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派老军工”王璋:三十年铁血历练,并不止弹指一挥间

“硬派老军工”王璋:三十年铁血历练,并不止弹指一挥间--

“硬派老军工”王璋:三十年铁血历练,并不止弹指一挥间

2017-08-09 14:1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开栏语」

有着三千年建城史和八百多年建都史的大国首都北京,正在焕发新生。

发展质量提高了,生态环境改善了,城乡面貌亮丽了,服务保障丰富了,群众获得感增强了,党建引领作用加强了,前进道路越走越宽广……五年来,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视察北京并发表重要讲话,全市广大党员干部群众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科学指南和根本遵循,砥砺奋进,谱写下大国首都谋新篇、开新局的生动实践。

作为重要实践力量的北京国企,撑起了坚定落实首都战略定位、保障城市高效运行的一片天地,在深化改革发展的时代大潮中,广大国企党员带头实践,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在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筑工地,在越来越密的地铁施工管廊,在保障京城百姓生活消费的生产基地,随处可见他们平凡而伟大的身影。

2017年“七一”开始,千龙网产经中心与北京市国资委党群处联合启动“【北京支柱•榜样力量】北京市国资系统优秀党员事迹巡礼”专题报道活动,记录首都国企党员们实干兴业的风采和精神面貌,全方位呈现北京以首善标准抓好党建工作勇担历史重任的丰硕成果。

点击进入专题

2017年6月3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视察并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习近平乘车依次检阅20个方队。“同志们好!”“主席好!”“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服务!”习近平的亲切问候鼓舞士气,官兵们的响亮回答声震长空。

同一时刻,两千公里之外的北京,作为检阅车北京(BJ)80的研发生产项目的总负责人,北汽股份党委委员、副总裁兼越野车事业部党委书记、总经理王璋,正在越野车研究院主持院级会议。他微微有些紧张。

上午11点,会议接近结束,他收到了北汽销售服务部部长冯涛从阅兵现场发来的微信:“检阅结束,出动三台车,各车一切正常,整个过程完美。”与会的越野车研究院副院长王磊这样回忆,“他没说话,只是激动地握起了拳头”。

从1966年毛主席乘坐北京212吉普车在天安门广场检阅群众到这一天,时光穿越半个世纪。王璋有幸见证,并亲历这其中的30年。

回首BJ212:因为没有路,所以需要越野

“按工龄算,我在北汽已经30年了。”在北京顺义赵全营的北汽集团越野车事业部,王璋笑着对记者说。今年54 岁的他,已两鬓斑白,脸庞仿佛被风霜雕刻;而眼角细长的皱纹,却又似乎洋溢着笑意,平生出几分亲和。

1988年,刚从清华大学汽车内燃机专业研究生毕业,王璋就来到了北京汽车制造厂工作。入职后,王璋接触的第一台车就是BJ212。作为中国第一代军用轻型越野车,BJ212从1961年开始研发设计,1964 年定型,1965 年正式投入生产。在五十年代末,全中国共保有两万余台轻型越野车,其中四千台是从苏联进口的,其余大多为解放前缴获的美制吉普车。而BJ212的诞生,填补了国产越野车的空白,也标志着北京汽车整车制造业正式起步,同时还奠定了北京汽车在全国汽车工业中的重要地位。

“在饭都不太吃得饱的年代,在没有什么资料可借鉴、参考的情况下,老一辈工程师和工人不仅把车造出来了,而且还批量生产了。我真佩服他们!”多年后的今天,当王璋回忆起那段历史时,仍激动不已。“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像原北京汽车工业总公司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陈道煦那一代工程师还在上班,他们那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和认真的工作作风真的对我后来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王璋还记得,当时北京汽车制造厂有一个木模班,由七八个八级木匠组成。设计师画好图,木匠们就会用红松木做成相应的模具,然后工程师会在模具上拿尺子打点,一点点量。“你能想象吗?当时的车,都是这么设计出来的。”

王璋说,正是因为赶上了BJ212的“尾巴”,看到老一代北汽人是如何面对困难勇于进取的,才使得他在后来的工作中能够自信地面对困难。

“碰到困难时,我总是相信,假以时日,问题肯定是能够解决的,我们的车也一定能够做好。六几年做212的时候,老一辈工程师面临的困难,比我们现在难多了,不也过来了吗?”因为经历过,所以从容。后来,王璋把这种对品质的追求和临难不惧的精神,传承到了第二代军车“勇士”以及BJ 系列越野车的研发之中。

勇士炼成记:咬紧牙向前没有到达不了的目的地

有差不多十几年的时间,王璋一直作为一名工程师从事BJ212 的研发和生产工作,从零部件开发到整车制造他都有所涉猎。

2000年前后,王璋踏上了新的征程,开始“深度参与”第二代军车“勇士”的研发。“当时部队给我们的要求是,平时与战时结合、军民结合以及软硬结合。这种多目标求优的规划在当时那种条件下是非常困难。”

回忆勇士的研发过程,王璋表示当时最大的挑战在于零部件水平不高,而军车又不可能用太多进口的零部件,研发团队只好勤跑零部件厂,一点一点把质量提升上去。王璋说,“那时候几乎每天都在抠细节,在质量提升方面我们下的功夫非常大。”

与民用车相比,军车有许多特殊要求,涉及动力性、通过性、安全性、可靠性等诸多方面,每一个要求都意味着一大堆技术难题等待攻克。在测试过程中发现有些车的门框存在漏雨的问题。为了发现到底哪个位置压得不严,为什么有的地方压得多,有的地方压得少,我们项目团队买来医用内窥镜,一辆车一辆车探进去检查,然后再寻求解决办法。回想起那段奋斗的日子,王璋说,“类似这样的问题不少,有时候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小问题,都要花非常大的精力去解决。”

每解决一个问题,就意味着一次进步。“我们不能瞎干,干完之后还要总结,一点一点把经验积累下来。我们一方面要自信,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虚心学习,因为我们干的年头还不够长,还得多干。”

经过前后三轮设计修改和连续7年的技术攻关,“勇士”最终定型。在极寒的黑龙江省塔河,极热的敦煌大漠,潮湿的云南元江与景洪地区,以及高海拔的青藏高原……35万公里的行驶试验,验证了“勇士”的品质,创下了多项国产车新纪录。而此时的王璋已是北京汽车制造厂的总经理了。做完勇士之后,王璋觉得收获非常大,用他自己的话说“像是长了一身肌肉”。直到今天,中俄车辆系统大比武中,100%自主知识产权的勇士仍多次获得冠军为国争光。

军车的钢与韧是匠人般的“细节追求”

2014年,在我国军车装备急需更新的紧要时刻、在关键技术国外封锁、品质要求极为严苛的情况下,又是王璋带领北汽集团越野车业务团队克服一个个技术难题,用最短的时间完成了“勇士改进型”军车的研发生产工作,并如期交付部队使用。

从极北极寒的黑龙江漠河到极南极热的海南三沙,从塔克拉玛干沙漠到西藏5000米雪域高原。骨子里淌着军车血液的北汽越野,把自己的所行所至从来都置身于“绝境”。王璋说,正是这种“绝境”考验,造就了北汽越野车的军工品质。

王璋说,“为了达到最好的防锈效果,我们用的都是镀锌钢板,然后还要进行电泳、中涂、面漆、清漆等多到工序的处理。为了考验车辆的耐腐蚀性,我们在中国最南边的海岛上做了长时间的泳透性实验、盐雾试验……”

车辆定型的时候,所有参与的人都集中在一起,一项项提问题。在王璋眼里,没有不是问题的问题。最终,收集出来的问题多达一千项,大家再一项项解决。

王璋说,在打造精品上,他从来不会幻想“弯道超车”,“我们就是一步一步死磕,不断积累技术和经验”。人家的大数据是在电脑上搜集的,而北汽越野车的大数据是用自己的双脚走出来的,踏实。

王璋带出来的越野车团队,和他一样,都有一股遇山开山、遇水劈水的轴劲儿。各个批次军车配备部队的这几年,他们几乎回访了每一个开勇士的司机。“每个部队我们都去,中央军委,五大战区,三大舰队,全走遍了。”而北汽越野人的“工匠精神”也受到各级领导和一线使用者的高度肯定。

成就越野世家:披荆斩棘之路,久攻必有所得

事实上,虽然212是一个时代的经典,但在BJ40、BJ80全面上市之前,越野世家这个名头还只能停留在军车领域。如何将在军车领域的优秀血统移植到民用市场,又能被广大消费者所接受,是摆在王璋面前最大的难题。“2016年底的一次工作会上,我硬着头皮表达了重振越野世家的决心,什么是第一品牌?我认为有两个层面,当军队需要越野车时,会首先想到来找我们;当中国人想买越野车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北京牌。”

如今,再次提到“越野世家”这个金字招牌,王璋已经无需那么“硬着头皮了”。2017年,北京(BJ)40L、北京(BJ)80,这两个凝结了王璋和无数北汽越野人心血的孩子接连传回喜讯。

2017年6月22日,在素有东方“达喀尔”之称的2017中国环塔(国际)拉力赛上,北京汽车越野世家拉力车队统治全场,北京(BJ)40L战车包揽T1组别冠亚军!同时,北京汽车越野世家拉力车队还夺取了车队冠军。以绝对优势绝对实力打破环塔竞争格局,捍卫越野世家金字招牌!而同月的统计数据显示,BJ40系列车型以同比增长119.2% 的销售数据力压竞争对手,勇夺细分市场头名。

不过,王璋说他其实并不想吹这个牛。“尽管我们在细分的汽车市场里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这真不值得讲。”作为一名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三十年,历经第一代军车、二代勇士、“勇士改”的“老军工”,王璋所在意的,是在现有能力范围内,把车做得再好一点。“无论销量多少,我们越野车事业部有一条方针是不能变的”,王璋说,“那就是出精品。”

“我们造的就是真正的硬派越野车。就拿我们采用非承载式车身来说吧,因为分段焊接成型的,而且厚实的越野车车身,钢板内外都有加强,所以需要内外都要焊,这样就对制造精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因为误差是积累出来的,每一个细小环节的误差都要精确控制。”王璋说,正是源于“军工反哺”的品质管理体系,能够保证每一台出厂车辆的可靠性和优异性能。

王璋笑着对记者说,“每一辆下线的新车我们都很小心,连擦车都很仔细。但是很多车友在提了车之后就迫不及待把车开到大漠戈壁去,还给我们发照片。遇到这样的车友我都特别高兴,因为我们的车就是干这个使得。我给他们发微信说,无论是爬山涉水还是披荆斩棘,你们尽情折腾,有什么问题告诉我们,我们来让车更禁折腾。”

无论是爬山涉水还是披荆斩棘,越野之路和成就越野世家之路都注定不会一帆风顺,而跋涉之路都被王璋和他的团队“选择性”遗忘了。和王璋共事多年的同事说,在大家伙儿的印象中,“王总高兴”的时间居多。而在面对困难时,王璋也从来都是淡定、冲和,一如他永远平静并稍带温情的语调。

责任编辑:李继业(QF0004)

猜你喜欢