伙看抓捕直播转移时被端

假冒减肥药的“多米诺骨牌”在警方和阿里大数据打击下开始崩塌。

脏乱的黑作坊,数以吨计的半成品,国家明令禁止的非法添加物,十余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苏州市公安局一个月前在破获公安部督办特大制售假减肥药案的发布会上,首次全网直播抓捕、查处“第一现场”,一连串的震撼画面开始催生打假的连锁反应。

8月29日,湖南娄底警方对外公布,他们刚刚打掉一个生产点隐匿在深山地库、利润率近9000%、涉案金额上亿元、编织20余省分销网络的假减肥药团伙。警方透露,该团伙由于看到“苏州案”新闻自感危险,被抓获时正在转移。

目前,“娄底案”中的近十万余盒有毒有害“假减肥药”已流向全国,警方正在全力追缴。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近8个月来,他们已经协助警方抓捕441名涉嫌制售假食品药品的犯罪嫌疑人,捣毁线下窝点374个,涉案金额11.95亿元,“阿里将从即日起全面严查违规减肥类制品,像抓酒驾一样治理假货,铲除假货,绝不妥协。”

娄底警方破获涉案上亿元假减肥药案

8月29日,湖南省娄底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娄底市公安局联合娄底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近日破获的一起特大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

8月29日湖南娄底发布会现场

娄底警方介绍,在阿里巴巴大数据的协助下,警方经过半年多的侦查,三省四地同时收网,一举摧毁这个有毒有害减肥产品生产、包装、销售犯罪链条,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归案。

本案主办侦查员、娄底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刘亮说,该案线索由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推送。在阿里大数据协助下,娄底警方近三个月秘密侦查,发现这是一起通过微商互联网制售有毒有害减肥产品的特大案件。

涉案的假减肥药微商代理各层级价格图

娄底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王成良称,本案涉案地广,涉案人员多,社会危害大,打击生产销售窝点难度大。

“中国有上亿减肥药消费者,近年来微商销售有毒有害减肥产品发展成一个黑灰产业,监管失控,愈演愈烈,需严厉打击,绝不姑息。”王成良称。

微商帝国:10余万盒假减肥药流向全国

湖南益阳市安化县人吴荣(化名)两年前开始做微商卖减肥药,今年初开始在大山深处生产假减肥胶囊。

这名“90后”购买半自动胶囊填充机、填充物、胶囊外壳和有毒有害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每小时可生产1万粒减肥胶囊。

娄底市食药监局局长侯迪凡称,西布曲明是一种中枢神经抑制剂,具有兴奋、抑食等作用,它有可能引起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厌食、失眠、肝功能异常等危害严重的副作用。2010年,国内已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并将其列为减肥功能产品中非法添加物质。

吴荣生产的假减肥药每粒成本不到1毛钱,最高一天卖了10万粒。

河南尉氏县人张萌(化名)是这起生产、包装、销售有毒有害减肥产品团伙中最赚钱的一环,他组建减肥药微商系统,设立“游戏规则”掌控全局,分销全国20多个省市。

张萌从吴荣等人处进货,提供设计图让厂家生产包装盒,再购买药瓶自己包装。他设计了十几个“品牌”,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都是假的——二维码扫出来是鞋垫。生产的同一产品,包装的字体大小都不同,甚至还有错别字,包装盒和药瓶上写的保质期也不一样。

吴荣(最右)正指认犯罪现场,他买来的胶囊灌装机,一小时能制万粒“假减肥药胶囊

即便如此,张萌并不愁卖不出去。他向警方供述,2016年6月,他注册淘宝网销售,因产品标题和产品描述含敏感词汇,很快被下架。为了便于产品的销售和在淘宝上的搜索排名,他就将产品不断的更换名称,但依然经常被下架。

通过微商渠道,他逐级铺开全国微商销售网络。他建了微商群,只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一级二级三级代理等“骨干”拉进群,立下类似传销组织的群规:严格单线联系,禁止其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

娄底警方称,从源头到终端,一粒假减肥药生产成本不足1毛钱,售价10元,利润率近9000%。

中间位置民房就是涉案亿元“假减肥药”案的生产源,这里距最近的县城有20多公里

初步统计,吴荣、张萌累计生产销售有毒有害减肥胶囊近10万盒,按市场价值达3000多万元,加上流通和其他环节,该案涉案金额上亿元。

阿里即日起全平台严查违规减肥制品

2017年7月17日,苏州市公安局举办“像抓酒驾一样打假——苏州警方破获公安部督办假减肥药案”发布会,全国首次直播抓捕、查处“第一现场”。

张萌的姐姐看到新闻后紧急通知弟弟,现在查得太严,已经赚了不少钱了,赶紧收手。

7月苏州举办“像抓酒驾一样打假”假减肥药案发布会,惊动减肥药微商

张萌惯常地将相关视频和新闻链接转给下线,让对方逐级转发通知:这阵子严打,别卖,今年尤其不好做,警方和阿里力量整合到一块了,打假打得太厉害。

7月18日一早,在吴平、张萌的黑利益链中,一名名叫“菲菲”的微商收到了关于苏州破获假减肥药的报道,她的上线还发来一句话:“最近真的很严,通知一下代理先不要卖了。”

7月18日晚,意识到危险的张萌连夜将假减肥药紧急转移到农村老家。但还没来得及隐匿销毁就被娄底警方抓获。

娄底市公安局治安支队食品药品犯罪侦查大队教导员刘亮说,犯罪团伙反侦察能力极强,隐藏在假身份和虚拟网络之下。

为深入挖掘取证,刘亮伪装女性微信打入该犯罪网络,逐步摸清网络固定证据,带民警在大山深处的生产窝点周围秘密侦查近一个月。

经过长达半年的技术侦查、深度摸排之后,2017年7月19日,娄底警方联合娄底市食药监局在三省四地同时收网,捣毁生产销售窝点,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

作为吴荣直接下线张萌赚得最多,但也紧随吴某被警方抓获

阿里巴巴副总裁孙军工透露,2017年截至8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共向全国各地执法部门推送涉假食品药品线索679条,协助警方破案236个,抓捕犯罪嫌疑人441人,查获涉假食品药品窝点374个,涉案金额11.95亿元。

孙军工说,阿里巴巴一直在与全国公安、工商、食药监等执法机关建立联动机制,持续加大打击力度。为了让广大消费者认清包括有害食品在内的众多假货危害,今后阿里巴巴将会联合警方,不定期推出打假直播,坚定推进平台治理透明化和打假工作的社会共治,“我们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对平台上的商品进行监督,坚决做到投诉一起受理一起,核实一起查处一起,阿里巴巴绝不会为了商业利益推卸社会责任。”

“在今天,商业竞争中最重要的资源是什么?数据。为了打假,阿里愿意将数据转换成打假最重要的资源,让数据产生新的价值。”孙军工称。

责任编辑:张博(QF0005)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